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
zoe

呼吸

勁爆的一天|實習碎碎唸

學生將他的作業摔到我的桌上,我立馬用嚴肅的口氣跟他說:你覺得這樣的行為妥當嗎?他回我說:他摔的是他的作業?????(我更驚訝了!!!)我確實有愣了一下,我心裡思考的是:三年級的學生,不該連最基本的禮貌都不懂?或者,當下有情緒的話,口頭提醒也會是有抱歉的樣子。有些個性硬的學生,也許不會馬上道歉,但至少會明白,不可以這樣對別人。後來,我先把我當下的情緒緩下來再冷冷的回他:但是你摔的我的桌子!

今天,我第一次在師父老師班上,上完整40分的國語課。
今天,我第一次親眼看見師生衝突。
今天,我第一次向學務處求救,派了三位人高馬大的老師前來處理。

要說今天很精彩嗎?其實,我現在的心情都還無法完全平復。

人不經大腦就答應別人事情,就準備自食後果

一早,我正在準備我的第一堂國語課。後來,教務處的黃小姐,請我下午去代課,沒時間想太多的我,直接答應。
一轉身,我突然想起,這不是就是我這學期唯一曾經代過的課嗎?嗯~~我遲疑了。
我忘記我說過沒?上次代課的一些刺激場面。(翻了那天的碎碎唸,我沒記錄到我去代課的事。)

話說從頭

上次,也是星期四下午代課。因為老師臨時身體不舒服,我就立馬被派上場去幫忙代課。雖然,是我熟悉的三年級課程。但還是算硬著頭皮去,老師簡單講一下她目前的進度與預計的進度。

其實前兩堂課都還好,大家相安無事,我也照老師給的教學進度,完成任務。
打掃時間後,小朋友因為被學長姐阻止了司令台的打掃區域。小朋友跑來告訴我,希望我可以去告訴學長姐,司令台是屬於這個班級的打掃區域。我被原班老師告知,是打掃司令台到環著操場的走道,並沒有特別告訴我,還有包含司令台。再加上,我是臨危被授命,我很自然的會認為小朋友的學長姐,已經在那個區域負責維持秩序已兩三周,怎麼樣也比我這位臨時老師清楚清況!我就沒有很積極的去"幫他們去跟學長姐溝通這件事"。
哇~~~不得了~~~回到教室時,有位學生非常生氣,氣到把他的訂正作業摔到我的桌上???
是的!各位沒看錯喔~~
學生將他的作業摔到我的桌上,我立馬用嚴肅的口氣跟他說:你覺得這樣的行為妥當嗎?
他回我說:他摔的是他的作業?????(我更驚訝了!!!)
我確實有愣了一下,我心裡思考的是:三年級的學生,不該連最基本的禮貌都不懂。
也許,當下有情緒做了一些衝動行為,事後老師口頭提醒時,通常開始會出現抱歉的樣子。有些個性硬的學生,被提醒後,也許不會馬上道歉,但至少會明白,剛剛自己行為衝動且不適當。
後來,我把我當下的情緒緩下來後,冷冷的回他:但是你摔的我的桌子!
他好像有點懂了。
後來的課程裡,有提到他們老師身體不舒服,我也是中午臨時被請來當代課老師。
那個小孩一聽到,老師生病,態度一百八十度轉過來。放學時,很積極的關所有的門窗。我有點語重心長地告訴他:你明明就是一個心軟又負責任的孩子,怎麼會讓自己一個情緒一來就這樣不管不顧。如果沒等到看到你這美好的一面的人,就會誤會你,這樣未來真的會很吃虧。(因為已經是學生放學的時間,我無法好好跟他坐下來聊…只能,點到為止)
等到各路隊學生,都放學走了。回過頭看到還有一個孩子,還待在教室裡,說他袜子溼了,一直站在教室裡不願意放學。(怎麼什麼狀況都讓我在同一天遇到了。)
有一種小孩是很固著的,只要有一些不合他平日的模式,他就會無法向前走,除非他的危機模式被完美解決了。所以,他的袜子溼了,除非恢復原狀,不然,他無法做下一個步驟"放學"。
他的一位安親班同學回頭尋他,還有摔作業簿的那位火爆小兄弟也突然出現。三個人一直站在教室裡,好說歹說的跟他說,試圖要破除他心理的執著想法。
我說:你再不走後面關了,我沒有你安親班老師的電話,可能需要聯絡老師請媽媽來接你喔~~
你的安親班同學,從前門走會找不到安親班位置……
安親班老師沒接到人會很著急……
最後只好帶你到學務處聯絡家長喔………
安親班同學說:走著走著就會乾了……不然,去安親班換拖鞋就會乾了……
火爆小兄弟還蹲下去幫他擦鞋(有沒有貼心?
我說了很多……兩位學生也說了很多……他終於願意挪動他的腳,邁出教室的門。
不得不承認,我當下真的是鬆了一口氣。因為學校的後門一關,萬一聯絡不到他原本正在身體不適的老師,哇~~那個真的就要動用學務處、教務處的人力來幫忙聯絡與協助……

