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er@zhaoyuan0322
294追蹤者68追蹤中
  • 自我审查下的心理状态

    • 嗯,谢谢你的建议。

    • hi~感觉我们的讨论需要clarify一下范围。首先,能不能和想不想是两回事。目前来看我们还在想不想的范围内。那针对这条,我想说的是,不是呆在哪个地方就一定要跟该地的主流制度一致,也可以有不同的想法。异见者当有空间,我在尝试能不能给自己创造出这个空间来。关于能不能,我觉得现在这样说是很轻巧的,但是其实出国这件事情不是对每个人来说都可以实现的,大概率对很多人来说是不可以实现的。

      最后就是,其实你的这个论述我也不太同意。应当是中国大陆比别的地方经济发展更快,自由和人权方面状况更糟糕。在能自由选择在哪里生活的情况下,我会选择哪里

    • 1.我觉得也不是对政治特别热衷吧,是朴素的想做一个真正公民的意愿和行动。2.移民当然是个选择,同时我也看到一些移民的朋友并没有办法逃离这个问题。因为从小生活的经历还是在这片土地上。3.这是我生长的土地,不能因为觉得不好想要改变就被挤走。经历和记录也许也是一个选择。

    • 哈哈,有这样的伴侣真的是非常难得了!

    • 哇,谢谢你的推荐!

    • 我也很讨厌这种情况,很多时候拼音简写什么的,根本没有对照表可以参考,看不懂太难受了。好像我们在做什么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明明错的不是我们。

    • umm, 恕我不能同意普通人的自我审查是庸人自扰这样的论断。我身边有朋友因为朋友圈发了新闻而被领导请去喝茶,半夜调查的。也有朋友的妹妹在微信群中说了一些话被请去喝茶的。这是非常渺小而普通的我见证到的场景。所以我认为共产党在处罚方面并没有放过女性。

      其次,青年女权组织近年来是党打压的一个重点,所以女性发声这件事情虽然已经势不可挡,但今天的势不可挡是用当年女权五姐妹被打压换来的。看看朱军事件如何删帖就知道今天情势并不乐观。

      您这种依据性别区别对待的想法,大概率上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党并不会放过任何人,只要有威胁,有力量,都不会手软。

      此外在您眼中处心积虑,想要动摇根基的人,可能只是想要一个更公平世界的人,想要一个自己为自己负责的世界的人。

    • 嗯,我觉得,承认自己无能为力,真的有点难。

    • 是的是的是的,觉得没办法说服自己,这件事情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 吐毒奶需要时间的吧,慢慢来,不着急

    • 一篇文章即使被评价为“没出息”,也可能是有意义的。文中提到的《二手时间》用记者手记一样的复调写作记录的是普通人的生活,想法,感受,经历和评论,在您眼中大概也是“没出息“的。这本书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尊重您表达觉得这篇文章”没出息“的想法和意见。

      也同时想说,它不一定没有意义。这篇文章之所以会被您看到,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它多多少少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共鸣和讨论。这样的共鸣和讨论,我个人认为,是值得记录的,因为它也是这个时代中普通人的生活,在整个时代背景下的心声。

      当然这篇文章没有提出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法,也没有办法像别的文章一样给大家知识和洗礼,有的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情感共鸣。这是我个人能力所限,无法给大家更多力量。但是既然墙内已经会被删帖消失了,墙外保留一个大家相互慰藉抱团取暖的地方,是不是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呢?

    • 嗯,我也在努力尝试多种办法。说实话我觉得当前情况下,没什么是安全的…但是想到现在我其实没什么影响力,所以也算安全吧。

    • 周日的火车上听了小伙伴推荐的博客,NYT旗下的podcast节目The Daily, 有两期讲The Chinese Surveillance State. 第一期的恐怖内容大概在FB上到处都在说中国即将成为黑镜现实的时候已经经历过情感波动,所以听的时候内心的感受大概还是,哦,对啊,中国特色不把人当人式技术应用。但是第二期有一个个体的故事,这个故事中已经移民美国的儿子,无法救出自己在再教育营中母亲的故事,还是让我没办法忍住眼泪。佯装睡觉的我,赶紧用袖子去擦。

      当时已经临近下车。五个多小时的火车上,跟邻座70多岁的上海本地老大爷聊天非常愉悦。我问了他关于贸易战的想法,关于同性恋的想法,他给我看了自己家300多平的别墅和自己在四周种的花。

      下车取行李的时候,大爷给我看的月季照片,和博客中男主讲述自己故事的声音,以及周一上班要做的任务,交织在一起,脑海中同时播放。

      哎。

    • 啊,这样说来确实是的。非常感谢您的启发!

    • 啊,这个办法很好啊,非常感谢!

    • 我个人觉得当下语境里,不论是何种层面的自我审查,都是多多少少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之前端传媒有一篇文章探讨到,其实自我审查来自于政府审查的模糊。因为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因为不知道什么条件会被删帖,而产生自我审查。

      我个人觉得传播范围广容易被删帖这件事情几乎是一定的,引发广泛讨论的或者存在所谓“煽动嫌疑的”都会被删帖吧。关键仍然在于标准不公开而且未知,所以会引发恐惧和自我审查。

    • 哇,谢谢你呀~很有效的鼓励啊!

    • 很高兴这样的声音是有意义的。其实我觉得很多记者通过报道这些事情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还有很多作家和艺术工作者在表达自己的态度,也因此我获得了被启蒙的机会。我相信有许多人自我阉割不去面对,也相信有许多面对了的人因为自我审查而失声。现实生活中立场接近的好朋友们大概都是这样的

    • 我觉得比较悲伤的是,现在线下能聊的伙伴都不容易见面。容易见面的伙伴都会直接说,我们还是不要想这个了之类的,更倾向于自我阉割。不知道是我自己还没能跟人形成线下的链接,还是大家都会因为不确定对方的政治立场怕引起冲突而不去谈政治。

      而且我在稍微涉及女权或者其他话题的时候,看到的朋友圈言论之类的,都会深刻地感觉到民粹极端其实越来越多了。温和的中间派越来越少见,非常难过。

  • 写于8.19 一些没什么根据的直觉

    • 我觉得这场运动里互联网扮演的角色不能说不重要,媒体的角色也很重要,到底多少是propganda,多少是真正的新闻,都很重要。

      我也实在受够了这个逼仄的朋友圈,很多人发的朋友圈下面我都好想骂人,看到你骂出来,我也觉得舒畅了。辛苦了!

  • 上海, 已经不是一个可以让人正常的生活的城市了, 也许不止上海

    • 这种情况真的很尴尬……好像上海并不欢迎其他人似的……而且哪里可以骑车哪里不可以也没有让所有人知道相关规定,宣传工作并不到位。哎……

    • 我在上海的经验是,严格按照地图导航提示的路来骑,很多大路没有自行车道会被罚款~

  • 我們也在為你們爭自由

    • 谢谢周老师的文章,在内地从6月份开始持续关注到现在,最近的局势实在叫人心痛。希望香港仍然属于香港人,他们仍能保有原先的自由和天真。谢谢香港人能创造这样的历史。

  • “和理非”真的存在于内地生中吗? 就薄扶林学社内地生政治立场调查的分析

    • 非常感谢作者愿意分享这篇文章。这里看完之后有一个地方想请教一下:离散中国人这个概念,跟内地生在内地生活习惯的原子化状态是否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