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

9/8拿到教甄的函授課程,函授老師要我們在1月底前看完2遍58個3小時多的教學影片,以及看完5遍書。🙀白天實習回家寫完實習日誌,再看影片。(我真的要沒日沒夜的忙起來了🙈

東拉西扯之Bandura班度拉社會學習論

發布於
我覺得不可思議是,2003還有老師敢這樣暴打學生!我查了一下網路資料顯示:台灣是世界第一百零九個立法禁止校園體罰的國家。2006年12月12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教育基本法第八條第二項及第十五條修正案,由總統在同年的12月27日公布後,正式生效。

這幾天我上來Matters寫點東西的時候,總有干擾。第一次是壁虎,昨天則是突然看見手機通知温美玉跟李崇建的直播,我就非常不專心的邊聽邊寫。所以,早上起來點進去看時,才發現怎麼文最後是來了個"逗號"當結尾。那段,也真的超級不知云。😅
還有一些好朋友來捧場幫忙按讚,果然是温暖的Matters社群。愛妳/你/您~~💖

其實,這學期星期五我是"一條龍"(早8晚5;不對!因為要去國小實習,所以是早上七點五十,到下午五點)話說,我前幾個月,是怎麼熬過來了啊~~🥱這種情形下,我真的不能說,多虧疫情(感覺會被揍...)
通常,這個時段是上"閱讀教育",自由有創意的老師,特別喜歡拉著我們到處跑。去過天下雜誌總公司繪本展演空間,也跑了科教館錄製科學繪本,對著螢幕努力自嗨說故事。最近不是就說,老師因為疫情都變直播主了。還好之前自學過一點威力導演,這次有兩個科目的試教都用上了。

正式進入班度拉,昨天談最喜歡的科目,我就想今天來講一下我最認同的"社會學習論"。這也是我論文裡的支持論點之一,我個人特別認同耳濡目染。尤其對一個學齡期的孩子,生命中的重要他人,對其所造成的影響。對一個小學生來說,家人、老師就是最想當然爾的重要他人。現在,還有一個難以被忽略的網路影響力。這些都是孩子,不是從課本中所學習而來,卻深深的影響著一個學生的學習。

somehow我特愛這種黑白相片,取自網路

就我正在想寫Bandura的時候,我因為非追縱者@LemnBlackr 的讚賞,去逛他的文章時,看到"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教育者"。文章中,形容他同學在2003年的被老師用籐條暴打,真的看得我心驚膽顫。我覺得不可思議是,2003還有老師敢這樣暴打學生!我查了一下網路資料顯示:台灣是世界第一百零九個立法禁止校園體罰的國家。2006年12月12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教育基本法第八條第二項及第十五條修正案,由總統在同年的12月27日公布後,正式生效。

不由得讓我想起,今年寒假我去北巿附小帶課後照顧班的課前會議,有一個看起頗為資深的行政主任,提到:禁止體罰。他還講到他剛當老師時,全校是一起團購"籐條";時至今日,他開會是告知所有的老師嚴禁體罰。當然,不能體罰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他主要是提醒所有的老師,要使用正向的言語,注意措辭。因為,可以唸北巿附小的學生,通常家長都有相當程度的社經背景。

我帶那個課後班,上下學期不扣掉疫情這個月,也算整整一學年。

算是幸運的,我帶的是二年級的小可愛。該學的學校規矩,早在一年級都被訓練好了。每個班級難免會有一、二個小頑皮,但是也都在我個人可接受的範圍內。我小小板個臉,小頑皮們也就知道是該收手的時候,好像也還不用到太大聲說話。

有一件事,我真的要好好稱讚他們;不對!是兩件事,值得拿出來讚美他們。第一,他們中間有幾個,那個字寫得超級美,美到我自嘆不如。第二,他們超級會打掃教室,還會自己要求要拿自己的衛生紙去清桌椅間的小細縫。

有一次有個家長提早來接小孩,我有機會跟她小聊。我問她,是不是有訓練小孩做家事?怎麼那麼會掃地,還會懂得要沿著牆角很仔細地掃。她回我,沒有特別訓練,家裡都用掃地機器人喔~是她本身就很愛乾淨,每次讓小孩去參加營隊,都會因為嫌廁所髒,不敢上廁所。不過,每個小孩個性不同,她弟弟就很自由派,無法自律很傷腦筋。

我把這件事,講給我同學聽,她說:那個小孩的掃地方式,應該是學掃地機器人的。😂

關於字美的這件事,後來有個學生跟我聊天時,談到他們一年級的課後班老師"炸蝦阿罵"。據說,炸蝦阿媽對於寫字的工整度,非常的要求,對他們也很嚴格。原來,我的幸福課後班,是已經有人早在一年級就幫我建立好的。他說,有一次,有一個學生太調皮了,炸蝦阿罵就把那個學生的餐生丟到走廊。哇~這也是讓我整個驚呆!感覺很不可思議!我要問細節到底發生什麼事?學生已經想不起來了。好像大概是那個小孩不吃飯,炸蝦阿罵一氣起來,不吃就都不要吃之類的,丟了學生的餐盒連同餐盒袋,就一起飛到教室外去。

就我而言,我是非常感謝炸蝦阿罵那一整年的基礎,讓我可以看到美美的字、美美的功課。

我好像扯太遠了。說好的,社會學習理論呢?我想說,我所帶的課後班,是來自社經地位高的家庭。說實話,家長在家裡也就基本上會把孩子教得有一定的程度,所給予孩子的生活環境與空間,也有一定的水準以上。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會有小孩主動要求要拿衛生紙想去清理一些小地方?我的猜測是,學生自己的家,應該也是一塵不染吧!所以,對環境當然也會有基本要求。

Bandura認為人類的學習,是個人與其特殊的社會環境持續交互作用的歷程。人類的行為大都經由學習而來,個體自出生就無時無刻、不知不覺中學習他人的行為,隨著年齡的增長,在行動、思想、感覺以及對事物的看法,終於變成一個為家庭及社會所接受的社會人。因此,以教育社會論來說,我們人人是教育者。所以,我們所營造的環境,對一個孩子都有相當的影響。
由此來看,以我們本身擴展到整體社會,給了孩子什麼樣的環境?什麼樣的示範?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然而,有多少人,可以完全認同我們所生活的環境,是一個適合孩子學習的環境?如果,把教育的責任,全然丟給老師,老師們真的可以承接一個這麼大的一個教育大工程嗎?而大家是否也給予老師足夠的力量,可以力挽狂瀾整個環境對學生的影響?

----

後記:
我們教會有個弟兄,曾經去帶一學期國中生的數學課。有一次有個學生在台下,對他嗆說:你的薪水是我爸媽付的!
我也知道事情,一般都有前因後果,我沒太仔細去問。
只是學生說出這話,是從何而來?

我腦中就出現一個畫面,一個老師努力帶著一群學生逆流而上時,不知從哪裡飛來一隻冷箭,射到老師的腳。原本就不容易的逆流而上,再次顯得更為費力與無力。

(今天這篇我花了整個下午吔~~)太燒腦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教育者

教育社會學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