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blank

您好,這是思路 是經由我的內在與外在探索所建立起來的 我寫下這些文字的原因 是當有任何人需要這些文字時 你能找到一些線索 我所說的並非真理 所有的真理都只是存在本身的一個表述版本 你可以憑藉著自我對話、經由你的自由意識 選擇你所想要體驗的一切 包含你的「信仰」

3 童年

如果家庭是座港,那這座港也許是蓋在沙岸上。回首過往是件難堪的事情,總是感到好笑,但卻又殘忍,因為無法改變什麼,那早已成往的事實。

總是風風雨雨個沒完,那十多年裡,從孩子的內心開始感受到母親的不公平對待開始。那樣一種對待與冷漠,內心從一種憎恨他人,變成一種自我的憎恨。孤獨在這時發了芽。總是默默不語,或是閉鎖在自己一人的世界裡。不知道該怎麼與他人應對與互動,因為那樣的經驗片段在童年裡遺失了。人走向我時,我滿心欣喜,談不上深交,人就走了。我走向人時,內心卻是壓抑,漸漸顯得自己格格不入,最後狼狽的離開。

當一個母親與孩子在惡言相向的爭吵後,對他下跪刻頭道歉時,他的內心有多深的自責;當一個母親猛烈的搖門、搖窗、咆哮,獨自躲在房間裡的他內心會不會產生另一個自己;當他在母親面前自殘,母親卻是氣憤的出去找人時,他還會感覺到自己是自己嗎? 他獨自哭泣,他會告訴自己都是自己的錯,他覺得自己的存在是種錯誤,但是他卻不知該向誰說出自己的痛苦。他感到孤獨,因為在家這個地方就被孤立。直到有天他聽她說,長子疼不得時,他不知道該哭該笑。

好長一段時間後內心的掙扎才稍稍淡去,人總會漸漸的老去,有心的遺忘也許對於彼此都好。這種經驗平常的存在於許多人的童年經驗裡。開始靜靜的傾聽你們說著自己的故事時,那種難過與陣陣的心酸總是大過於對自己過往的無奈感。完整的家庭,健在的家人,這樣就夠了,這樣就夠了。

很多事情長大後才慢慢了解,也聽了對方說出自己的想法。當他說出他自身的經驗,所得出的見解時。我真的無從去評斷或批判什麼,能夠做的也只是默默的接受,能夠告訴自己的也只是都已是過往。

可悲的是,想起遠方的孩子時,按數字的同時卻顧忌了,甚至沒有說話的力氣。

而我說我有一個夢想,我想要有一個花園,在煙霧裊然的山林中,有間小屋,想在那裡與母親一起種種花草、種種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