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m

济南人

杨文医生之死绝不是“医患矛盾”,请远离垃圾人!

这两天朋友圈被杨文医生被杀刷屏了!

有人说是医患矛盾……

可是什么样的医患矛盾才能造就这种塔利班似的割头杀!?


“医院的急诊科门口停着7辆警车,抢救室现场有大量血迹,杨文医生躺在抢救床上,满身是血,颈部有多处刀伤。其中一刀砍断了右侧颈全部肌肉,砍断了食管、气管、颈内静脉、颈总动脉,和通往身体的神经,连颈椎骨都断了。”



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病人的诊治经过。患者95岁老年女性,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12月4号杨文医生首诊的,病人来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之后我们努力说服家属同意检查,证实病情本就不乐观,老太太全身重症感染(胃肠道、泌尿系、肺部)并伴有心衰、心肌损伤,加上基础病多、高龄、自身免疫功能低下,治疗效果不好预后差是肯定的。我们和家属交代病情,完全没办法沟通。

他们一家子不接受疾病不接受死亡,每天都会因为一点点的病情变化和怀疑我们的用药,不停的吵闹、辱骂、威胁,我们建议病人转院,建议家属走医疗鉴定,都不同意。他们就在抢救室天天跟我们干架,小儿子尤其极端和情绪化,总说老太太死了,我们谁都别想活。半个多月,我们上班都是忍气吞声、胆战心惊。



割头之后这个家庭状态大概是这样的:


凶手的其他家属冷眼旁观看着我们的慌乱、无措、难过。抢救室的电话没完没了的响,外面好事的媒体、个人,不停地打进来询问,他们不知道这部电话,我们还要打出去呼叫全院的救援。

直到昨天晚上,我还要继续给凶手的妈妈提供医疗服务,还不能对其他家属感情用事。因为病人死了家属不满了,舆论会说我们发泄情绪在无辜的患者身上。为了舆论,要让老太太好好地活,调集一切医疗资源,她成了“英雄的母亲”,活好了,反过来打我们的脸,舆论说你们早干嘛去了。



也许确实出现过什么医患矛盾?只是我们不知道?可什么样的医患矛盾值得患者去割头?

杨文医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就在事发前不久,她曾发过一条朋友圈:

一个患者写到:



美国心理学家大卫·波莱写过一本《垃圾车法则》。书里写到:有些人就像垃圾车。他们装满了垃圾四处奔走,充满懊恼、愤怒、失望的情绪,随着垃圾越堆越高,他们就需要找地方倾倒。如果你给他们机会,他们就会把垃圾一股脑儿倾倒在你身上。我们称这类人为垃圾人。

垃圾人通常有4个表现:常因一点小事火冒三丈,控制不住脾气;喜欢计较小事,纠结无关紧要的细节,进而找茬生事;看什么都不顺眼,容易被某些话语、现象激怒;对很多人都感到不满,一言不合就翻脸。这些垃圾人像定时炸弹,你无法判断哪个时刻,他们就让你粉身碎骨。

可惜医生不能拒绝救死扶伤,医生无法躲着垃圾人!

这一会看了十几篇相关的文字,浑身颤抖,流着泪发出这一篇!

一个和平,文明的时代,为什么会有这种垃圾人!

他们一定不觉得自己是杀人犯!是比塔利班更恐怖的恐怖分子!他们一定觉得自己是英雄……

更可怕的不是一个垃圾人,而是一整个垃圾家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