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2 篇作品累積創作 2977 
Echo

封城後,武漢人

只有一個關係比較近的武漢朋友。認識十年,平時也很少聊天。因為這次疫情,最近幾乎每天都在微信上與她說話。除了交換信息,也希望能多少舒緩一下她的情緒。完全能感受到她的恐懼和焦慮。她和先生已在北京工作生活多年,今年她先帶孩子回武漢看望父母,原計畫年廿九去東北,跟公婆一起過年。

Echo

我,一個生長於中國的政治冷感一代

每年七一,都讓人有分裂感。一邊是微信朋友圈裡「永遠跟黨走」的紅色海洋,一邊則是Facebook上黑壓壓的「街上見」。這種景象年年重複上演,說明兩地精神上的隔膜多年來並未有任何被打破的跡象,甚至悲觀地說,它變得越來越深。今年七一剛過,就有內地朋友發來信息—— 香港昨晚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