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九章)

蘇學勤決定在18歲生日前夕,向他的母親「出櫃」。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需要李之昊父子的協助......

第三十九章 小勤出櫃

【時間:2019年十一月,李之昊高中三年級,準備學測中】

(Written By 李之昊)


2019年十一月初。我和小勤都已經進入高三,準備學測的境界。

小勤在整個高中二年級都沒有上數學課和英文課,他有特權,可以去圖書館自習他最想學習的微積分和線性代數。

而他也運用他自己學到的程式語言,為湖岸高中的官網進行了一次「優化」過程。

湖岸高中官網被他改版之後,我們附近的五所高中都透過簡校長的關係來找他幫忙。小勤為了做到盡善盡美,分別去了這五所高中當過一星期的「交換學生」,瞭解各校的特色。

他的成品完全無法挑剔,比起制式的官方網站,改版後的各校官網,都充滿了新鮮的童趣。

我知道他因此拿到很多獎學金。我真的超為他感到開心。

2019年十月底,他向我和爸爸提出請求,他想要在生日前夕,正式向媽媽出櫃。

但是他很怕媽媽的責難,希望我和爸爸能從旁協助。

這是何等的大事,爸爸就算事業再繁重,都要好好地為他的乾兒子幫上這個忙。

於是,在11月9日,星期六,18歲生日前兩天,小勤終於要在媽媽的面前,正式出櫃了。



(Written By 李定嘉)

小勤要出櫃,這是多麼重要的大事。我佩服這孩子的勇氣,因為,說真的,我直到母親過世之前,都沒有勇氣跟她說明我是同志這個事實。

我和母親之間,就是保持一種心照不宣的態度,彼此放在心底,沒有說出來。

我對他說:「小勤,我認識你媽媽這七年來,我知道她心底已經接納你是同志了。你很確定需要經過出櫃這一道難關嗎?」

「爸,那是你知道,可是我不知道。我和她這樣一直都憋著不說,也很難熬。」

真是非常貼心的孩子。

決定出櫃前一星期,我們「父子」三人在沙盤推演。我和昊子都深信,這個關卡,不會卡關。小勤會很輕鬆地渡過的。

但是,以防萬一,我們列出最不願意碰到的狀況:那就是小勤媽媽翻臉不認這個兒子,我會願意收養他成為我李家的兒子。

這樣還讓黃律師多一筆生意!


11月9日,星期六下午兩點半,小勤媽媽依約來到我家。她事前被告知是要和我們一起討論升學計劃的。

如果出櫃成功,我們會一起去晶華酒店吃自助晚餐,順便慶祝小勤的成年。如果不成功…… 唉,再說!


叮咚!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是我開的門,小勤媽媽還帶著兩個不小的盒子進來。

「給他們兩兄弟的禮物的,先別說。」

她把盒子放在玄關,雙手空空地走進客廳。兩兄弟還在二樓書房裡待命,可能還在演練著。

我用室內對講機呼叫他們兩個下樓。

昊子穿著家居服,但小勤身著學校的標準制服:襯衫、長褲。

他眼眶輕微紅紅的,顯然小小地哭過。

「不是說要討論升學計劃的嗎?怎麼?哭了?」媽媽心疼地問著兒子。

小勤二話不說,走向媽媽面前,雙膝一跪,直接哭了出來。

「媽媽…… 兒子不孝,做錯了一件事……」他的聲音極度顫抖,昊子站在他旁邊,準備了一些濕紙巾。

「怎麼了,怎麼了?」

「媽媽…… 我…… 請媽媽原諒…… 」

一個輕聲啜泣,一個不明就裡。我和昊子演練過,在這個時候,盡量不發一語,讓小勤盡可能地自己說出來。

「孩子,告訴媽媽,你做錯什麼事,需要驚天動地這般跪下哭著?」

「我…… 我是……」小勤已經淚眼汪汪,昊子遞上濕紙巾讓他擤去鼻涕。

「昊子爸爸,我家這隻…… 弄壞你們家裡什麼東西,是嗎?」小勤媽媽問道。

我搖搖頭,輕聲地告訴小勤,「孩子,我們說好,不幫你說的。」

哭泣中的小勤點點頭,但他還是一直哭著。那最關鍵的四個字「我是同志」,就是無法說出口。

「媽媽,對不起…… 」小勤只是無意義地重複這句話。

這時候,反而是小勤媽媽,非常鎮定地說了:

「孩子,你是我懷胎十個月生出來的,含辛茹苦養出來的。雖然,這些年來,你很愛窩在李之昊家,但媽媽相信,我還是最瞭解你的那個人。」

我們都點頭。小勤一直不敢直視他母親。

「你是我教出來的兒子,我知道你明辨是非,不可能在外面交了壞朋友;我知道你成績優異,也不可能在學校偷偷作弊。」

小勤的哭泣稍微減緩了,母子連心,我認為他應該猜到媽媽心底已經知道了。

「還有,你膽子很小,你也不可能在外面交了一個女朋友,然後現在要我出面,幫那個女生墮胎之類的……」

這句話頗有笑點,小勤頓了一下,想笑又不敢笑。

「那媽媽真的不知道,你做錯了什麼事,要我原諒了。」

她這句話,應該能點燃小勤坦然出櫃的勇氣。但他輕微的啜泣聲,依然在「對不起」三個字中打轉。

昊子過去,以右手的食指,在小勤的左手掌心寫下三個符號。然後,右手握拳,輕敲左胸口兩下。

我看得出來,那三個字元是: I ♡ U


他是認真的!


