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梵の觀察手札

recovery

《月光朦朧》連載2:衝突與寓言故事

發布於
  • 衝突與無力感

在補習班附近的咖啡店,她跟我說了最近發生的事:她姊男友是隔代家庭,法院判的傷害賠償無力負擔,男友外婆一直打電話到她家「總被媽掛掉。我偷偷接了起來……她叫我轉達給我姊,主要是在情理上我姊也有義務要賠償。於是我去告訴我姊了。」在輔育院「隔了一道玻璃,姊姊像豔陽一樣的暴怒,對著我大吼『你知道我現在只能在這邊嗎』」用著敘述日常的語氣,她無奈的笑著。

補習班的一隅,「不要管不屬於妳的事情!妳也知道妳爸為了應付工作已經很累了,妳像以前那樣好好念書不行嗎?」大伯對她大罵,拿來「把握時間,掌握方向」的筆記本,她一年又一年沉默地接下,然後把它像自己的秘密一樣,藏 在座位抽屜。我只能靜靜的看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回家的途中,在明亮的公車亭,眼神透漏著疲倦的她問我「你知道這世界上最壓抑的東西是什麼嗎?」「是妳嗎?感覺妳都不知道在想什麼……」我搔了搔頭,小心翼翼的回答「可能是吧?不過我想說的是月亮。」我不知道要回應她什麼,而她也好像沒有想要聽到什麼回應。在公車的最後一排,她似乎盯著窗外潔靜的新月,一言未發。

  • 結束前的道別

豔陽熾熱的動物園,石子路模糊的蒸氣中,「你聽過『太陽與月亮』這個故事嗎?」她兀自的問。「沒有吧?」

「太陽用熾熱的亮光照著萬物,所有動物都找了陰影躲起來,而月亮用柔和的微光,讓動物自在的從洞穴裡出來歡呼覓食,是月亮贏了!」

「但月亮要是真正想要什麼,說不定會很可憐哦。」她接著說。「為什麼?」

「因為太陽可以盡情地去燃燒去叛逆,而月亮主動開口的話,說不定會把對方嚇壞呢,它只能離得遠遠地,讓人說它很懂事,很可憐吧?」她淡淡的笑,在我的眼前逐漸模糊。

「咚哐!」鬧鐘落在地上,我猛地睜開眼。淡藍色的晨曦在山際發著螢光, 看向日曆,才發現是她走後的隔天。可能因太過想念,夢裡的感覺,仍歷歷在目。 心臟被夾雜著痠麻的陣陣刺痛纏著喘不過氣,我倒在床上大口呼吸,想抓住些什麼,可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其消逝殆盡……

打開手機,看到她前天寄來的簡訊:「這個世界,最壓抑的是月亮,每個地方一整年中,不論幾月幾號,月亮只能讓人看同一面。今天我去了一直想去的動物園,那天太陽很大,曬得所有動物都設法找一個陰影躲起來。我有一種說不清楚模糊的感覺,我也好希望跟太陽一樣,能被人真正在乎,但是我環顧四周,不 只是太陽,包括你、我姊,都可以找到一個被理解的位置,可是我沒有。只有月光,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靜謐柔和,月光朦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關於日記

《月光朦朧》連載:關於那位模範少女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