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oxygen and community.

#一个讨论#柜子内外的沟通

跟之前一样,繁体文本在分割线以后。

最近在Matters的讨论中,看到一个评论用了“政治入柜”这个词,觉得非常恰当地描述了自己的感受。

柜子内外是两个平行世界,应对柜子外世界的无力感,对我来说管用的办法是找到柜子里的朋友。平行世界出现交集或者重合的一刻,往往是柜子里的朋友能够线下见面,一起经历日常生活的时候。

当下的环境用删帖,封号等一系列审查措施把所有不顺从当局叙述的人都扔进了“柜子”里,极力避免这些人的连接。最近做出的让我觉得不合情理和魔幻的事情是,“打电话”成为了微博的敏感词,所有带有这个词的微博无法评论。原因竟然是“习主席和特朗普打电话”新闻通稿还没出,要先让大家别说话,等中央定性之后,再按照一致口径走。真实地令人瞠目结舌。

柜子里的伙伴在一起的时候,当然不可避免会谈论,对柜子外的人的看法。

在我混乱的启蒙过程中,接收到的信息除了事实之外,当然也有支持当局的观点灌输。其中让我觉得最神奇的一个说法是,“习大大一带一路拉拢欧洲这一点,我相信党内很多人都不太支持,这个布局大家可能都看不懂,我觉得是很厉害的。”最让人感受到臣服的一个说法是”做决策的人拥有的信息和资源,肯定比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多,我们现在瞎猜瞎想当然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决定啦。毕竟信息壁垒还是很高的。“

在对话发生的时刻,我内心是在反驳的,比如”你作为纳税人交的钱,钱怎么花的看不懂,还能觉得厉害,真的有钱哦。“,比如”国家是他的,他当然说啥是啥啦。你也没有不支持他们的选项啊。如果国家是你的,怎么会跟你隐瞒这么多?“但是顾及到当时讨论的气氛和情面,还是很难直接把这些话讲出来。之后这些人会不自觉地被我贴上“立场不同”的标签。

当我逐渐踏入公共生活的时候,这些观点上的差异变得越来越不可忽视。在政治观点无法探测的中国,我小小的圈子里,好像也能感受到大家的观点越来越极端。有人未经启蒙盲目顺从,偏激而确定;有人看到不一样的观点也坚定站在当权者的立场思考;有人更愿意保持政治冷感。这些个人选择当然都无可厚非,值得尊重。

那么是什么让大家变成观点不一致的人呢?

因为自己经历了“无脑跟随主流价值观”的阶段,至今仍然还走在混乱期的路上,努力摄取多方信息拼凑最接近事实的完整链条。所以面对那些没有意识去独立思考的人时,内心会提醒自己,在这个环境中,不要对别人有太高的要求。一是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能够接触到更多元的信息,二是,也许对他们来说,面对对面的观点,并不一定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面对在更多元的信息中仍然站在当权者立场思考的人时,如果要讨论尽量拉在事实层面上去讨论,涉及到观点和立场时,在观点和立场的差异上达成共识之后再去分享这个不同。因为始终还是觉得,如果当时把他们当作不可能沟通的人,关上对话的大门,是一件可惜的事情。当然不可避免地会因为沟通成本的增加,而下意识地减少沟通。 

因为在大陆,持有不同观点的人可能算是少数,并且因为环境的压抑,很难有充分讨论的空间。所以这里非常好奇,

  1. 在大陆以外的地区,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交往时,会有强烈冲突吗?这些人的生活状态会有很大不同吗?
  2. 身在大陆的时候,大家对于观点不一致的人如何看待?
  3. 你认为,努力跟观点不一致的人沟通这件事情有意义吗?有什么好的建议降低沟通成本吗?

最后,欢迎大家推荐任何可能回答以上问题的书或者文献!

