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梵の觀察手札

recovery

我很抱歉

對於說不出口的遺憾及想念,我很抱歉。以對我來說最重要的第12篇及之後作品獻給我最敬愛的外公,以及讀到此篇的你。

外公於昨天早上走了。

我深刻明白,太過悲傷的狀況下,我的感情基本上是敘述不出來的。只能說說曾經的事實。

去年的10月10日連假,我在高鐵的月台與媽通話時,媽說:「外婆在照顧外公時,因為想看電視之類的一時沒耐心,扶著外公去上廁所時,疏忽讓外公跌倒了……」

彷彿知道我的心情般,媽說了一個意料之中卻其實超出常理的情況:「外公現在在急救,醫生考量到可能需要氣切,在狀況更糟之前……」

想到前段時間北上前與外公道別,他微笑著坐在輪椅上對我揮著手,我是沒想到會那麼嚴重的。

「外婆希望你去看外公,之前外公有一段時間意識清楚可以講話(外公大部分時間處在昏迷及睡眠的狀態)時,他還叫你的名字,問你在哪裡……」媽又這麼說了,為什麼說「又」?因為這已不是第一次發生的,我只是一直認為事情會好轉,情況絕對不會那麼糟。畢竟,他是我最尊敬的外公啊。

在考會考前外公就進過一次醫院,那時在他手術後的清醒時刻,他問媽說我考上X中(第一志願)了沒?我媽笑著回說:「他連會考都還沒考呢!沒那麼急啦!」

外公很喜歡叫我的名字,我從媽那聽來的。可能是在國中接送我習慣了,在我放學拖著讓外公等時。他會進教室來,站在教室門口,叫著我的名字,從沒罵過我。就是這樣,讓當時沒有對他道歉的我,現在很愧疚,很愧疚……「他(外公)很疼你喔」媽很常這樣說。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很難過……為什麼我會在北上念書的時候自以為情況會就這樣好好地持續下去呢?為什麼我認為外公會等我?為什麼在我於加護病房最後一次見到因氣切插著管線的他時,那掙扎痛苦的表情在我面前,我卻還催眠著自己還有時間能跟外公好好道個別?

在大二的那個寒假,外公帶著錢包,自己悄悄的,一瘸一拐的走出家門,到家附近那所國小的後門。家人找他找得很慌張……當我騎著腳踏車,看見扶著欄杆望著大馬路的外公那茫然的眼神時,「欸外公!我是OO(我本名)啦!你怎麼在這裡?」我應該意識到,外公能讓我好好道別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不該逃避這個想法的……

我非常難過,難受的壓迫感令思緒幾乎停滯……謝謝願意讀到這裡的各位,我想我需要一段時間來好好整理自己的情緒,十分抱歉(暫時不會更新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