其實,最後我還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哪句話說服他,打破他心裡那道厚厚的牆。


回歸今日

我一上完國語課,我一心只想跟師父老師討論:
我剛剛有沒有什麼地方需要再改進?
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再進步?
有沒有什麼地方我忽略掉沒注意到?
……我心理真的一堆問題想請教師父老師。

到教務處時,我跟另外一位下午也有空的實習生聊到要下午我要接課,但又想去找老師討論事情時,她表達高度意願想幫我。因為我得先趕過去代課教室,接早上的老師,怕她等急了、也怕她下午有其他的安排,擔誤到老師的時間,真的就不好意思。
結果,我到那邊看到老師也還在吃飯。我就馬上打電話給另一位實習老師,問她代課的意願如何?她就上來教室跟我直接聊,表示很願意接這場代課。

就在我們聊交接事項時,上次那位火爆小兄弟跟早上的代課老師起了衝突。
他用食指指著代課老師說:我要告訴學務處!(我以為通常這句話,是從老師口中講出來,這次居然是從學生口裡聽到。哇~~火爆小兄弟,再次顛覆了我的三觀。
老師叫我們兩位實習老師看,學生是怎麼對她的!
後來,我一個瞬間沒注意到,下一秒看到代課老師抱著學生
老師說學生咬她
學生開始尖叫
(老師叫我打電話請學務處來處理,我第一次打電話給學務處是為了處理火爆的場面)
老師又說我怕你會受傷
後來,老師把學生抱著在旁邊坐著,等學務處的老師來。

學務處派了三位人高馬大的老師過來,我跟另外一位實習生,就是瘦弱女子,我們就往遠一點站,怕影響老師們的動線。
也因為站得遠,沒聽到老師們跟學生說的內容。
再來,就是三位老師跟學生站走廊說話。

我跟另一位實習老師說,今天這個情況,我不好意思讓妳接這個班。
她還是表達她想接這個班級,她覺得會是一個很好的經驗。
我們就趁學務處的老師還在,我們拜託早上的老師再幫我們看一下,衝去教務處更換代課老師。
再回來,一切都回復正常了。
我跟另一位實習老師,明天正式要去學務處行政實習,我們打算明天再好好請教學務處的老師處理的細節。

我到現在心情都是很複雜的。



一直以來,我覺得特殊的孩子只是沒被理解,理解打開孩子的心門後,教導的話語才進得去他們的耳朵。當一個老師要帶這麼多的學生時,是否還分得出這麼多的時間與空間去陪伴、理解並教導一個比較特殊的孩子?

上一次,我若也被孩子摔作業到我桌上的行為徹底激怒。
我是不是就看不見這個孩子後面的貼心行為?也沒有人陪我一起留下來說服,另一個不火爆卻很固著的孩子?

事先聲明一下,我當天其實是很怒的唷~~只是尚存的那一絲理智拉住我。


今天早上我那40分鐘的第一次上台,突然在這一整天的比重變輕了。
其實,我下午還是有機會跟師父老師討論到我的台上40分鐘,也對明天的課程,有了更明確的方向。
但是,我今天累了,我不想再過多的自我檢討,我今天上台有多少需要再改進,我只想好好去洗個澡睡個覺。

謝謝Matters有這麼美好的樹洞功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沙遊治療|實習碎碎唸

特殊生|實習碎碎唸

Loading...
2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