-----------------------------------------------------------------------------------------------------

最近在Matters的討論中,看到一個評論用了“政治入櫃”這個詞,覺得非常恰當地描述了自己的感受。

櫃子內外是兩個平行世界,應對櫃子外世界的無力感,對我來說管用的辦法是找到櫃子裏的朋友。平行世界出現交集或者重合的一刻,往往是櫃子裏的朋友能夠線下見面,一起經歷日常生活的時候。

當下的環境用刪帖,封號等一系列審查措施把所有不順從當局敘述的人都扔進了“櫃子”裏,極力避免這些人的連接。最近做出的讓我覺得不合情理和魔幻的事情是,“打電話”成爲了微博的敏感詞,所有帶有這個詞的微博無法評論。原因竟然是“習主席和特朗普打電話”新聞通稿還沒出,要先讓大家別說話,等中央定性之後,再按照一致口徑走。真實地令人瞠目結舌。

櫃子裏的夥伴在一起的時候,當然不可避免會談論,對櫃子外的人的看法。

在我混亂的啓蒙過程中,接收到的信息除了事實之外,當然也有支持當局的觀點灌輸。其中讓我覺得最神奇的一個說法是,“習大大一帶一路拉攏歐洲這一點,我相信黨內很多人都不太支持,這個佈局大家可能都看不懂,我覺得是很厲害的。”最讓人感受到臣服的一個說法是”做決策的人擁有的信息和資源,肯定比我們這樣的普通人多,我們現在瞎猜瞎想當然是不能理解他們的決定啦。畢竟信息壁壘還是很高的。“

在對話發生的時刻,我內心是在反駁的,比如”你作爲納稅人交的錢,錢怎麼花的看不懂,還能覺得厲害,真的有錢哦。“,比如”國家是他的,他當然說啥是啥啦。你也沒有不支持他們的選項啊。如果國家是你的,怎麼會跟你隱瞞這麼多?“但是顧及到當時討論的氣氛和情面,還是很難直接把這些話講出來。之後這些人會不自覺地被我貼上“立場不同”的標籤。

當我逐漸踏入公共生活的時候,這些觀點上的差異變得越來越不可忽視。在政治觀點無法探測的中國,我小小的圈子裏,好像也能感受到大家的觀點越來越極端。有人未經啓蒙盲目順從,偏激而確定;有人看到不一樣的觀點也堅定站在當權者的立場思考;有人更願意保持政治冷感。這些個人選擇當然都無可厚非,值得尊重。

那麼是什麼讓大家變成觀點不一致的人呢?

因爲自己經歷了“無腦跟隨主流價值觀”的階段,至今仍然還走在混亂期的路上,努力攝取多方信息拼湊最接近事實的完整鏈條。所以面對那些沒有意識去獨立思考的人時,內心會提醒自己,在這個環境中,不要對別人有太高的要求。一是因爲,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能夠接觸到更多元的信息,二是,也許對他們來說,面對對面的觀點,並不一定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面對在更多元的信息中仍然站在當權者立場思考的人時,如果要討論儘量拉在事實層面上去討論,涉及到觀點和立場時,在觀點和立場的差異上達成共識之後再去分享這個不同。因爲始終還是覺得,如果當時把他們當作不可能溝通的人,關上對話的大門,是一件可惜的事情。當然不可避免地會因爲溝通成本的增加,而下意識地減少溝通。

因爲在大陸,持有不同觀點的人可能算是少數,並且因爲環境的壓抑,很難有充分討論的空間。所以這裏非常好奇,

  1. 在大陸以外的地區,不同政治觀點的人交往時,會有強烈衝突嗎?這些人的生活狀態會有很大不同嗎?
  2. 身在大陸的時候,大家對於觀點不一致的人如何看待?
  3. 你認爲,努力跟觀點不一致的人溝通這件事情有意義嗎?有什麼好的建議降低溝通成本嗎?

最後,歡迎大家推薦任何可能回答以上問題的書或者文獻!

政治261
6
6

回應12

只看衍生作品
    1. 可能要看「不同政治觀點」之間的衝突有多大,是否有「共同的底線」。如果彼此間存在這條底線,即便是在大陸,也還是可以有政見不同而生活不衝突的可能性存在。在大陸的確尤為困難,因為如果有人的政治觀點和當局是一致的,基本上他就會同意人民有許多權利是可以被剝奪的,和反對者不太能在共同的底線上。在大陸以外的地方,似乎也同樣要看這條線在哪裡。VICE發過一篇《好好想想这个问题:究竟该不该和政见不同的人上床?》說得很在點上,跟保守派上床,與跟法西斯主義者上床是不同的。在大陸語境裡,我覺得我們也可以進行這個思想實驗。
    2. 我自己的經驗是,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狙擊」(比如在朋友圈看到你轉發香港而突然要跟你討論的不太熟的朋友),基本上很難有真正的討論出現,又很費時,又很傷心情,不太會願意這樣「辯論」。有時候太生氣了,就會說一些,通常也都很難真正說服到對方。也不會去身邊的人的時間線上「懟」他們,日常生活中認識的人的好處是,可以在很長的時間尺度下來觀察他們的變化,還是會有很多啟發。在大陸生活,常常要告訴自己,當成一種田野調查/修行/自我的臨床治療。
    3. 我相信是有意義的。努力寫能廣泛傳播的長文章是我降低溝通成本的方法,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釐清思路的好方法。不過現在我會珍惜和希望有更多的在線下聊天的機會,因為我自己的原因,在線上始終是觀點之爭,而當面聊天,無論是跟誰,都會碰撞出非常多靈光時刻。
      1. 不知道为什么这条评论我没有收到提示,也可能是我自己没看到。这个文章我前几天刚刚跟小伙伴分享过,觉得辛辣又过瘾哈哈!国内可能不容易进行这个实验的原因可能是,大家不知道什么叫保守派什么叫法西斯主义者…更适用国内的语境我目前想到,平权运动中,可能也有人会这样说吧~

