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四章)

李之昊、蘇學勤要高中畢業了!畢業典禮的下午,全班齊聚KTV歡唱,他們倆演了六年的「假兄弟」,決定在這一天向全班正式公開說明......

第四十四章 驪歌(上)

【時間:2020年四月至六月,李之昊高中畢業典禮前後】

(Written By 李之昊)


「環島旅行」回來之後,我和小勤立即面臨到一個小小的挑戰:

自主健康管理14天

按照當時的防疫規定,我們去了許多人潮聚集的地方,雖然沒有接觸到感染者,也沒有任何症狀,我們也想提前銷假返校,但是暫時不能回到學校,必須在家自主管理。

小勤陷入兩難。我知道他這14天都想待在我家,但怕媽媽會反彈,所以還是勉為其難地,乖乖留在他家。

自主健康管理並非不能外出,但要盡可能地避免,並且要全程配戴口罩。因此我和小勤約定好,每天早上九點約出來吃早餐,並且採買當天的生活必需品,盡量在一個小時內回到各自的家。

我和小勤在期中考是「裸考族」,成績難得地糟糕,爸爸和小勤媽媽雖然沒說什麼,但我們總是過意不去,期末考 (畢業考) 必須扳回一城。所以這14天的下午,我算是很認分地坐在書桌前,準備我以後可能永遠用不到的課程內容。

小勤就愛找這段時間,視訊鬧我。

「葛格,讓我看看你的大鵰鵰啦。」他總是在視訊裡這樣地呼叫我。

他會叫我「葛格」,是因為我在旅行時,都是扮演1號的角色,是一般認知中性愛的主動者。

但我不會稱呼他「底迪」。這陣子,我比較喜歡叫他「男朋友」。

平常我和他在我家,都是「天體主義」,幾乎隨時都是裸體的。但是在線上,我和他有共同的底線:言語上可以很淫蕩,但絕不在鏡頭前露出第三點。

因為爸爸有交代,網路環境不能確定是否真的安全,或許會有第三隻眼在偷偷側錄我們的視訊。尤其,小勤希望十年之後,能回湖岸高中擔任數學老師的。

我們在線上,會互相討論功課,會互相打情賣俏,直到性高潮的時間到了,我們會避開鏡頭,就地手淫。射出來之後,會把「結果」放在鏡頭前,互相驗證,確定彼此沒有打空炮。

但在這段期間,小勤也與我討論到一件大事,要在畢業典禮當天下午,班上約KTV歡唱時,對同學說出來。



五月中旬,我們銷假回校上課,並且把大量的台灣名產,分送給班上的指考戰士,讓他們在讀書之餘,獲得滿滿的營養後勤補給。

五月下旬,學測個人申請的成績總揭曉,齊宇崴和洪傑昇這對花美男,如願以償地都錄取了東吳大學日文系。其中,傑昇最是驚險,他申請了六所學校的日文系,竟然全部都是備取。他是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等待放榜。結果終於能和他理想中的男朋友,繼續同校四年。

他有了這個榜單當靠山,鼓起勇氣,下午,準備向他的媽媽「出櫃」。

他不敢一個人去圖書館,我們班上,除了齊宇崴,所有的男生當他的「應援團」,八個人,一起走向圖書館。

洪媽媽看到這等陣仗,著實嚇了一跳。但她立刻回復平靜,並且非常鎮定地問了一句:

「最重要的齊宇崴怎麼沒來?」

「他害羞,不敢見公婆。」羅大駿俏皮的回答,其實已經幫傑昇鋪好路了。

全場哈哈大笑,只有傑昇抿著嘴唇,有點尷尬。

「班長,你叫他過來。」洪媽媽對著我說話。「告訴他,我已經把菜刀…… 欸…… 不是啦,禮物準備好了。」

全場又是一陣笑聲。我立刻回去教室找宇崴。他一見到我,有種不知所措的慌亂感。

我再三向他保證,洪媽媽似乎已經知道傑昇今天要向她出櫃的事,「她沒有任何不開心,相反地,她還滿搞笑的。」

他被我拉著,快走地進了圖書館的辦公室。

傑昇顯然還沒開口。我知道,出櫃的第一句話,永遠最難。

反而是洪媽媽先開了口,她笑笑地說:「小傑,有什麼事,需要找這麼大的壯膽團來陪你呀?」

「媽,我…… 錄取了東吳大學日文系。」

真的,第一句話,超難!

全場都偷笑,這是今天早上全校性的新聞,洪媽媽怎麼可能會置身事外?

