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90 
皮卡车司机

当墙内的人开始为墙辩护

我其实是一个对政治钝感的人,在我长大的环境里,成人们对政治的关心停留在饭桌上关于派系斗争的玩笑。后来去广州上大学,去探望在孤岛上封禁几十年的麻风病康复者,去参加老师组织的读书会,在申请释放被拘捕校友的联名书上签名,接触的越多,就越发现我没有办法不关心政治。

28
皮卡车司机

我:一个高考工厂流水线的残次品

早上 6:00 的跑操 我的15岁到18岁在一所衡水模式的高中度过。大家可能在网上见过一些照片,军队一般的跑操方阵、挂满红色条幅的教学楼、着装一致甚至发型都一致的学生,那些我都经历过。高考成绩还可以,填志愿的时候觉得茫然,最后做了最稳妥的选择——去学金融。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