      2&3.这两个点我都很同意。有的人可能线下讲话面对面的时候,更容易找到问题的核心继续进行下去,而不是阻塞在线上交流容易被站队,继而搞成互相表态的状态。

    1. 在某发达西方国家。挺羡慕身边的人可以经常不伤感情地讨论政治的,因为分歧通常是策略上的,不是原则性的。而且普通人也会去关注和讨论具体的政策细节,不会觉得这是专家才懂的事情,有种参与感。但近些年分裂也在变得严重,尤其是涉及到身份政治相关的话题。不同的是,“政治入柜”其实是那些带有种族主义出发点的人一直以来的感受,现在最想要“出柜”的也是他们。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已经成功出柜了,把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议题带到了公共讨论当中、日常化了。
    2. 在国内我其实对那些说着未经思虑的套话的人并不会很反感,因为这种政治上的天真可以说是所有人的原初状态。小粉红当中大部分也都还好,我很多朋友应该都算是偏粉红,我们照样能做朋友,甚至可以委婉地讨论不同观点最后达成一些共识,我觉得她们至少对公共事务有关心,对普通人有爱,只是平时被动接收的信息比较片面。我比较害怕那种关心政治,拥有一定理论知识,深思熟虑最后得出了类似“纳粹最适合中国国情”这样的观点的人,以及那些从不说真心话永远在逢场作戏的人。
    3. 我相信沟通的力量。#me too当中的个人叙述产生的巨大作用对我有启发,我觉得在其它方面也可以通过storytelling来争取他人的理解和共情。个人经验来说,带有诚意、不傲慢是最起码的。自己的观点的可塑性也很重要,不然对方也不会愿意交流。有的时候一句“你说的这点有道理,(然后把对方说的话当中你能够认可的部分复述一遍)”就能让后面的反驳被听进去。其实有时候即使对方看起来不同意,但你说过的话还是会留下影响的(特别是对家人朋友等比较亲近的人),所以也没必要坚持辩倒对方。从这方面来看,“政治出柜”跟同性恋出柜的确挺像的,需要耐心,需要诚意,需要情感,不能指望一下子就达成。
    • 1还是挺让人觉得羡慕的,大家普遍有比较高的政治素质的时候,聊天不累心。

      2我觉得“对普通人有爱”这个点其实蛮重要的,因为很多时候同理心是很重要的起点。

      3我也很同意这个点。感觉metoo成功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它其实通过巨大的共情发挥了影响力。之前女性很强烈的情绪其实多多少少带有一点污名化的标签,但是metoo让这些情绪能发挥出非常正向的作用。

  • 很好的topic呀,在此仅探讨第二和第三个问题:每个人都天然认为自己的价值观是对的,这句话本身是一个三段式推论——

    大前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

    小前提:客观地存在某一种正确的价值观

    结论:自己的那个价值观是这个正确的价值观

    显然,在这里,所有的“客观”都只是每个人自己的“客观”。

    与其尝试说服他人,不成就污名化他人甚至堵上沟通的窗子,不如承认每个人的价值观确实都是对的,然后去了解他所在的地方性知识场域是怎样的,这样的价值观如何从中发育出来又如何为他的安身立命服务。

    知识分子倘若真的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应当知道普通人身上的一切闪光点和他们对习大大的崇拜、对民主自由的鄙弃,对他而言都是他的活法,这个活法是完整的一体的。

