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狐狸

Made in china Live in Paris How did that happen?

一件小事

發布於

1.

今年9月份开始我在巴黎的一所小学当AESH,翻译成中文大概就是残障学生助教,因为我还要上课和实习,所以我的合同是每周12小时的。法国小学的早上是8点半到11点半,三个小时,所以我一周四个早上在这个小学工作。

这个小学地处低收入人群聚集区,所以这所小学属于ZEP(zone d'education prioritaire,因为学生们的父母平均收入低于法国的平均收入,有很多外来移民后裔,母语不是法语等等),每个班上的学生只有“正常”班级的一半人数,比如我所在的一年级,班上只有13个学生,以便让老师更好照顾到每个学生的需求和学习进展。

学校的校长是一位今年刚来的五十多岁的法国白人女性,老师们大多也都是法国白人女性,有一位老师是亚裔男性(但是我从未问过他父母是来自哪个国家的),有5个AESH,我是唯一的亚洲女性,也是唯一的外国学生(其他人都是法国人)。

在9月底的一天上午,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位特教老师很热情地给我介绍了当时在老师休息室的G,一位满头白发的法国大爷(目测60岁左右),我跟他打招呼,他用很标准的中文回答我,让我吃了一惊。我问道他怎么会说这么好的中文,他说了自己曾经在北京生活过五年等等,我们又随便聊了几句,就回去工作了。下个周二的早上,我又在休息室看到了他,他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然后主动用中文跟我聊了起来,我便接着他的话题聊了一下我现在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会来这里工作等等,然后他对我说没有什么机会练中文,口语已经退步了,也许想找一个中文老师,跟我互相留了联系电话,我说好的(我当时想就算他不找我当中文老师也没关系,每次见面的时候出于礼貌跟他说一说中文也算帮人举手之劳)。

后来他约我有空的时候见面聊聊天,我那个周六正好有课,放学了要去吃饭,便说那我们在我放学的时候学校附近一起吃顿饭吧,他说好的。这次吃饭我们聊了更多私人的事情,比如我说到我男朋友发财在做什么,我对这份工作满意和不满意的地方,学校的同事们等等,而他也说了一些自己的经历,比如自己之前在学校当中学数学老师,后来去读了个中国历史的博士,就在收到美国一所大学的教职时,自己的家庭出现了危机,和妻子离婚了,自己独自带着三个女儿,把她们抚养长大,等等。我们吃完饭聊完后,我就去了旁边的图家图书馆听一个讲座,我跟他说听完讲座再去我男友家,跟他道别了。而他在这个学校是每周二来一次,给学生们上中文启蒙课等等。

之后的周二上午,我们又见面了,这次我俨然已经觉得拿他当朋友了,知道了他过去经历了不少坎坷的事情,也向他吐露了自己的不少个人情况(30岁一个人来法国读书等等)。等上午课结束之后,他说我们中午一起去旁边的餐馆吃饭吧,因为我本来也要去吃饭,便一起去吃了饭,然后互相告别,我赶去上午上课了。

这便是我们之前的所有接触。

2.

这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10月的某一天,他发消息给我说他看了那本retour a reims,很好看,谢谢我的推荐,我听了很开心,说我也很喜欢,他说,下周见。

第二天早上,他给我发来这样一条信息:XX(我的名字),我有一个很尴尬的问题。我需要一个很开放的女士。可不可以向你提交这个问题?

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正在早高峰的地铁上,去babysitting的那个男孩家里,大脑一片空白。这种大脑空白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上午大约10点,11点的时候,我开始不由自主地想,这个人是不是被外星人劫持了,怎么会给我发这么奇怪的消息?然后我又想,可是我分明说过了我有男朋友啊,而且我和我男友关系很好,没想到要分手啊?然后我又想,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让他误解了?

就这样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里,我发了一条消息给我妹,我妹说你让他解释清楚什么意思,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于是我便用法语给他回复到:我不懂你的问题,这什么意思?我心想,他如果真的想解释,此时可以用法语回复我给我一个解释。

但是他接着(自以为聪明地)用中文回复我说:我的中文有限。

收到这条消息之后,一股愤怒开始在我心底升腾,我意识到这种模棱两可的问题是他故意制造出来想要操纵和利用我的,这样我便处于一个被动的局面,而他完全占据上风,我既不可以真的指控他什么,同时他或许还有一个将猎物迷惑并捕获的机会,真的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等到我晚上结束工作终于回到家之后,我跟发财视频的时候说了这件事,发财和我一样很震惊也很生气,说这个人是什么鬼,真恶心。我说,也许我不应该出门跟他吃饭,还留了手机号什么的,发财说,停住,和同事出门吃饭以及留手机号什么的是很正常的,你和另一个AESH的女孩不也一起吃饭逛街什么的嘛,这是他的问题,应该这种人改变自己的言行,而不是你!

