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五章)

李之昊清晨從睡夢中驚醒,他夢遺了!這時候,他自己反而有點嚇到,不是答應要把「第一槍」噴給蘇學勤看的嗎?現在,怎麼辦?

第二十五章 昊子首噴

【時間:2016年五月之後,李之昊國中二年級後期,延續上一章】

(Written By 李之昊)


清晨六點,我莫名地驚醒。我發現身上蓋著的不是羽絨被,而是兩條小毯子。羽絨被似乎是被我踢下床去。爸爸也蓋著一條薄毯子

這場景太詭異了。我知道我睡覺從來不會踢被子的,那為什麼羽絨被是在地板上?

還不只如此。床單是濕的,我掀開毯子,毯子也沾上一些液體。而我的雞雞……


黏黏的,濕濕的!

我,夢遺了,嗎?


原本是半夢半醒狀態的我,突然之間,全部清醒。

我恢復清醒之後第一個念頭是:這下慘了,有多少東西要清理!

躡手躡腳地走到三樓的淋浴間,扭開水龍頭,等待熱水出水的那一小段時間,我慌張地不知所措。

爸爸走了過來。他在半透明的淋浴門外敲敲門,詢問我能不能進來。

我打開門,爸爸全裸走進來。他抱住我,蹲下來親吻我的雞雞,然後把殘留在那上面的精液,舔了下去。

我尷尬地笑了。

我們之間沒有言語,靠著爸爸溫暖的膚觸,我心底緊張的情緒緩緩地獲得紓解。直到沐浴結束,爸爸以大浴巾將我包住後,他才說出今晨的第一句話:

「昊子,恭喜你,長大了!」




我們一起走下二樓,這裡是餐廚室和我的臥房。我回臥室換裝,爸爸在準備早餐。我一邊穿上學校制服,一邊問他:「可是,我好像沒有很爽的感覺?」

「昊子,你在夢裡發生這一切的,高潮是在半夜,做著夢時,自然流出來的。」

我似乎有做了春夢。但到底夢見什麼,我根本無法回憶。

但我心底有兩件事很過意不去。

「爸,那…… 床單和棉被……?」

爸爸把炒蛋、火腿、吐司,和果菜汁遞到我面前,微笑著說:「還有小毯子呀。啊不就送進洗衣機裡洗乾淨!難道你要留下來做紀念?」

我搖搖頭。想當初小勤哥哥在我家第一次流精的時候,也是弄髒了好幾條大小浴巾,我們也沒有特別留下來。

「那還有,我答應小勤哥哥第一發要留給他的…… 」

爸爸瞪大了眼睛,他應該沒想到我會這麼重視這個承諾。

「你好好跟他解釋,學勤很懂事,他會諒解的。」

這時候已經六點四十幾分,我估計小勤已經起床了,用手機LINE他:


哥,對不起,我昨晚夢遺了。答應給你的第一射,就在夢裡出去了。


沒想到,他很快地回傳三個貼圖:饅頭人受驚嚇的,饅頭人偷笑的,饅頭人比讚的。


吼,不要傳貼圖啦!


剛剛在刷牙

沒關係,夢遺不是射精

你的第一發還沒真正射出

今晚射給我看。


好喔,謝謝哥哥!



我跟爸爸說,小勤哥哥似乎沒有生氣。

但接著他又傳來一則更誇張的!



更正:今晚,射給我和爸爸看!

我要爸爸親眼見證昊子的第一射!



