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牧

前记者

来自山地的蓝色刺客

直升机飞越

监视的皓月无边

在海边玩沙

堆起又推倒

远处职员的礁石

终于安家

开始沉迷于伤害

拷打爱情

陆地以长筷逼问

海洋的意义

鸥鸟不会带来

任何起义的消息

一些海螺也掏空身体

裹着沉默的旗帜上岸

它们愿意让

党报的喜讯

替换海的回音


沙粒的法喜正在于

潮汐退却之时

来自山地的蓝色刺客

将会手刃皓月无边

通栏标题里的肥胖身体

如果,改良主义者良心苏醒

礁石与海螺会继续玩沙

向时间行贿

等待重要讲话的潮汐

就像每一个清晨

我们淹没于

朝霞的红色宣传口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