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空白者

政治法律爱好者

“自我”的剖析


"自我”真的是一个矛盾的东西。有时候是我,有时候又不是我。


油管上看到蔡康永说,你总归要探索自己,不然就要一直的去追逐这个世界,可是自我真的是一个矛盾的东西,当你理出来一个自我之后,这个自我是要面对外面的铜墙铁壁,看似真正的冲破之后,你才是能够真正拥有自我的人。可是分析到这里,你就发现,自我并不是天生就有的。是要你跟这个世界,跟这个社会有所联系之后,才会产生出那个自我。所以这个自我包含着自我于他人,于社会,于世界的理解。你并不是抽身去看自己,你要从别人处看自己,才能看得到自己。所以这个自己,要不断的面对他人。

在“仅三天可见”里面,看到了池子和思达的对谈,思达最后称赞了池子,说池子是真正自由的人,池子讲述了他母亲离去的一个过程,很突然的疾病,很突兀的死亡,亲人的离去,常常令人成长,你爱的人离你而去,相当于你也死了一次,我们将自己的爱倾注到别人身上,实际上相当于把我们的一部分自我注入到他们身上,他们的离去,也相当于一部分的“自我”的死去。分离总是让人痛苦的,因为不仅仅是向离开的人告别,也是在向那个“我”告别。

这听起来的确令人匪夷所思,但我在很多人的观点里面,都看到了这一点,只不过他们的表达手法不同,周保松在他的《小王子的领悟》里面,阐述了一个“爱的关系”哲学,小王子在万千个美丽的玫瑰面前,他仍然有属于他自己的唯一的最美丽的玫瑰,那就是他曾经倾注过爱的那朵玫瑰,因为小王子对那朵玫瑰,倾注了爱,倾注了自我。所以那朵玫瑰相当于小王子来说,就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玫瑰。还有一个关于“真爱”的经典阐释是“世上没有真爱,只有爱自己”,简单来说就是你并不是爱对方,只不过是爱那个有自己影子的对方。


如果人类是万物的尺度,那么往前推一推,也可以这么说,自我就是你丈量这个社会的尺度。而恰恰你的自我,就是与这个社会,与他人连接所产生的。

從自我走向自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