我翻了個大白眼,把這則訊息遞給老爸。老爸竟然回覆我說:「你敢射給我看?」

我不知道。這一個早上,太多的資訊在我身上爆發,我得慢慢思考。

「老爸,晚上再說,如果小勤敢在你面前射,我就跟上!」



我和小勤平日上學,是從不同的方向出發,所以不會特地約好同時進校門。

但今天不一樣。我收到他的訊息:C U P O。這是我和他之間的密語。

其實也沒那麼複雜,就是進校門之前,郵局見面。

七點二十分,我假裝在郵局ATM前提款,他拍拍我的肩膀,滿臉笑意。

ATM提款機是有一層階梯的高度,所以此時我和小勤哥哥同高。我裝作發現什麼大事情的表情說:「果然,這個高度的視野真的不一樣。」

「對,比較能偷看到女生的ㄋㄟ ㄋㄟ。」

我輕拍了他的腦袋,「不乖,同志不可以偷看女生ㄋㄟ ㄋㄟ。」

「就在今晚?」

「好,就在今晚!」

「射出來,我想喝。」

「再說!」

我們互相使個眼神,關於性愛之間的事情,就到這裡,暫時絕口不提。對話立即切換到「兄弟模式」,也就是只能討論學校、課業、同學之間的話題。

在學校,女生很喜歡圍著小勤鬧他,有的問功課,有的跟他打情罵俏。他偶爾也會收到女生的卡片,他會拆開來,也會回信。但大致上都強調:這個階段,他不會談戀愛。

我的交友圈比較陽剛,就是一群男生下課後擠去福利社,討論哪一班哪個女生很正、胸部很大這種沒有營養的內容。

但我都會帶一瓶鮮奶給小勤,這不僅是給他補充營養,我也藉著遞給他鮮奶的這個動作,幫他支開他身邊一群飛舞的花蝴蝶。

他數學課有特權,校長允許他去圖書館自己進修高中數學。但每週五要給校長過目他寫的進度。

我和他只有在午餐時間,會稍有一些屬於自己的時間:我會借坐他隔壁同學的位置,一起吃同樣菜色的便當。

我差不多是在這個時期才知道便當裡的一個小秘密:飯上面淋上的滷汁,是媽媽以七、八種中藥熬煮的,據說是「轉大人」的祕方。

我爸身高180,小勤說他爸應該也是180。這個數字,就成了我們追逐的目標。

他只差8公分,我還有遙遠的20公分要迎頭趕上。

放學後,我和他興高采烈地踩著U-Bike回我家,準備一到家就去淋浴打手槍。不過,一進門,就有一種被潑冷水的的感覺。

會客室裡,有一組客人,在和設計師團隊商討裝潢的細節。

我們向爸爸點點頭,他用唇語告訴我們:「先寫功課」!

有外賓在場,我和小勤的行為會比較收斂些。要不然,我們是想直接衝到二樓的淋浴間,直接享受兩人射精的快感。

但回想起來,我得要謝謝這組客人。因為他們的拖延,才讓我有了一次美好的初射回憶。



傍晚六點半,人潮散去,只剩爸爸、我和小勤。

爸爸要小勤在二樓沐浴,要我在三樓沐浴。我還不知道他為什麼把我們倆暫時隔開。

但他有交代,沐浴之後,要穿著一套他準備好的服裝:上半身是襯衫、下半身是西裝型的長褲。

「不必穿內衣內褲。你們一會兒就要脫光了!」

爸爸在佈置場景。沐浴結束後,我到爸爸的臥室,換上了淺黃色襯衫和黑色長褲。

一兩分鐘之後,爸爸帶著小勤哥哥走進來。

粉紅色的襯衫、藍色長褲。

色彩好鮮豔,刺激了我的感官!

爸爸溫柔地對他說:「小勤,我兒子交給你開苞了。請你,好好愛他!」

接著,爸爸放下背景音樂,在一曲充滿愛情的浪漫氣氛中,我的身體,像是被包裝好的禮物,等著小勤哥哥的拆開。


Say you love me every winter morning.

Turn my head with talk of summertime.

Say you need me with you, now and always.

Promise me that all you say is true.

Love me, that's all I ask of you...


「我等這一天,等了兩年了。」小勤在動手拆開我的包裝之前,輕柔地對我說。

這是真的,我點點頭。

爸爸在我們身旁,用著他的專業相機,幫我們記錄這一晚的纏綿。

小勤解開我襯衫的第一顆鈕扣,我已經感受到我身體的慾火在燃燒了。

他的手很巧,一邊解開所有的鈕扣,一邊在探索我胸部的輪廓。

他一直都很喜歡我的咪咪頭。

五顆鈕扣都解開之後,我自己脫下上半身的束縛,正面半裸面對小勤。

他轉身,背對著我,解開他的襯衫。他也半裸了。

然後,轉頭,我們相互撫摸著胸部的敏感地帶。

我們開始擁吻。在舌尖與舌間的接觸時,我與小勤彼此交換著甜甜的唾液。

我大約13公分的陰莖已經膨脹到極致,但他還沒有意思準備脫下我的長褲。

膚觸好柔,音樂好美。一定是爸爸交代小勤,要給我完整五分鐘的前戲。

他讚嘆地對我說:「Love me, that's all I ask of you...」

當我們一起把長褲脫下的時候,兩根完全勃起的陰莖頓時從束縛中,彈跳出來,完全解放。

爸爸的專業攝影機喀擦、喀擦地記錄這一切。

我和小勤都知道,這是我們兩個在一起,第一次被拍裸照。

但那是一種信任。父子之間的信任。

我相信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可以用這些照片回顧我初射的點點滴滴。

我再也無法忍住慾火,跳上小勤的身體,雙腿緊緊環住他的腰,他奮力地把我抱起。

我的臀部已經開始在發動了。

「這裡不適合。乖,等一下。」小勤哥哥溫柔地在我耳邊說著。

我被他抱著,我的雙腿緊緊夾住,深怕他放我下來。

他用力地抱住我,穿過大浴池,走向溫暖的烤箱。

今晚的烤箱,太不一樣了。長條椅已經備好,大小浴巾都在我們隨手可得的位置。但有兩條浴巾是全新的:彩虹旗幟的大浴巾。

沙漏已經撤掉,一罐全新的嬰兒潤膚油已經開封。但最令我們驚喜的是:


插花桶裡一大束半開的香水百合!


