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8 篇作品累積創作 82563 
王牧

泥牛入海

他并非觉得这是不够好的选择,而是抗拒那种温柔本身,沉默里,由于那种矛盾的拉扯,他的身体开始筋挛,颤抖,他掏出烟来点燃,吐出三四口才说话,本来心里想的是好,说出来却成了。我还是回去。1 随蜿蜒的柏油路上山,渐渐远离聚居点,杏树下的白光路灯,隔很远才会有一盏,再往前走,路灯消失后...

9
王牧

良心的绝地反击

今年春节没能回家,腊月28晚上到成都,29白天见初中同学哥们儿,考虑了半天,还是决当即买机票回杭州,把自己隔离起来。一年没见,朋友也心大,上周刚见过武汉来成都的同事,两个人面对面聊了两个小时,来了才说有这档事儿。当时是1月22号,凌晨一点多才到酒店,武汉封城的消息,那个时候就看到了。

王牧

旋律的雨云飘过头顶

像往常那样下班 在往常那条路上 拐到一个闪电的岔口 驶入村庄,经过石桥 流水闪耀抛荒的白光 在村支部文化广场停留 观看一场喜宴收尾 灰色围裙的老妪倾倒蹄肘 千纸鹤的男孩飞行于地面 每当继续向前,都只见两排 真他妈的高楼,停在旷野抽烟 平衡挖掘机与强光路灯的躁郁 穿过VCD的河边拆...

王牧

看到远处的垭口 有白银的闪光

醒得早,楼下院子的 草丛里,群虫还未睡 梦境退隐的鸣声 轻雾,薄雨 无人行走的河畔 鸟叫起来,像是 喙里含着水 心跳缓慢,微弱 走到露台,还未 落下的阳光,飞射在 楼顶以外的天空 将肘部撑在扁圆的栏杆 感到柔软的绿色漆层 几片平白的梦 残留在身 公路通往旧镇 笔直的云杉成排 ...

3
王牧

地球总是阴暗的,也总有人在街头纵火

它,是一个人类的临界点 地球总是阴暗的 也总有人在街头纵火

王牧

走廊的雪崩如期而至

盘旋的灵智在屋顶解体 崩散成微末的六角晶玉 隐藏于黎明暗室的 书籍第二百八十五页 空洞的躯体转动门把手 果然就是如此,走廊 的雪崩如期而至 幸存于一个 降霜的冬日早晨 在弥漫的轻雾里 屠夫的银钩闪着亮光 另一个场景 在时间里位移 路灯损坏以后 镇上的街道 每个夜晚都在折旧...

7
王牧

来自山地的蓝色刺客

直升机飞越 监视的皓月无边 在海边玩沙 堆起又推倒 远处职员的礁石 终于安家 开始沉迷于伤害 拷打爱情 陆地以长筷逼问 海洋的意义 鸥鸟不会带来 任何起义的消息 一些海螺也掏空身体 裹着沉默的旗帜上岸 它们愿意让 党报的喜讯 替换海的回音 沙粒的法喜正在于 潮汐退却之时 来自山...

王牧

沿着灿烂银蛇般的思绪

在午后的万花筒烈日下出海 寻找渔岛钟声里炼丹的船长 睡过枫叶潮汐的春梦 白色海鸥铺陈的水边广场 有静默的黑裙女人羽化登仙 绕过岬角的公路提行 为没有结局的天空制造隐喻 沿着灿烂银蛇般的思绪行走 蟋蟀,蛙,与其他鸣虫 潜伏于老妪的大提琴鼾息 百合花与黑夜缠绵 ...

5
王牧

刀刃平躺于水面

在无灯的 郊野江南 湖泊与河流 濒临圆寂 青苍色的晚空 遁世于水镜之底 木质的大船 逆流而上 以白鹤的螺旋 驶入芦苇背后的 平民定居点 暴雨刚过时 水塘漫过石桥 拆除行动以来 被封锁下半身的 文物级别的老树 以青柳之麈 拂去小康 开始修禅 度化一道 灰黑色制服的 野蛮闪光 ...

7
王牧

女人在厨房,沉默地用刀

河水,以持不同政见者的平静流淌 从一叶发黄的芭蕉开始 雨水滑落一如点石成金 它将要经过 猩红的碳灰小路上 公鹅的掌印 秧田决口处 被水芹抚挠的紫泥 长剑形状的河笋 田螺的红卵,鲫鱼 浮萍,斗笠,发亮的雨靴 枯萎的竹叶 浮在水面的细腿蜘蛛 雨水的步履不停 当它进入沟渠 迎击一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