发财继续安慰了我一段时间后,我们便道晚安,睡觉了,但是我早上5点多便醒来了,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觉得之后还要在学校遇到这个恶心的人该怎么办。


3.

到了周四晚上,我忍不住跟几个好朋友说了这件事,但是因为我自己大脑一团乱麻,我讲述的很乱,只是说了一个同事给我发了奇怪的消息。一个女友说,真恶心,这是典型的对亚洲女性刻板印象的举动,像蝴蝶夫人那种,你赶快把他加入黑名单吧,我说,好的,加入黑名单!另一个女友说,如果你担心自己在学校之后遇到他也许有危险什么的,你应该跟你同事们说,让他们知道。我说,可是我不太敢跟别人说这个,因为感觉这就是件小事啊。女友说,你就说一下也没关系啊,他之后没有什么举动的话,如果有什么,起码你已经通知了其他人,这样保证你的处境安全。晚上,我又和发财说到了这件事,发财也鼓励我说:你确实也许跟学校里的其他人说一说,也许可以跟校长说?你不是说校长看起来人很好吗?我犹犹豫豫地说:那我再想一想吧。

周五的时候,我见了我的心理咨询师,跟他说到了这件事,我的心理咨询师也有些生气,我说不过也许我误会他了,这个消息也不是很明确……

我的心理咨询师对我说:你没有误会他,这个混蛋,原谅我说这个词,他就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将你置入这种局面,就是他在滥用权力,我们谁都知道给同事发这种消息是绝对不妥的,他不可能不知道。我也支持你去跟校长说这件事。

被我的心理咨询师,发财还有我的朋友们的鼓励,我渐渐鼓起勇气,于是决定周一去学校的时候跟校长说。

等到我坐在校长的办公室,把这件事描述出来之后,她也很震惊,对我说,实在很抱歉听到这件事,你想我现在就上报给教育局吗?我说,不用不用,我只是把这件事告诉一下你,如果他之后再有类似的举动,到时我会立刻向你反映。她说,那好的,如果他继续有任何类似的举动,你可以立刻通知我,我会立刻上报的。

然后她继续对我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千万不要有什么责怪自己的地方,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这根本不是你的错,我完全相信你说的话,我们不能控制别人的言行,但是...

这一刻,我听到她这样说,突然眼泪从眼眶里溢出,这几天来悬着的心终于如释重负地放下来了。她赶紧拿了餐巾纸给我,继续对我说,让我不要被这件事影响到生活,她会完全地支持我。

中午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发财说,我现在终于放心了,也不怕明天如果见到那个恶心的人怎么办了,发财说,那就好,你放心,我们都支持你。

下午的时候,在我去(大学)上课之前,正好要去我们系一个老师的办公室,因为她很关心我最近怎么样,让我有空跟她聊一下近况。这个学期,她的课很少,只教了一门”性别研究和精神分析“的课。我给她说了一些自己的工作学习实习情况后,说到她的课,我说很多同学都很喜欢。我停了一下,把上周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她说这样的事情到处都有,很遗憾,但确实是事实。我说,是的,即使我自己早就读过很多女权主义相关的资料,但是在真正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还是大脑一片空白,然后不由自主想到,难道是我说了做了什么才会导致这件事的吗?接着(幸好我早就对这些东西有所了解),我对自己说,停一停,这根本跟你无关,是那个(试图)施害的人的错,你要停止自我批评。老师说,是的,当一件我们不能理解的事情,通常是暴力,发生在我们身上时,我们的大脑总是想试图去解释和合理化这件事的。但是我们真正要去惩罚的是施害的行为。

到此为止,这件事情带给我的困扰渐渐消失了,慢慢被我放置脑后了。但是不得不说,首先,我和他的权力关系并没有差距大的让我因为恐惧而不敢告诉任何人;其次,我自己已经对这类事件有非常多的知识和了解了;然后,我周围的环境都是非常支持性的,我知道我告诉发财、我的女友们、我的心理咨询师和我的老师,他们都是会绝对支持我的,唯一让我有些担心的便是学校校长(因为我之前并不很了解她,而她是最重要的能够直接做些什么事来确保我的安全的),所以她向我表明态度之后,我是彻底的如释重负。最后,对比我之前在国内某企业工作时某个饭局上发生的事情,周围人的不作为、冷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后来事情的走向直接导致了我受到了多得多的二次伤害,最终我的身体健康严重被影响,抑郁症发作。不得不感谢,幸好我已经离开了那个有毒的环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