Siniy

在潮浪中與我重逢。

無題六

 (編輯過)
我是我自己的母親,也是自己的孩子。

在開始的開始之初,只有一個藍。
藍所擁有的,只是美麗和善良。

難道就只有這樣?善良的藍發問。
或許不只有這樣?美麗的藍反問。
於是,他們化成了背對背的兩張面孔。

穿起所有別人給他們穿的衣服,
做著別人期盼他們做到的事,
扮演別人希望他們扮演的角色,
流過所有需要他們流過的地方,
讓利刃剖開他們胸腔,
讓鐵鍊束縛他們手腳,

是最合契的伙伴,是最知心的情人。
是最懇切的摯友,是最忠誠的至親。
是穩健的指路人,是糊塗的漫遊者。
是綿密的雨水,是拔峭的冰山。

是他的joli-cerf,是她的José。

然而,全都是因為,
我是我自己的母親,也是自己的孩子。

有一天,那道癒合不了的傷口癒合的那天,我轉過身來,

還真的不只有這樣。我對藍說。
還真的不只有這樣。藍對我說。

然後,發自內心滿意的笑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