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 articlesIn total 5590 words

西方的风狂雨骤与中国的风平浪静(修正版)

戈雅的猞猁

欧美地区开始疫情汹涌,风狂雨骤,而中国已然捷报频传,风平浪静。亲友朋辈都在感叹病毒不留情,哪国都一样,中国虽有早期不力之嫌,但幸亏后期管控得当。这让我有点想简单谈谈中西方防疫差别,毕竟设计文化比较是我研究主业,也算沾点边。中西方防疫思维和措施是完全不同的,这在于考虑权重因素不同,...

西方的风狂雨骤与中国的风平浪静

戈雅的猞猁

欧美地区开始疫情汹涌,风狂雨骤,而中国已然捷报频传,风平浪静。亲友朋辈都在感叹病毒不留情,哪国都一样,中国虽有早期不力之嫌,但幸亏后期管控得当。这让我有点想简单谈谈中西方防疫差别,毕竟设计文化比较是我研究主业,也算沾点边。中西方防疫思维和措施是完全不同的,这在于考虑权重因素不同,...

为什么是这样的死亡率?

戈雅的猞猁

开宗明义,我算了一下新型肺炎的最新死亡率(死亡人数/感染人数)。发现很是奇怪: 湖北省 3.1%(350/11177) 湖北省外0.18%(11/6062) 武汉5.15%(265/5142) 黄冈1.3%(17/1246) 孝感1.5%(14/918) 荆州1.2%(6/499...

恐惧成为中国的一种正常

戈雅的猞猁

每次重大公共事件看到人心恐惶的情景似乎都很熟悉,这次武汉肺炎同样如此,不过除了谣言与悲情齐飞,恐吓与感动同在,断联封城到沦陷逃亡的末日景象,却是第一次见到。根据世卫组织WHO的看法,武汉肺炎并没有到“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的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