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梵の觀察手札

recovery

地平線之下

迸發於思考的,輪迴般的荒唐

站在港口旁,望著夕陽時,我跟你說:「昨天凌晨,我夢見自己在地平線之下掙扎。」「不應該是海平面之下嗎?」你溫柔的說著,緊緊地握著我的手,像害怕失去什麼。

你困惑的眼神在鏡子的那一頭,想利用沉默吞噬希望的火苗。逐漸失焦的同時,我捧著燒成灰燼的雙眼,你無聲地笑著,在我心中震耳欲聾……

我不是第一次想失去什麼,因為已經沒有事物可以失去了。不過你就是牢牢地抓著,也告訴我要緊緊的抓著。

然後,理智線就被扯斷了。

我說你偽善,可是你笑我不夠果斷。美麗的世界總是分裂出殘酷的假象。就像昨天差點將我溺斃的,地平線之下。

「不是海平面嗎?」你又帶著善意地反駁「今天的夕陽多麼美麗……」

這次,我說不出話了。

只能就這樣,就這樣,就這樣的指著「遠方」

似乎是我們印象之中,「家」的方向

「昨天傍晚,我夢見自己在地平線之下游泳……」聽見模糊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在那個不知道是天空還是海平面之上的,幻鄉

(究竟什麼是「信仰」? 我已經不太清楚了,但我應該能明白溺水和夢想的區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