「那個,我和齊宇崴錄取同一個校系。」

有點進展了。洪媽媽開心地微笑著,「很好呀,然後呢?」

圖書館本來就該很安靜,此時此刻,更是無聲般地靜默。

羅大駿再度扮演起關鍵的角色,他指著牆上的時鐘,明顯地告訴傑昇:歹戲拖棚喔。

就在傑昇快要說出口的當下,宇崴站了出來,他握著傑昇的手,對洪媽媽說:「洪媽媽,是我不好,是我主動追求傑昇的。如果您要打、要罵,請先打我,請先罵我。」


「齊宇崴,你是真心愛我們家這一隻?」


好有趣,小勤媽媽也會用這個詞彙:我們家這一隻。

沒想到,傑昇先點了頭。「媽媽,我也愛他。請您原諒我,您的兒子,是同志。」

關鍵字終於出現了。兩個主角都沒有哭,但是頭都低低的。

洪媽媽點點頭。她要求其他七個男生先到走廊上,她想和兩個當事人私下聊聊。

壯膽團先退到走廊上,大家竊竊私語。小勤偷偷跟我咬耳朵,「洪媽媽該不會也送傑昇一台電動機車吧?」

我輕聲回答他:「傑昇沒有哭,所以禮物不可能這麼大。」

小勤對我輕聲抱怨了一個字:「哼!」

一會兒,兩位當事人走了出來,笑容燦爛。宇崴的手上還有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

我們鼓譟他打開。「我們已經知道是什麼了,超丟臉的啦!」

此話一出,更引起大家的好奇。我們笨手笨腳地撕破了這個禮盒,赫然發現裡面竟然是:


兩打保險套。

而且還是知名的進口品牌,岡本保險套!


我們鬧他,兩個月就用完了,到時候怎麼辦?

不過,放榜這一關,出櫃這一關,洪傑昇在同一天安然渡過了,我們都為他感到慶幸。




五月底,畢業考,我和小勤都考得很順利。

六月中,畢業典禮。小勤是畢業生代表致詞。他內容說道他考了滿級分卻捨台大、就師大的原因是:「我的目標是想當一位優秀的數學老師,我特別希望在十年內,能回到栽培我的母校:湖岸高中任教。」

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久久不停。

畢業典禮當天下午,是我們班的重頭大戲:KTV歡唱。

班上除了八位指考戰士,其他人、包括班導師、以及對小勤非常照顧的數學程老師,全員到齊。程老師這次特地撥冗參加我們的歡唱會,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們班的數學學測成績,竟然是全校高三班最高的。

尤其,我們還是社會組的!

他非常開心,認定這是小勤的功勞。

這是班費最後一筆支出,基本上,就是要把這兩年來結餘的費用,花到一毛不剩。

唱了五個多小時之後,大家開始互道珍重之際,小勤站出來,拿著麥克風,清了清喉嚨:「同學們,我和李之昊『兩兄弟』有件大事要向大家宣佈……」

他特別在「兩兄弟」三個字上加重音。這時候,不管是簽紀念冊的、揪自拍的、還是吃著點心的,全部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我也站到台前。畢竟,這是我的大事,我和小勤的大事。

小勤是哥哥,輩分上,由他發言比較適合。

「同學們,我們彼此認識了兩年,有的認識了三年,在學校,你們都認定了我和李之昊是相差11個月出生的兄弟……」

我環顧四周,有幾台智慧手機在對著我們拍攝。

「對不起各位,我們兩個,其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我是單親媽媽帶大的,昊子是單親爸爸帶大的。我們兩家,七、八年前認識之後,決定共組一個家庭,雖然我媽媽和昊子爸爸沒有辦理婚姻登記,也沒有長時間住在一起……」

小勤哽咽了,他含著眼淚,無法繼續發言。我便接著他的話,繼續說下去。

「但是,我們兩兄弟的生活起居,都是我爸爸和學勤媽媽一起照料的。所以你們會看到我們穿同一款的球鞋、用同一款的文具、吃同樣菜色的便當…… 這些,說起來,都是我們演出來的。」

「哇塞,你們演了幾年?」

「六年,從國一,到高三。」這是我的回答。

「可是,為什麼要這樣子?」班導師問到重點了。

「這有兩個原因,」我繼續拿著麥克風回答。「第一個原因是,我爸爸覺得,單親家庭感覺比較弱勢,所以他就說服了學勤媽媽。這樣一來,我們看起來是個完整的家庭,或許,在學校就比較不會被排擠。」

班導師點點頭。

「還有第二個原因呢?」這是羅咖問的,他難得變得非常正經。

「讓我來說。」小勤深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我是同志!我這個身分只有昊子知道,他這六年來,一直扮演我的天使,守護在我旁邊,不讓我被霸凌、被出櫃。我非常謝謝他,這六年來這樣陪我成長。我已經在去年向母親出櫃了。現在,在這裡,也正式向你們出櫃。」