既芳香,又催情。

小勤哥哥打開一罐潤膚油,恣意地澆抹在我的肉體上。肩部、胸部、腰部……

半罐之後,換我為小勤淋上剩下的半罐。

溫暖而略帶香氣的油脂,開始滑下我們的腰際。兩個男孩、四隻小手,在陰部、股間,彼此探索著、穿梭著。

小勤試探地用他的手指,刺向我的菊花。我身體緊縮了一下,搖搖頭,告訴他,不行,那裡仍然是禁區。

但他依然不放棄,為我的菊花周圍,輕輕地按摩著。

其實,有點爽。

我的陰莖傲然挺立,並且抖動著。我告訴他,我要摩擦!

爸爸的快門依然喀擦、喀擦地記錄著。

我和小勤已經把所有學過的禮義道德拋諸腦後。相機不會記錄聲音,我們決定用最淫蕩的口吻,告訴對方自己的感受。

第二首音樂剛好結束。

「我的馬力已經加速到最大值了。」我帶著發浪的笑容告訴他,其實,也是讓老爸知道。

「摩擦我吧。你知道我身上的摩擦係數!」他微微喘著氣,我能感受,他也想進入高潮了。

小勤哥哥躺在橫條椅上,那椅子已經調高成舒適的120度角。我迫不及待地整個身子趴在他身上。

眼睛對著眼睛、舌尖黏著舌尖、胸口對著胸口。

還有,陰莖貼著陰莖!

終於,小勤哥哥下了今晚最重要的指令:他在我的臀部上輕輕拍打一下。


攻勢發起。


我的屁股,現在是關不住的小馬達,開始在小勤的下腹間快速地摩擦。

我們的油光,讓相互之間的摩擦係數降到幾乎為0。

摩擦生熱、摩擦生力、摩擦生爽。

有了,我有那股感覺了。

我停下來,我想確認,是不是那種感覺。

「哥,是不是想尿尿的一種衝動?」

他點點頭。

可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

「萬一我灑出來的是尿尿,不是精液……」

「相信我,一定是精液。一定是李之昊生平的第一次射精!」

似乎是得到了綠燈的信號,我再度鼓起馬力,決定奔騰千里。

爸爸喀擦、喀擦的頻率也加快了。但我有瞄到,他的鏡頭,一直是對著我們的上半身,沒有拍到我們的雞雞。

「爸,拍我全身!我要看我的射精。」

他用了一罐小小的噴水器,噴了一點清水,撒在我和小勤的身上。

油光上泛著水珠,更增添視覺上的氣氛。

三個人,同一默契。

再度被拍打了一下臀部之後,我以百米全力衝刺的體力,開始摩擦。

小勤,你是我今晚的獵物。在我射精之前,我要折磨式地蹂躪你!


對,以前都是你這樣教導我的。

對,以前都是你這樣磨蹭我的。

對,以前都是你這樣射精我的!


是這個感覺嗎?沒錯,就是這個感覺。

不真實的緊繃感?不,再真實不過了!

我們的眼神會通話。他要我坐直,立即以他的雙手,快速揉擦兩根接觸的肉棒。


三、二、一!


兩管精液,同時炸射的瞬間,他稍微撇過頭去,兩道乳白色的液體,都往他的頸部以上飛濺。

彈著點好多,他的髮梢、他的眉際、他的鎖骨、他的胸口……

他稍稍睜開雙眼,看著最後的幾滴,勉強撐著點氣力,噴出來,流在他的小腹。

喀擦、喀擦的頻率持續著。

相機的鏡頭,從我們的胸口、腹部,慢慢移到我們的陰莖。

還在流,殘流著一小股的泉水,還在從我們身體的內部,快樂地來到這個世上。

我用小浴巾擦掉他頸部以上的白色精華。

然後,我們淺淺地接吻。

最後一個鏡頭,停在我和小勤最親密的嘴部接觸。


我~ 會~ 射~ 精~ 了~ !


我們起身,小勤哥哥拿起一朵香水百合,遞給我。彷彿是獻給我的賀禮。

爸爸要我們就著他指導的姿勢,再為我們拍下幾張「小勤獻花」的圖片。


我的第一射,正式結束!

小勤哥哥,謝謝你!

爸爸,謝謝你,我愛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四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二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