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舟

互相追蹤~我只是個愛寫作的大學生。 感想超多的我應該要有個天地揮灑吧!週更好難...... 家教/寫作/思考/三類組科系/POTATO推薦碼:NaKGcXe9z 封面圖是因為慢性結膜炎,無法讀書看字時,打發時間做的菜餚唷!

極短篇|陌生談

「冷漠對你來說,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嗎?」
示意圖

臨近午夜,一間坐落於街角的酒吧,從大大的落地窗看進去,吧檯旁坐著兩個微醺的男子F和D,他們中間隔著一個空位。

「我想......了很久,我這個人從不要求別人什麼、對別人沒什麼控制欲」,F的語速變快、晃一晃頭又說:「別人說什麼我都不會質疑,別人有什麼立場我都無所謂,不要傷害到我就好。簡單來說,我很在意自己有沒有給別人百分之百的自由。」

F斜望著D,晃著身子、不期待會得到回應地問:「你覺得我是一個怎樣的人?」

D的臉比前幾秒更紅。他喝完杯中剩下幾c.c.的烈酒:「嗯,冷漠吧。」說完把玩空空的玻璃杯,杯上的弧面扭歪了F的臉。

「在別人眼中,」F滿足的神情消逝,眉頭緊皺,「我是一個冷漠的人嗎?」

「冷漠對你來說,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嗎?」D繼續玩他的玻璃杯。

「我希望我給予別人的自由,能換取別人對我的自由,冷漠並不是我的目的,你懂嗎?」F幾乎清醒了。「算了,老實說,我所謂的『自由』是不是有點病態?」

「也許你只是不喜歡被拒絕。」

「嗯?」F對D的猜測有點感冒,那句話好似F還是個害怕被反駁的青少年。「怎麼說?」

「我想脫離『被拒絕』最快的方式,就是對他人的一切行為不表達意見。只是那會有副作用,所以我通常不那麼做。」

F語塞一陣,「但你會讓別人活地綁手綁腳的,如果是跟真理無關的事情,其實都沒必要去說跟別人講太多。而且,我追求那種自由這麼久,沒感覺到什麼副......」

「那你為何——常來酒吧,坐在那個位置?」D打斷F。

別桌客人一陣狂笑結束。F吸了一口氣:「你也常來,不是嗎?」

D撇過頭看著前方,沉默。

F癟了一下嘴:「可能是......嘖,活到這年紀,沒什麼朋友吧,即便我已經給予他們很大的自由了。」

「所謂的『自由』是你想要的,還是你朋友想要的?」D又把頭撇回F。

「唉,是我想要的。我太想要了,那種無拘無束的精神狀態......」F解開了襯衫的領釦解悶。

「讓別人活地綁手綁腳的我」D揶揄著F,「也沒有朋友,『有沒有朋友』對我來說,不是評斷我個人有沒有問題的標準。」

「你還沒回答我,你怎麼也常來這?」F想把話題弄回D。

「跟所有來這裡的人一樣,夜裡解決不了的問題,來這裡解決。」D把頭微微傾向F那一邊,「我不久前也是坐在你那個位置,直到你出現。」

午夜,沒有任何的提示,到了。人們一同聚在酒吧,瓜分了夜的寂魅,讓彼此單純地度過今天。


◆ 歡迎【留言】分享你們的看法!
◆ 喜歡此篇可以按五下【拍手】!
◆ 更多精彩的後記歡迎【追蹤】!
◆ 白舟的其它出沒地【方格子】【POTATO】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