「孩子,媽媽問你,來,眼睛看著媽媽。」

母子四眼對望。但小勤的眼神有點閃爍。

「你是不是想對媽媽說,你喜歡昊子,你喜歡男生,想表明你是同志?」

「媽媽…… 對不起,我……」他發達的淚腺,逼得我和昊子也流下同情的眼淚。但小勤終於點頭了。

竟然是媽媽幫孩子「被動出櫃」的。

「媽媽知道,媽媽都知道。」母親摟著哭泣中的兒子,千言萬語,都無法形容母子之間這樣的交心。「愛是那麼美好的事,你為什麼說要我原諒你呢?」

我和昊子先離開一樓,到二樓的餐廚室坐著。我猜想得沒錯,小勤媽媽早就打從心底接納她這個同志兒子了。

我示意昊子去換正式的服裝,晚上的訂席應該不必臨時取消了。

幾分鐘後,小勤上樓來,哭過的眼神已經恢復鎮定。我們一起回到一樓的會客室。小勤媽媽站著,拉著昊子的手。

「之昊,這些年來,謝謝你一直照顧我們家這隻。媽媽猜你應該是喜歡女生的,我剛剛有告訴小勤,千萬不要辜負你。上了大學,你們都要好好尋找自己的未來。好嗎?」

昊子靦腆地笑著,點了頭。但我猜得到,他已經對小勤動了真心,願意接納他成為「男朋友」的。

四個人,彼此交換著鼓勵和感謝的話語,我發現小勤的手,緊緊握著昊子,不敢放掉。

他也應該不想讓昊子從他眼前溜走的。是吧!

突然又一聲。


叮咚!


劃破了這屋子裡的些微平靜。

是誰會在星期六的下午來我家?

對講機的畫面裡,顯然是個貨運行的司機。「請問這邊是不是有一位蘇學勤先生?」

我懵了。「小勤,你訂貨送來這裡?」

但是,小勤媽媽說話了。「是我訂的貨,送到這裡來。」

我開門,四個人都擠到門口,想看個究竟。

我無法想像這個畫面。

貨運司機正在從他的小卡車上,卸下一台電動機車。

而且是掛好車牌,可以上路的機車。

直到小勤簽名,拿到使用手冊之後,我們才整個搞清楚狀況。這是媽媽送給兒子的成年禮物。

「哪有人這樣子的啦!」小勤的聲音還帶著哭泣的成分,「都還沒有駕照,就送人家一台機車!」

但氣氛變得很溫馨。「謝謝媽媽。」小勤終於說出道謝的話之後,我才發現,那放在玄關的兩個盒子是什麼。


兩頂安全帽!


「以後考上駕照了,帶昊子出去玩,記得要戴上安全帽喔!」



我們搭了一輛55688去中山北路的晶華飯店吃晚餐。那一天晚上的聚餐,是在非常和樂的氣氛中渡過的。

的確,從外人的眼光看到的,就是一個平常的家庭:一對夫妻,一雙兒子,在慶祝長子的18歲生日。

我送給小勤的生日禮物是一款全新的智慧手機,取代他用了六年、記憶體已經嚴重不足的舊手機。

事實上,我也給了昊子一款同樣的手機,但背殼不同顏色,好做辨認。

我開玩笑地對昊子說:「這就是我提前給你的18歲生日禮物,收好喔!」

他有點不服輸地對小勤說:「爸爸隨便講講的啦。親生兒子的成年賀禮哪有可能才一台手機就打發的!」

昊子果然心有靈犀。他的18歲生日是在2020年的十月,我預計給他的生日賀禮,是高中畢業後的暑假好好地去日本,自由行,痛快地玩一個月。

而且,我是真心希望,他帶著小勤一起去的。

就等著明年給他個驚喜吧!

