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貓

作曲、唱歌、自由軟體。 zeko.studio

這一天,我意識到自己是如此平庸

發布於

今年十二月,以姐姐的詞為靈感,寫了一首樂團的歌——《直到》,這是我這兩年來,最得意的作品。回想兩年前寫《重生》之時,當時對各個樂器都毫無概念,自己腦海裡對歌曲沒有想像,那種摸不著方向的無力感,曾重重打擊了我,從此消沉了一年,音樂之路不曾進展。直到今年暑假,為了新作品《戀愛病毒》而去學了吉他,從中找到了從所未有的成就感,讓我發現流行音樂就是我想要走的路。開學後,加入了學校的吉他社團,上社團開的每一門社課,木吉他、爵士鼓、貝斯、電吉他,我想要了解這些樂器,讓我能夠更好的編曲。吉他為我帶來創作的技術,隨意給一段詞就能譜出旋律,配個和弦後就能彈彈唱唱,我對此感到滿足,參加了一些表演,感覺自己的音樂生涯將逐漸起飛。

直到我編《直到》,我運用我這三個月來每天上社課所學到的一切,去編了這首編制有電吉他、Keyboard、貝斯、爵士鼓的團歌,嘗試了過去沒用過的 Phrygian 調式、減和弦,所有的樂器我都親自彈過,最後寫出了這首我認為是今年的代表作。而我的朋友 Ken 在聽了我這首歌的 demo 後,便邀請我組團來表演這首歌,去報名音樂節的演出。組團表演自己的歌一直都是我的夢想,如今機會突然就出現在眼前,我非得好好的把握住不可。在上個週末,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手上從貝斯換到電吉他再換到打點板,我完成了每個樂器的大架構,錄了一個含人聲的 demo。我反覆的聽著這首歌,心裡除了滿意沒有別的。

然而昨天晚上,團員捎來訊息,「我的吉他老師說主唱可能需要換」。這句話擊碎了我的自尊心,我對自己的唱歌技術沒什麼信心,我的音準還行,但音色並不突出,也沒什麼表現性,但我相信這些都是可以透過訓練去改進的,然而這句「換主唱」卻彷彿我已無藥可救。老師還說了我們的音樂不主流、貝斯太亂、和弦記號寫錯、和弦使用不恰當等問題,但由於那句「換主唱」讓我當下防衛心整個被激起,只想著如何去否定掉這些意見,憑著自己略懂一些的樂理,想去證明「這位老師根本沒什麼,他的意見不重要」。我鑽牛角尖,從團員的轉達中找到一個不合理的地方,然後就針對這個地方攻擊,說一些「連這點基本樂理都不知道」的刻薄話語,企圖掩飾我心中的不安與受挫。

我打開我的譜,想去證明自己是對的,然而卻發現自己錯誤百出,我開始埋頭去改。在修改的過程,我逐漸冷靜下來,意識到:若這位老師根本不想幫助我們,他大可什麼都不必說,然而他仍然花時間為我們提供意見,這難道不是值得我珍惜的嗎?我從學吉他至今不過幾個月的事情,不懂的事不勝枚舉,我又是何來的自信去認為自己才是對的呢?我冷靜下來,將這些話寫給我的團員,承認自己剛剛的錯誤,並虛心接受老師的建議。

隔天,我帶著我的譜與重錄的 demo 去問我自己的吉他課老師,老師也給了我許多建議,包含旋律缺乏記憶性與亮點、過門不足,其中我想最重要的應該是風格四不像。我在看了一集好和弦介紹雷鬼音樂的影片後,就融入了其中一點元素到鋼琴上,然而缺乏一個整體風格,形成一種四不像的音樂。我對此十分難過,因為我無法感受到老師所說的問題,若是連自己錯了都不知道,那何談改進?我的音樂品味就是自己最大的弱點。我問老師對於我編的貝斯的看法,老師也誠實的回答:普通,不特別好但也沒什麼壞的。

我背著吉他,聽著自己錄的 demo 走回宿舍,心裡感受到一種無力,那是當你發現自己是如此平庸時,內心的能量一下子被抽光的感覺。就如同兩年前,我初次編曲所面對到的無力感那般巨大。然而老師說了另一句話振奮了我:

不要執著於一首作品,完成了就將它完成,不完美也沒關係,持續的學習,在新的作品將它改進。

是啊!開始總是會有不完美,而我也要接受自己的平庸,作品的缺陷,並以此為動力邁向卓越。我不會再像兩年前一般消沉,那時,我被音樂的深奧所震撼,並自己的無能感到絕望。但這次我將不再止步不前,因為我已有了吉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