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與字節

誠切的救贖者,以無用之物朝奉。每周四篇關於科技、未來、藝術、商業的精選長文。

敘事如何主導市場?

發布於

每個人都知道,或者自認為知道華爾街擦鞋童的故事。在 1929 年,波士頓-愛爾蘭政治家族的族長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在擦鞋的時候突然頓悟。當擦鞋的男孩都在給他推薦股票時,他意識到股票市場即將崩盤。肯尼迪立即拋售了他所有的股票,並轉為做空,押註市場將會下跌。當市場在十月崩盤時,他大賺了壹筆。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在他的新書《敘事經濟學》(Narrative Economics)中,把這個故事做為壹個有傳播性敘事的例子,這種傳播性敘事是民間智慧的壹部分。壹個故事不壹定要準確才能傳播。席勒搜尋了那個時期的報刊,但沒有找到關於它的任何記錄。但他在《明尼阿波利斯論壇早報》(Minneapolis Morning Tribune)上找到壹個類似的故事。這個故事中寫道:“股票市場可能還沒有到頂,因為我們還沒有聽說哪個女傭人和擦鞋匠走運地大賺了壹筆。” 這個報道發表於 1915 年。


席勒說,無論它們的出處是什麽,重要的是哪種類型的敘事是有傳播性的,以及為什麽。那些能夠流行起來的故事是能去影響行為的。故事左右著招聘或裁員的決定、買賣的決定、花費或儲蓄的決定。從更大的範圍來說,這些個體的選擇會推動市場,驅動商業周期。價格或利潤等基本面因素只是經濟計算的壹部分。人們自己或彼此間傳播的故事至少是同等重要的。


要去發揮這種影響力,經濟敘事必須首先變得流行。流行病學為它們如何發揮作用提供了壹個模型。疾病流行的圖形是壹個駝峰狀的曲線。在上升階段,新感染者的增長速度(傳染率)超過治愈率加上死亡率。當治愈率超過傳染率時,疫情就會下降。 故事也是如此。 逐漸變多的“被感染”的人會去傳播這個故事,隨後就是人們失去興趣和遺忘的階段。


最具傳播性的經濟敘事推動了繁榮與衰退的周期。這種敘事都有著共同的特點。它們往往都是壹些對於現實過分簡化的模式,因此易於流行。這些敘事的成功可能歸功於壹個“超級傳播者”,比如壹個能“感染”很大數量的名人。它們也通常會形成壹個故事的“陣列”,這樣會增加它們的可信度。20 世紀 90 年代的股票市場繁榮就是由壹系列的故事推動的:資本主義的勝利、互聯網的崛起、通貨膨脹的下降等等。


壹些最具有傳播性的故事其實是那些老故事更新、更有抵抗力的變體。在每壹次房地產繁榮的背後,都是關於土地稀缺價值的永恒敘事的變體。壹本記錄著 19 世紀 30 年代美國土地繁榮的小冊子寫道:“當成千上萬英畝的土地等著人們去入住的時候,誰會滿足於壹百英畝的土地呢?”說服人們將自己的房子視為對稀缺土地的投機性投資的敘事推動了全球化的房地產熱潮,而最終導致了 2007 年至 2009 年間的經濟大衰退。


席勒所描述的經濟敘事的科學,需要以高質量的數據為前提。它需要定期進行調查,以找出人們對自己經濟決策的理由。 但是,即便是好的數據也很難解釋清楚所有事情。正如席勒所指出的,經濟學家經常忽略敘事,因為它們與事件之間的聯系是復雜多變的。 任何在敘事中的官方數據壹旦被公布,數據就會成為敘事本身的壹部分。


當今最顯眼的經濟敘事並不樂觀。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做的壹項每月調查發現,五分之二的基金經理預計明年(2020 年)將出現衰退,同樣比例的人認為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永遠不會得到解決。除了貿易戰之外,基金經理們還把央行的無能和債券市場的泡沫列為他們最大的擔憂。


考慮到這些信息,再加上全球商業信心調查的悲觀,妳可能要為即將到來的風暴做好準備。如果是這樣,妳可能仍然有所困惑,感覺有個故事並不合理。通常來說,經濟周期末期的那種狂喜,公司們丟掉理性進行投資,大量新手進入投機資產中的場景沒有到來。當前故事中的女傭和擦鞋匠不見了。



來源 | The Economist

原文鏈接


字與字節。

誠切的救贖者,以無用之物朝奉,冷靜旁觀所謂進步,徘徊於未來的當口,詢問“真的就是這裏嗎?”。

每周四篇關於科技、未來、藝術、商業的精選長文。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