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梵の觀察手札

recovery

小木偶

發布於
童話故事的現實版,關於犧牲。

在一個亮麗的大房子裡,住著兩個木偶師。木偶師B感到孤獨,十分希望能有個孩子。於是木偶師A做出了一個小木偶,在B殷切不斷的祈禱中,神答應了他的請求,賦予了小木偶生命。

一開始,木偶師B每天都會幫小木偶擦油,修剪他身上長出來的雜枝,講故事給他聽。但他們在小木偶做錯事時,就會折斷他的鼻子,拆下他的手腳以示懲罰,這麼做的同時:「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有誤會你嗎?」「你個畜牲。」

小木偶非常痛苦,他不懂為什麼他最能依靠的人要折磨他。他開始覺得床邊故事虛假了起來,那些帶著責罵的關懷讓他感覺這個世界充滿著惡意。

每次在經歷「處罰」的時候,小木偶會懷疑自己被賦予生命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他的心思好像明白了,童話故事總是在刻意隱藏些什麼。

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木偶師們常為了小木偶的保養起爭執。B希望A能多少替他照顧小木偶。在過去的時間內,小木偶更多的感受到來自A的責罵和處罰,A的存在甚至讓他懷疑起B常講的一句話「你是A製作的喔,他在製作的時候可是非常細心的呢~」A那厭倦且厭惡的眼神總是刺的小木偶心理發寒。

小木偶的手和腳又被A拆掉了,他大聲地哭叫,這次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時間在木偶師們的爭吵中開始分崩離析,這次,A在盛怒之下,對著B大吼:「他(小木偶)又不是我想要的,責任完全在你身上好嗎?」B掩面而泣:「原來這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嗎?」「他(小木偶)這麼特別,你看他會哭、會笑……」B似乎還想挽留什麼「他根本就是怪物好嗎?我做木偶這麼多年,從沒看過會說話還自己會動的木偶!你根本瘋了吧?」A大吼,奪門而出,消失在暮色裡。

小木偶在門後面躲著,他知道,他其實對一切都特別清楚。他想起B曾經對他說的,關於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故事「或許,他們沒了我以後,生活會更快樂的……」

小木偶開始向神禱告,這一次,神也應許了他的請求。

隔天,初春的陽光穿過交錯的嫩葉照了進來,小木偶眼神空洞的坐在角落,關於他的一切,好像從未發生過……

(它依舊是那個,曾令A得意不已的佳作

他也曾經是B最疼愛的孩子

只是一切都不重要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