他說完,深深一鞠躬。

傑昇第一個拍手,然後,全場掌聲不斷。

「班長是你的男朋友嗎?」副班長楊幼慈問著。

「不是,我的對象,都還沒有穩定交往。所以,我非常羨慕宇崴和傑昇,可以在同一個系所,繼續四年。」

早就知道同學會丟出這個問題,我和小勤也模擬出這個答案。並且,直接把焦點轉移到那一對花美男身上。

不出所料,大家就開始鬧著宇崴和傑昇。尤其是傑昇媽媽送給小齊的「出櫃見面禮」,更是全班開玩笑的對象。

接著,我們這四個男生,又被「拷問」了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

直到歡唱時間即將結束前的二十分鐘,副班長突然提出一個問題,頓時讓我有點手足無措。


「班長,你這樣『欺騙』了我們兩三年,我覺得,你們兩兄弟應該接受我們的處罰。」


有,我和小勤有料到這個狀況。砸蛋糕、淋汽水,我們都可以接受。

而且,這個時候,蛋糕、汽水都已經幾乎見底了。

但我們完全沒料到的是,副班長楊幼慈拿出她的口紅,在她的雙唇上補上一個大紅妝……


「我副班長代表全班,處罰班長!」


全場起鬨、大笑、鼓掌!

我閉上眼,也閉上雙唇,讓她的唇印,留在我的右臉頰上。

老實說,香香的!

「不行不行,副班長不能代表全班,我也要處罰班長!」又是某一個女同學在起鬨。

然後,是我的左臉頰,又被記上一個唇印。

接下來的幾分鐘,我的臉頰、小勤的臉頰,被班上十多位女生,留下「體罰」的記號。

本以為鬧劇結束,可以散場了,怎料到羅咖又補上一刀:

「啊我們男生也想要體罰呀!」

「大駿,我臉上已經沒有位置了。」

哪知道羅咖當場掏出200元,向副班長買下一支口紅,把他的雙唇塗成「血盆大口」……

「上衣撩起來,上衣撩起來!」羅咖作勢,叫我露出胸肌。

我平常有在練,也不怕他們看,就順勢,脫掉制服,袒胸,露出胸肌。

然後,我的右奶頭,就被羅咖的嘴唇「到此一遊」。

大家就此玩開了,那支口紅,又幾乎被所有的男生塗上一層,在我的胸口、和小勤的胸口,紛紛留下記號。

最終的高潮,是齊宇崴和洪傑昇,兩人各站在小勤的一左一右,用那厚到誇張的唇形,舔著小勤的兩顆乳頭。

沒想到宇崴還加碼說:「要不是有女生在場,我還想舔你的某部位!」

「不行不行,現場有班長,他未滿18歲!」班導師在旁邊,急踩煞車。

「老師,您放心,」宇崴的血盆大口對著班導師說,「這個某部位,還沒到18禁的畫面。」

然後,他輕聲地問小勤,「可以吻在肚臍眼下面五公分的地方嗎?」

小勤笑笑,同意了。

他解開褲頭,褪下內褲的高度,直到接近禁區的位置,在眾目睽睽之下,齊宇崴的唇印,留在了小勤雞雞上方大約只有兩公分的位置。

就這樣,我的唇印半裸、小勤的唇印半裸,都留在大家的手機裡,成為了回憶。

終於,準備散場了,幾乎沒唱歌的數學老師發言了。


「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兩兄弟的乳頭都很小!」


天啊,好羞恥,被老師這樣評斷我們的肉體。

「哈哈,乳頭小的男生,據說會在感情上專情、在學業上固執。蘇學勤,你一定會在數學系大放異彩的!」

本來要散場的這一班,現在又多了一項話題:全場的男生竟然在比乳頭的大小。

蘇學勤和我的最小。齊宇崴的也偏小。最大的當然是羅大駿,他真是各種大,名字大、身材大、乳頭大、以及,男生們之間的祕密:雞雞大!

我和小勤,臉上一堆粉彩,也根本無法及時卸妝,就在工讀生的目睹之下,離開了包廂、離開了KTV。

我們也搞笑地,兩個人,散步回家!

小勤笑得好開心:「有沒有聽到,咪咪小的男生,很專情!」

「對呀,你專情在數學上,我們都知道!」

「不不不,我還專情在一個人的身上,他們通~~ 通~~ 不知道!

「我猜猜,齊宇崴?洪傑昇?羅大駿?徐健行?徐遠行?歐陽勁?還是鄭建翔?」我故意把身邊的男生的名字,全部猜過一遍。

「不是,他的名字,有木,有日,有天!」

「我想不到耶!」我繼續裝傻。

「沒關係,等我穩交之後,我再在班網上公開囉!」

我心底在想,我和小勤如果真的宣佈「穩定交往」後,這個班網,該會有多騷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二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一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