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梵の觀察手札

recovery

《月光朦朧》後記:從零開始的寫作之夢&曾經的迷惘

發布於
修訂於
寫作對我而言,是什麼呢?

《月光朦朧》是在看過《陽光普照》後,自行仿作的小說,也是我第一次短篇小說有體系的創作,我想把當初體會到的感動與唏噓也用我自己的方式「分享」給大家。

雖然因人緣的關係,反響不盡理想。這個國文小說作業,卻也意外讓我發現自己還有寫作這個與他人,甚至自己內心對話的可能。

而寫作對我來說是什麼?今早又因為小時候不願提起的惡夢清醒,讓我有了一個答案——是自我療癒,也是自我救贖的旅程。

《月光朦朧》並不是我的第一篇創作,在我高三時就有了小說(散文?)的第一篇創作。那時的我沉浸在童年所造成的痛苦中,對一切自己心境造出的苦難仍感到萬分不解。掙扎中寫出來的東西自然也不是什麼評委能選入複審的佳作。

我不是很會寫作,換句話說,我的寫作並不是主流。以前不是,以後也基本不會是。在我畫出自己高一時奪得高雄市高中北區第三名的畫作草圖時,我就知道這個世界是容許非主流存在的。我想盡量的表達自己於讀書、人際及各種壓力和渴望中的痛苦與迷惘,於是它在我手中經過幾堂美術課的時間誕生了。不懂它的人充滿戲謔或恐懼,而看懂的人獲得治癒或安慰。

我非常明白自己的寫作結構常是混亂的,從沒有預設任何框架的我總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因為這不是要給什麼人看的,我終於明白,我所有的創作,對於迷惘中痛苦的揮灑,是自我療育的旅程。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哪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具有如此坎坷命運的Beyond樂隊主唱黃家駒先生,讓我再次明白創作是為何而作,為何而寫。

也讓我清楚生命是為了什麼而繼續燃燒下去的。

「我們在苦難中燃燒,在光輝中化為灰燼。」

致我的偶像及曾經的一切,僅記於2021/9/21上午06:26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