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十八章)

李之昊、蘇學勤這一對哥兒們,在羽球館遇見那位對性好奇的國小男童,竟然就是......

第十八章 羽球館奇遇(中)

【時間:2015年九月,延續上一章】

(Written By 李之昊)


我和小勤開始擦乾身體,準備著裝。

學弟依然在旁邊看著我們的肉體,一副貪婪卻無法得到的失望表情,寫在臉上。

他剛剛在羽球場上有著的那股銳利眼神,現在暫時消失。

「那你們為什麼可以互摸?」

「學弟,」我只好按照小勤的劇本演下去了。「他是我的哥哥,我們一直都是一起洗澡的。」

「那是不是我的雞雞可以給我的哥哥摸,是沒有關係的?」


難題。上雅虎奇摩知識家,徵求正確解答,100點。


「哦,是不是你的雞雞已經被哥哥摸過了?」

「嗯嗯,我們互相摸過。」他的樣子顯然很開心。

唉,被教壞了。

「那這樣吧,你自己的身體主權,自己保護。哥哥已經摸過你的雞雞了,沒有關係。但其他人,請你一定說不行。懂嗎?」

學弟點點頭。這一次,他出現了炯炯的眼光,我確認,他真的懂了。


我這個解答是正解嗎? 80點可以吧!


羽球館櫃檯有一台機器,按下去會呼叫一台55688。小勤按下去之後,回傳六分鐘後抵達。我們三人趕快進行最後的三巡五查。

我翻閱下一週的場地預約表,星期一,晚上七點,同樣的兩組人馬;晚上八點,同樣地只有我和小勤。這表示,七天之後,我們可能會再度重逢。

「如果…… 我哥哥也想看你們這樣洗澡,然後對我做像你們這樣的動作,可以嗎?」


幹,難題連環攻擊。再度徵求正確解答,1000點。


「你親哥哥嗎?他幾年級?」

「國中二年級。」

和我們一樣的年紀。不,應該說,和小勤一樣的年紀。我早讀一年,實際年齡只能讀國一。

小勤點了頭,「同年的,應該沒關係吧。」


哇塞,蘇學勤,你這種敢在別人面前展現全裸胴體的膽量,是跟誰學來的?


叭叭,55688抵達。「學弟,你怎麼回家?要不要學長送你一程?」

「沒關係,哥哥會騎車來載我。」

遠遠地,我們看見另一道光束開入巷子裡,應該是他的哥哥無誤。55688倒車出巷子的同時,我們和那台「電動腳踏車」交錯而過。

小勤在計程車上用手機 LINE我。


電動腳踏車上那個哥哥,有點眼熟。

是誰?

想不起來。

不重要吧?

誠實說,他哥哥下星期萬一真的來,你會不會擔心?

我有教弟弟要好好保護身體,我們都沒有動到他。

所以,我們是站在不敗的這一方。

你剛剛用雞雞摩擦我的屁股,我好爽。

忍住,你的第一次,只能給我享用!


然後,我右手握緊拳頭,輕敲左胸兩下。

但是,我們還是有點不放心,這個小學弟的哥哥會是怎樣的人物。



又一個星期過去,星期一晚上,我和小勤哥哥同一時段去羽球館練球。

有點像複製、貼上的概念,學長姐們先離場,剩下我、小勤、和那位好奇心旺盛的孩子。

我們輪流對打,這次打得很認真。我和小勤都不是他的對手。不過,我們並不在意。

八點半,玻璃門被推開。那個小學弟的哥哥上場了。

「小遠,我來了。」那個哥哥喊著。

三個人,三雙眼睛,全部看向剛剛進門的這位「同學」。

平頭、高個、寬肩、窄腰、精壯、厚實。他穿著籃球衣、籃球褲,但是腳踏夾腳拖。球衣是湖人隊24號的。

我一開始以為這人物並不好對付,但仔細一看……


徐健行!


他呆住。我也呆住。我相信,小勤也呆住。

明明這個學弟長得有點像徐健行,為什麼我看不出來?

畢竟,他們兄弟國小階段不同校,我一直都知道他有個弟弟,但沒機會見過面,就完全不認得。

「李之昊?」

「徐健行!」

「他是那個……?」我不知道他是忘記名字,還是不敢說出「怪咖」兩字。

「蘇學勤。」我幫小勤哥哥代答。

這下尷尬了!

