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梵の觀察手札

recovery

秘密日記1

關於某位於書堆底層掙扎的學生的故事。

2020/04/13 天氣:多雲時陰

爸爸又來到補習班了,老師把我叫了出來。爸爸對我說:「學費我已經幫你繳了,要繼續努力念書。」說著將一本「把握時間,掌握方向」的筆記本塞給我,他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著為我加油。可是我只是木然的盯著手中筆記本的那一行字,就這樣看著——「兒子,那我先走囉!別忘了你永遠是我的驕傲!」父親打破了片刻的寧靜,似乎沒發現我眼眶溢出的疲倦。看著他佝僂的背影,我只能把想說的話,跟著他給我的筆記本一起,關進那個見不到光的抽屜裡,一年接著一年……

在晚自習跟著同學在表訂的時間趴下休息時,我突然驚醒,環顧四周,同學消失了,只剩下空蕩蕩的座位,看向時鐘是凌晨12點整。然後,我感覺到手臂麻木的痠痛,再度睜開眼,現在是晚上8點整。我感覺時間彷彿加速了,而我意識就像被困在沼澤,一點一滴的邁向停滯。


2020/04/16 天氣:豔陽高照

今天,講台上的老師在台上怒吼道「同學……這位同學!」「就你啊,」「你是覺得我上課的內容,你不以為然,是嗎?」「老師,我沒有。」我將頭轉向早已走到講台右方的老師,才發現我又恍神了。「還是……你根本不相信,司馬光他講的東西?」「老師你相信嗎?」不知怎麼的,我問出了壓抑在我心中已久的疑問。「老實講,我也不相信。」「不過我相信一件事情,就是你他媽的,現在給我滾出這間教室!」一回過神,我已經在補習班的門口。今天的太陽很大,但我就是呆呆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往哪裡去……

午餐時,有位女同學在我對面坐了下來。我仍舊自顧自地吃著飯菜,她注視著我,隨口就問:「你怎麼吃這麼少?」我看了看她的餐盤,又盯著她認真的眼眸,努力尋找著從前回憶的同時,「你……還在生國文老師的氣喔?」她看向餐盤,迴避著我的目光,關心的問。「你好,我叫郭曉真。」她似乎為了隱藏害羞的情緒,用一句簡單的自我介紹搶在我回答之前,結束這尷尬的氛圍。

我在回家時的路上看見了她,「郭曉真,」「郭曉真!」她轉過頭,我立即小跑步跟了上去。「有人來接你嗎?」「沒有,我搭公車。」她似乎被嚇到了,遲疑地說著。「那我陪妳一起搭好不好?」「你順路嗎?」「沒關係啊,我晚一點回去就好了。」那時不顧一切想找人說話的我,自顧自地說著。她點了點頭,轉過身,我們就這樣一前一後到了公車站。

「妳好,我叫陳建豪。」「我知道阿。」「為什麼?」「你在補習班很有名,老師對你的期望很高。」她抬頭望向我「上次,我問你話……你為什麼都不回答?」「上次妳一次問了那麼多問題,我也不知道回答什麼……而且我又不認識妳。」我無辜的說「我怎麼都沒在班上看過妳?」「我上個月才開始上課,已經重考第二次了。」「本來是不想念了,但還是來了。」她無奈的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鼓勵她。不知道怎麼接話的我,開始東張西望,女同學也跟著我的目光看了看。「妳搭幾號公車啊?」「257」

我們視線再次對上的時候,我說:「前幾天老師不是有講到那個……司馬光的訓檢示康?」「突然讓我想到,司馬光小時候打破水缸的故事。」「妳有聽過嗎?」「你是說……」她抬頭,盯著公車站牌閃爍的燈光「你是說,司馬光把水缸打破,然後把裡面的小孩救出來?」「沒有,其實真正的故事是……」「司馬光,和一群小朋友在玩捉迷藏,在他把所有小朋友都找到了之後,他卻突然說,還有一個小朋友沒找到。」「所有人面面相覷,但司馬光就是堅持,還有一個小朋友沒找到。」「於是大家就開始跟著他找他那個口中『不見的小朋友』。在一個樹下的大水缸前,大家興奮地指著,說:『一定在那裏面!』」「但就只有司馬光一個人,留在原地,然後司馬光就撿起一顆……」

叭!叭!「欸同學!你們是有要上車沒?」司機大哥不耐煩的叫囂。我看向曉真,可她只是靜靜的看著車門就這樣開啟,然後關上,並沒有要上車的意思。

接著她轉頭看著我「然後呢?」「然後司馬光就拿起一顆石頭,砸向水缸。水缸破了,但是根本沒有水流出來……大家都呆住了,因為他們看到一個小孩,坐在水缸的陰暗處,看著缸外。」「妳知道那個小孩是誰嗎?」

曉真搖了搖頭,我接著說:「就是司馬光自己。」「不好意思,跟你講了一個這麼不好聽的故事。還害妳錯過一班公車。」我不敢直視著她的眼睛,她沒有再接著說什麼,我也並不期待她的回答。我們就這樣盯著恍如銀河綿延的路燈,直到下一班公車的到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