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555 
子文东

疫情让我成长 之 学习认识蕨类(二)

昨天才意识到为什么我只是谈一下蕨类,就要被豆瓣审查——原来是因为“孢子”(谐音“包子)触犯了禁忌。更搞笑的是,还看到其他一些人的留言,有因为写”包粽子“被审查的,也有因为写“如何处理蚊虫叮包”被审查的…… 如果不是反复被...

子文东

疫情让我成长 之 学习认识蕨类(一)

被疫情耽搁了太多事,恍然间已经都夏至了。作为一个没有健康码的人,没办法出门旅行,只能苦中作乐在身边找些寄托。我决定从现在开始记录自己为了熬过疫情而发展出来的那些奇怪日常行为。其实在豆瓣发过好多了,不过也许还是在这边也记录一下,以避免像这条一样刚发完却又被审核。

子文东

书评 | 《锥子》:“后浪”是注定的,但“刺头”不是

《锥子》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039496/之前只是看了一下简介,就很确定这部漫画非常吸引我,但没想到强烈的情感冲击在刚刚开始读时就已经出现了。

子文东

在泉州 | 清源山的一日,自然与历史

决定继续写博客了。平日一些见闻感想常随手发在豆瓣广播,虽然因此有更多机会跟友邻即时交流,但很快就会被淹没在timeline深处,而博客虽然写了基本没什么人看,隔久一些自己回头翻翻,倒是会更清晰地感觉到时间并未完全虚度。

10
子文东

一种平凡的家族史:太爷“三先生”

早晨醒来看到友邻转发孔网这则公告,提到与德国同事聊当年查抄禁书的事,据说德国没有那么严,只要不摆在客厅,一般不会被查出来。如果放在储藏室里还被查到,除非是被举报。于是想起我太爷的事来 大学时有一天,我爸忽然说:“还以为你...

子文东

习惯与庆典:泉港沙格村的端午龙舟赛

2019年6月8日,距离2018年11月4日的泉港东港石化碳九泄露事故已过去了半年多,媒体的报道早已平息。作为紧邻事故发生地肖厝海域而受影响的村庄之一,沙格村今年的端午节热闹如常。

子文东

审美归属与民族主义

看到有人在评论日本陶瓷时又拿中国来对比,细想了一下,其实小时候最初见到让我着迷的瓷器,还是在日本读书的舅舅带回来的,反而不是中国货。至今不懂那些是什么窑,只记得釉色好迷人,在我根本没有博物馆可逛的童年青少年时期,那是我能接触到的最美的东西之一,虽然也昂贵到只能看着它们摆在姥爷家的书架上,想碰又怕挨骂,一种遥远脆弱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