在那四人都無言的當下,我不知道我們四個人在想什麼。

我在想著小學時代的種種回憶,他曾經想脫掉我褲子,摸我的雞雞。但經過畢業旅行之後,雖然一年多不見,但依然還是朋友吧。

小勤應該在想:糟糕,上個星期對學弟說我們是兄弟的謊言,這麼快就要被拆穿。而且,還被徐健行知道我們一起裸體洗澡。

徐健行應該在想:我是因為聽說這裡有人洗澡不拉上浴簾的,所以想來看好戲。怎麼知道會碰到以前的死黨。

那個弟弟應該在想:你們三個在扮哪齣戲,我只是想偷窺兩個學長裸體洗澡而已。可以快點進入主題嗎?


「徐遠行,我們回家吧。」健行召喚他的弟弟。

啊,對,想起來了,他弟弟的名叫做徐遠行

徐遠行收拾著用具,但他疑惑的眼神一直看著我和小勤。他想知道發生什麼事。

「徐健行,留下來。我想,至少讓遠行知道事實吧。」我建議我的老同學。

像是另類的坦誠時間,我把鐵門完全拉下,羽球館內,四個年紀相仿的男生,試著在不想被他人知道的真相背後,說出秘密來。

「所以,我弟弟說的洗澡不拉浴簾的,是你們兩個?」

我點頭。否認不是辦法,徐遠行完全知道。

「所以,你是聽你弟弟說起,想來看看兩個國中生裸體洗澡的養眼鏡頭?」我反問他。

他傻笑,點頭。

「昊子,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我想直接了當地跟你說了,」徐健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以前就很哈你的身體,因為你游泳褲下面那一包看起來很大包。但我萬萬沒想到今天會遇見你。」

小勤哥哥說對了。

「靠,你是同志?」我問他。

「我是,我想我弟弟也是。」徐健行倒是很坦白。


一個屋簷下,有四個大約12到14歲的男孩子,其中有三位是同志,試求其機率大小。


「沒關係,我也是。」這是小勤哥哥今天這個場合第一次說話,而且,也是第一次對其他人坦白。

「哇塞,該不會昊子你……?」徐健行有點不敢置信這麼小的機率被他碰上了。

「我不是。」我真的不是同志。我是那種會在街上偷瞄正妹、尤其是大乳妹的國中屁孩。

「遠行,」小勤哥哥走過去握住學弟的手,「你怎麼確定自己是同志?」

「我喜歡睡覺前摸哥哥的雞雞,而且……」

「可以了。」徐健行示意他弟弟不必說太多。

睡前摸哥哥的雞雞,這畫面想起來還真有趣。

「所以,你們不是兄弟?」徐遠行在這一段紛擾的對話中,總算整理出一些頭緒。

「我們不是,對不起上個星期是我說了謊。」小勤哥哥對著學弟說。

「喔……」他有點失望。然後,終於把羽球拍放回袋中。

徐遠行走向哥哥健行,感覺今晚沒好戲了。

「你們要走了?那我和蘇學勤去洗澡囉。」我準備把鐵門拉開,送他們回去。

「昊子,我們……」徐健行猶豫不決,最後還是問了,「可以一起洗澡嗎?」

我回頭望望小勤。他點頭。

「那就來吧。不過,老樣子,你只可以看,不要摸。」

「好吧。那不要介意我們兄弟玩很大喔。」


玩很大?

這是什麼意思?

這三個字點燃了我和小勤哥哥的好奇心。


徐健行在男生沐浴間裡找到一張小圓椅,很廉價,塑膠製的那種。他把它擺在我和小勤淋浴間的外面。

我和小勤打開水龍頭,等熱水送來需要一段時間。

徐遠行已經完全裸體了,他坐在那張圓椅上,勃起,等待著。似乎這是「玩很大」的前置作業。

健行帶來一瓶礦泉水,他灌了一小口,沒有吞下,然後張開嘴,開始吸吮他弟弟的雞雞。


含水吹喇叭,這招高明。


如果是我或者小勤被這樣口交,我們一定是半閉起眼睛,微喘著氣,享受這樣的服務。

但遠行沒有。

他是睜大眼睛,閉起雙唇,低頭往下看著他哥哥的口部服務。

健行口中的水,有一部分流出來,沿著遠行的大腿滴到地面上。有一部分還在他的口中。

他們兄弟的演出是無聲的。彼此沒有對話,感覺默契十足。

健行把剛剛的第一口水吞下,脫掉上衣、褪下球褲,全裸,再灌下第二口水,繼續服務遠行。

溫暖的水花從蓮蓬頭撒下,我和小勤哥哥全裸著身子,讓剛剛冷卻的身體再度炙熱起來。

他站在我的身後看著那對兄弟的表演,右手搭著我的肩膀,左手一定是在手淫。

「含水吹喇叭,下次你可以對我試試看。」小勤輕聲地對我說,我點頭,答應他。

接著,健行的這個舉動,讓我和小勤完全不敢置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十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十四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十五章)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