小勤今晚的食量,再度印證一件事:哭過的人,特別有食慾。我們都在吃冰淇淋的時候,他還在啃食著美味的蒸籠點心。

我們嘲笑他,他卻見怪不怪。「反正,我有在持續運動,我又沒有腰間贅肉!」

這是真的,其他的高三生幾乎都是一放學就往補習班裡鑽。這兩個孩子,得天獨厚,每週三次,去健身房或溫水游泳池,健身練體能。

一個是天才,一個是被天才照顧的小庸才,但是,感覺上,開竅了許多,也漸漸追上了天才。

餐後,我們先在林森北路上閒逛,消化一下剛剛的那頓大餐。

昊子指著一家店面的招牌說:「唉,日文都寫錯了,還想做日本客的生意喔。」

我順著他指引的方向看過去,真的,應該是「ラーメン」(拉麵) 的招牌,一定是被不懂日文的廣告公司誤植成「ラーメソ」。

片假名的ン和ソ,實在太像,不懂日文的人,很難一時辨認。

但我心頭一震:「昊子,你看得懂日文五十音?」

他悠哉悠哉地回答著:「もちろん、いま、がっこうに、べんきょうしています。」 (當然,現在在學校,學習中。)

他的發音不甚正確,完全就是「外國人講日文」的腔調。但是,這已經讓我和小勤媽媽刮目相看了。

他繼續很悠哉地說:「是不是,我這個爸爸多久沒有關心他的兒子囉!連我在學校學第二外語都不知道耶。」

然後,他跑來跟我耳語:「我下面勃起17.5公分囉,小勤都吞不下去了!」

我看著這位身高逼近我的帥哥,好特別,上天給他很神奇的基因,高、帥、長,而且還少體毛。他到現在還不太使用刮鬍刀的!

我突然陷入兩難的矛盾。他應該愛上一個女孩子,跟她成婚、和她生子,把這個好基因遺傳下去。

但是,我又打從心底希望他跟小勤在一起,即使他們以同志的身分結婚,我也非常開心。

我轉進一家便利商店,買了點零食,順便用店內的機台呼叫一輛55688。

車子回到家門,小勤媽媽直接去河岸門市。她口中的「這隻」,照慣例,週末假日睡在我家。

兩個男孩一回到二樓,進了房間,立刻脫掉全身的束縛。他們已經非常習慣在家裡全裸了。

他們一邊脫著衣服, 一邊嬉鬧著。

「聽說今天有人在我家出櫃,哭了個稀哩嘩啦的……」

「對呀,哭完之後,還得到一台電動機車耶……」

「還不是沒用處,又沒有機車駕照……」

「下個星期找一天請假去監理站,考到之後就會有人求我載他出去玩啦!」

他們每說一句話,就把一件身上的衣物,從房間裡丟出來,任意地扔在地上。

終於,他們的「鬥嘴」鬥完之後,昊子大聲地喊了一句「脫光衣服,來愛愛喔。」砰的一聲,把房門關上。

我沒有立刻去撿那些衣服。

沒有幾秒鐘,房門再度打開。小勤率先裸體走了出來,說著:「哪有人不先洗香香就要愛愛的啦!」

說著說著,昊子也走了出來。他健美的身材映入我的眼簾了,微微鼓起的胸肌、練成冰塊盒狀的腹肌、寬肩窄腰,一副同志天菜的樣子。

好完美的裸體。我也想要擁有的胴體。

「爸爸,一起洗?」

我接受了他們的邀請,上了三樓,先打開大浴池的水龍頭。注水的時候,我們擠在淋浴間,一起洗了乾淨。

父子之間,坦誠時間,也是袒裎時間。泡在大浴池中,我們聊起很多最近的事。

小勤的第一志願是師範大學數學系。他希望能在五年內,拿到碩士學位。

昊子的第一志願是台北大學休閒運動管理學系。校區在三峽,他一定要外宿,會是一大筆錢。問我是否可以。

可惜堂哥的事業沒有發展到那裡。不過,只要他考得上,我一定全力支援。

我告訴小勤,上了大學,不要想打工。數學系很燒腦,我希望他多從事一些研究的工作。

「可是,我如果不打工,只靠著獎學金…… 」

「我不會幫你想辦法。」我故意鬧著他說。

兩個孩子滿臉疑惑。

「因為,我已經有辦法了!」

我告訴他們兩個,爸爸的子彈已經準備好了。上大學這件事,非常花錢,我不僅為我的兒子設想,也為了乾兒子可能的需要,做足了計劃。

只是,昊子的一句話,觸動了些微敏感的神經。

「我去了三峽,你留在這裡。以後,是不是,我們,很難見面了?」

一陣安靜,這時候,說什麼話都不是。

「小勤哥哥,你有沒有可能,把台北大學數學系列為第一志願?」

昊子顯然動了真心。

「昊子,對不起。台北大學,沒有數學系。」

「喔!」

然後,他起身,走入了烤箱。小勤馬上跟了進去。

愛,是很難學習的學分。

我留下他們兩個獨處,我相信,以他們的智慧,會克服這個難關的。

真的,我早料到了,小勤出櫃不會是難關。

但不想分隔兩地,才是這兩個孩子之間,最大的題目。

我想起麥克阿瑟的為子祈禱文,有這麼一段:


「主啊,請陶冶我的兒子,使他成為一個堅強的人…… 使他成為一個勇敢的人…… 」


這不就是每一個平凡的父親,最大的期望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八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七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六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