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OfMyth

想理解

中国大陆的爱国主义值得警惕吗?

發布於

前段时间十一国庆,在内地互联网上等各种信息渠道随处可见和阅兵相关的话题以及表达对国家、民族的热爱的言论。我个人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很正常,毕竟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维持了国家的稳定,改开以来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是大多数民众都可以亲身感受到的。而且近些年世界步入了不稳定的时代,一些国家和地区保守主义沉渣泛起,局势也出现动荡,相较之下内地的稳定对于民众而言意味着安全感、未来预期的可靠以及不确定性的减少。自然而然的,民众在这种情势下对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都有了更高的认同感。

在matters社区上则是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包括感觉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对个人自由的压制,以及面对汹涌的人潮时心底的恐惧和不认同等等。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内地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思潮压制个人自由了吗?民众有表达爱国主义的自由,有举着国旗上街的自由,没有人会强迫你举着国旗高喊“我爱中国”——哪里压制自由了呢?你超然于表达爱国主义的活动之外,我觉得不会有任何问题。当然,你在微博等平台发表恨国的言论,别人也有反对你的自由。这都是言语上的交锋,绝不是对自由的压制。

至于对汹涌的人潮感到恐惧,这更是很私人的问题,和爱国主义没关系。

爱国主义的兴盛可以提高社会的凝聚力,是很多国家——只要有能力推进,就会选择推进的思潮。以美国为例吧,美国难道不强调国家认同吗?比如新入籍公民的誓言、从小就搞的童子军、对国歌国旗的尊重等等,都是爱国主义教育的一部分。难道说爱国主义还有“民主国家的爱国主义”和“非民主国家的爱国主义”之分吗?可能有人会说“独裁国家的爱国主义对世界是有害的”,那我倒想问问,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七十年里,是美国发动的对外战争多还是中国发动的对外战争多?新中国的战争都在国境线附近和中国周围,美国呢?

很多人的恐惧不是立足于事实,而是立足于意识形态。

还有很多异见者把爱国主义的繁荣看成是中共洗脑的结果。这是非常荒谬的,在这样一个高度信息化和自媒体化的时代,即便是在大陆,信息渠道也绝不是单一和可控的。更何况还有VPN的使用和翻墙。就以香港的事件为例吧,我是在六月从微博上听说香港又有游行和示威,当时觉得和14年那次差不多,不觉得有什么。事实上,直到环球时报的记者在机场被打之前,内地微博上都有为香港辩护的声音,自由主义者还有闪转腾挪的空间。记者被打之后,内地舆论的愤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很少有自由主义者再敢和主流舆论进行对抗。这是中共引导的结果还是香港示威者的愚蠢和失策呢?而且近些时间香港的暴力和一些高校学生系统性的排外不是恰恰证明了内地对香港暴力示威者的定性的准确无误吗?

与其指责内地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不如考察一下香港的排外主义。毕竟内地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没有伤害到任何人,香港的排外主义确确实实地在伤害在港陆生和某些老师的权益。

自近代以前,中国的华夷之辨就是基于文化而非基于血统。中国有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主义是在甲午战败之后,在深重的民族危机之中,中国文人阶层才开始有民族主义观念,并提出了“中华民族”一词。新中国成立后,在苏联的影响下,政府甄别少数民族,保护和传承其语言文字、民族文化,在经济政策和文化政策上对其进行倾斜。而且在阶级观念占主导的时代,中共总是争取少数民族的下层群众,减少和消灭少数民族上层对下层的剥削和压迫。读者感兴趣可以自行查阅西藏农奴解放之前生活的悲惨。反倒是改革开放后,胡耀邦等对前三十年的民族政策反攻倒算,带来了新疆、西藏两地政治的不稳定。中共从来没有对少数民族进行系统的压迫。对少数民族信奉的某些宗教的改造,则是出于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一贯主张,不存在民族压迫的色彩。

岔开谈谈宗教问题。中国一直是一个世俗国家,宗教问题是国家治理的一部分,也仅仅是国家治理中的一个课题罢了。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来看,所有的宗教都是对现实的逃避,都是“精神鸦片”,都不应该存在。但是现实中消灭宗教阻力很大,于是选择“引导宗教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宗教在政权面前是不存在神圣性的。我支持国家对宗教的压制,尤其是对一神教的压制。毕竟从历史上看,一神教都是血债累累的,宗教战争的严酷和血腥是所有了解历史的人都有所耳闻的。当然,从思想的角度对宗教哲学等进行研究是有价值的,宗教在人类精神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是宗教一旦落入现实,就必须要服从世俗政权的管理。

宗教问题和民族问题是两个问题,只是在某些时候会有所重合。我有同学去西北村落进行考察,整个村落都信奉同样的宗教,清真寺的管理人员比村委会更有话语权。这不禁让我思考,那些在村落里出生的孩子有选择自己信仰的权利吗?他们从小在浓重的宗教氛围里长大,从没见识过其他宗教和无神论的样子,他一生只可能和父母一样选择这个宗教。这是宗教信仰自由吗?

啊扯远了。

从历史和现实来看,中国大陆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对外不伤害其他国家,对内不会伤害少数民族,而且少数民族作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理应是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主体的一部分,内地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并不值得特别警惕。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