    1. 会的。我以马来西亚华人圈子为例子,尤其是那么多年来被政棍操控思想(是的,他们用各种农场文,还有在各种讲座或集会是操控族群情绪的演讲等),造成好多人把支持的政治人物当救世主和反对的当成魔鬼。这种情况下你和他们谈政治,就很像你跟一个宗教狂热者说他的神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的下场一样。
    2. 这点没太多理解,不知道。但以我的观念,这和在大陆或在其他什么地方无关,和一个人对异见的看法和对自由的理解有关。
    3. 如果你的有意义说服对方的话,我是悲观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相信的是真理,年龄越大越是如此。忘了在哪看到一段文字说的是科学观念的改变与进步的方法是等上一代人全走了才能形成。如果科学这种那么需要创新精神的学科都是如此,更何况其他?不过如果你的意义是自己想要多听不一样的声音或了解更多的话,那还是有意义的。说到底,我们能改变的,也只是我们自己而已。
    • 1这个点还真是挺大开眼界的,谢谢您的回复!

      3这个等上一代人走了也是真的大开眼界哈哈哈。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是跟上一代人在老年时期,基本上社会地位比较高的时候,还能不能吸收新的观点也有关系呢?

    • 个人看法,社会地位较高不一定不能接受异见。但父权和个人面子因素更能导致固执己见。

    1. 会。出身阶级背景种族不同肯定会有冲突
    2. 尽量避免谈那些会激起冲突的话题咯。朋友还是要做的
    3. 需要沟通,但沟通的目的不是去说服别人。人的很多观点是因为其出身背景经济状况族群等等因素决定的。沟通的目的是去了解为什么对方会有这样的想法,然后看可不可以互相谅解

    加一句,”做决策的人拥有的信息和资源,肯定比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多,我们现在瞎猜瞎想当然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决定啦。毕竟信息壁垒还是很高的。“ 这句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不单是政治,商业上公司的高层做的决策,很多时候员工也不一定能理解,因为信息不同信息的来源不同

    • 前面3点我都非常同意。

      关于最后一点,我觉得这句话得有一个适用范围。如果是公司的话,角色本来就是执行,那确实没什么问题。现在如果在政治体制中,一个人的生活完全被别人决定,而他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影响或者改变对他自己不利的决定,甚至还说,我相信他为我做的决定都是对的。我觉得是真的巨婴思维了。

    • 嗯举个例子。就比如说最近的美中贸易战吧。Trump一下子突然加关税一下子突然跟习近平打电话,这背后是什么逻辑,普通美国人也搞不清楚。而且有很多美国人(比如跟中国做生意的人)生活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了。但也有些Trump的死忠就是觉得他做的决定是对的啊

      就算是决策过程再透明,也会有些东西是没办法披露的。所以西方世界里很多政治人物退休后出的回忆录都很畅销,就是人们想回过头去看到底每一个决定背后的考量是什么

  • 回答:1、 个人没在大陆以外的地区长时间生活并和身边人分享观点过。。所以下面的仅是个人意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首先是否会对政治进行探讨就是一个重要问题,不考虑特殊情况如选举、行使政治权利时应会有激烈冲突,而日常生活中本身不谈政治我个人觉得并非仅是集权国家自保的手段,也是日常交往中的一个普遍共识,究其根本原因,也是政治见解不同会导致争议。而这些人的生活状态是否不同,这个我个人觉得很难如此断定,因为政治观点同社会地位并非直接相关,而生活状态大多同背景、地位、所在阶层而定。在极权社会中,能至上层的人一定政治观点支持极权吗?这一点其实也难于确定,仅是屈从于某种当前规范。

    2、身在大陆时,大家对观点不一致(此处限定为政治观点)如何处理,首先的标准还是上一条说的避谈政治是大陆的普遍状态,所以也不存在处理的问题。如果确实有合理的空间供大家探讨,参与探讨的人个人认为素质标准较高,可以进行此层面的沟通,但并不等于不会发生激烈冲突。

    3、我认为是否去和观点不一致的人进行沟通,本身取决于人的性格是喜欢影响别人还是更喜欢独善其身,倒是和政治观点没有什么直接关系。至于降低沟通成本,个人觉得是通过分享足够多的客观信息先让沟通双方做充分了解,以及准备好自己的观念阐述之后进行沟通,沟通中一定保持平等,交替发言,如觉得无法控制冲突时事先设定打断规则,通过制度的规范以更好的保护沟通。

    以上仅供参考,本人白丁一枚,抛砖引玉,希望楼下大家可以推荐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