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m

济南人

怀念微笑的台湾,聊聊大陆这六年(二)


再聊一下台灣的演藝圈對大陸的影響:

台灣偶像劇方面:

因為年齡的關係,小時候看過青青河邊草之類的台灣瓊瑤劇,但是都是片段,更多也是因為裏面有大陸的金銘小姐姐

印象裏最早真正在追的台灣偶像劇是流星花園,但是裏面的女一號和女二號,都是之前就認識的,大小S自然不要說,楊丞琳也是在組合時期就知道,很喜歡一千零一個願望那首歌,其他三個人基本上都沒有印象,除了經常上康熙來了那位

然後還有號稱一個人能比上整個F4的薰衣草的男一號,是叫許紹洋嗎?但是我覺得差太遠了,就沒怎麽看

後來發現柴智屏製作的偶像劇質量都很棒,轉角遇到愛,海派甜心,千金百分百,戰神,我可能不會愛你,不良笑花,花樣少年少女,痞子英雄,深情密碼,我在墾丁天氣晴,還有特別尷尬的籃球火……

但是即便來說,更多是追星,而不是追劇,從幾年前開始,很少有這些知名的明星演的偶像劇,大都是不認識的新人,或者是終極一班那一類幼稚劇。好像感覺已經很久沒有好看的台灣偶像劇了……

電影方面:

除了小時候的《媽媽再愛我一次》《旋風小子》,長大後印象比較深的只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海角七號,痞子英雄,賽德克巴萊,不能說的秘密……

還有很多比如大灌籃,頭文字D,都很難分辨是哪裏拍的,就當是合拍電影吧,就不放在這裏說了……

綜藝方面:

小時候看藍心湄的雞蛋碰石頭,長大後主要就是康熙來了,從第一集開始看,幾乎一大半都看了,認識了很多有意思的人,也延伸開了國光幫幫忙,燜鍋等很多其他綜藝。

但現在蔡康永和小S似乎都來大陸了,吳宗憲,羅志祥也都在大陸做節目,大部分熟悉的台灣明星都在大陸,已經很久沒看台灣綜藝了,大陸綜藝都看不過來,而且也不知道台灣還有什麼值得看的綜藝。

說了這麽多,其實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年齡,隨著年齡的增加,越來越不願意接受新鮮事物,周杰倫前陣子在濟南開了演唱會,這是僅有的幾次周杰倫濟南演唱會,頻率要好幾年才能來一次,很多同齡人都去了,因為是抱著一種周杰倫最後一次濟南演唱會的心情去的……

其實說了這麽多,越來越覺得,台灣的演藝圈纔是大陸年輕人跟台灣最大的情感聯繫,最近對台灣越來越不關心了,是因為我們很難把視線挪到台灣了,似乎只有很多大陸綜藝節目,在開始時,會演到台灣明星從台灣的家裏出發的場景,幾個畫面后,就回到了大陸,這是最近幾年看到最多的台灣的內容了。

甚至更多的台灣明星,節目開始時都是在北京的家裏出發……

懷念微笑的臺灣!

因為有些快忘記了……


再聊一下霧霾,記不清是哪年,至少已經四五年了吧,空氣污染真的十分嚴重,500是指數最高,而那年的冬天,經常會爆表!

(濟南的霧霾主要在冬天,因為南方沒有太多污染,只有冬天刮北風,北邊的霧霾才會來到濟南)

於是我也買了PM2.5的口罩,還買了空氣凈化器,沒想到!連我都這麽關注霧霾,那所有人都會關注。

從第二年冬天開始……好像居然爆表情況再也沒出現過……我的空氣凈化器白買了……

曾經一直認為倫敦是霧都,還問過英國朋友,結果人家說那是一百年前了……

所以霧霾問題已經好很多很多了,而且還在繼續改進,目前很少有人再關注霧霾了,也沒有人為了霧霾戴口罩出門。

今年討論最多的是非洲豬瘟和豬肉漲價,以前十塊左右一斤的豬肉,已經漲到了三十塊左右!

牛羊肉也不過是三四十一斤,便宜的豬肉已經快趕上了牛羊肉!現在雞肉是最便宜的肉類,大概還是十幾元一斤,最貴的雞翅二十多也能買到。


再聊一下繁体字,不清楚为什么,大陆人都认识繁体字,似乎从来没学过,但似乎从未发现有哪个繁体字认不出来!

按道理算不算是特异功能?!

而且在之前玩很多DOS版的游戏,甚至能用注音输入法,打出想要给角色起的名字!

更坚定的认为自己能够熟练的书写繁体字!

直到在台北去了一次邮局……

我居然连“劉”字都不会写!我的三国系列游戏全白玩了!


再说一些2013年的台湾见闻,路边和出租车上,有华为手机和小米手机的广告,电视上看到在播放甄嬛传,在播放中国好声音,在播放山东旅游宣传片。

起码2013年还有在播放康熙来了,我还拍了在台湾,在电视上看康熙的照片,本想去电视台看看,可惜时间有限,没能去到松山那边。

在垦丁可以用台湾通行证租踏板小绵羊骑,不需要台湾驾照,租金很便宜,但是车很好,是雅马哈劲战。

我从谷歌地图街景找到了《我在垦丁天气晴》上彭于晏住的地方,还走到沙滩那一面想拍照,结果正巧碰见一位大叔,全身骑行装备,推着自行车出来,大概是房主吧,互相吓了一跳。

后壁湖的辉哥生鱼片真的好便宜,一大盘可以吃撑一个人,只卖20元人民币,比大陆一小份刺身还便宜好多。还有台湾叫三文鱼为鲑鱼。

当时时间太紧,没能在后壁湖浮潜,太可惜了。


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特别有启发的点,台北的踏板摩托(小绵羊)特别的多,每到绿灯亮起,小绵羊犹如非洲动物大狂奔似的气势!大陆这边似乎只有上海有类似的感觉,但台北十字路口在汽车停车线前面,专门画了一个长方形的框,小机车都停在这个区域内等绿地,车越轻,起步越快,在这个位置起步,小机车不会影响交通,而大陆没有这种交通规则,希望可以学习一下。

济南越来越堵了,连我都考虑是否买一辆摩托车上下班,平时也可以骑车出去郊游。

怀念文明的香港,想和港台朋友聊聊大陆这些年

怀念微笑的台湾,聊聊大陆这六年

“瑞幸咖啡”的成功与我的“香港梦”!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