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E

她說我叫美麗,所以就有了BILE。我寫影評、寫藝術、寫廣告分析,喜歡任何會動的影像,不動的也可以啦。 https://liker.land/zdu2302/civic Email [email protected].com Instagram bileisme

Opinion : Bojack Horseman也是腦前額葉切除的「女性」受害者嗎?


2014年的八月,Bojack Horseman馬男波傑克在Netflix上以好萊塢中年過氣喜劇演員身分出現在眾人眼前。波傑克凸肚、酒精成癮、濫交、以挖苦諷刺為樂、對戲劇有著挑剔的品味與深刻洞察,但同時他也脆弱、焦慮、悲觀、伴隨著強烈的自毀傾向、堪稱最稱職的情感關係殺手。

而腦前額葉切除手術(Lobotomy Cooperatio )也是美國40年代末、50年代初治療精神疾病成果最顯著的情緒感官毀滅器。美國神經外科醫生Walter Freeman與其搭檔 James Watts受到葡萄牙神經外科醫生António Egas Moniz的啟發,發現侵入式的破壞連結大腦前額葉與其他部分的纖維有利於減輕精神疾病,使情緒過激的病患變得聽話、乖巧。於是在1936年起,實行一系列在以電擊取代麻醉,並病人顱骨開洞、注射酒精破壞前額葉等手術。在1945年後甚至為了大規模地全國施行以減少精神病院的人口、降低醫生學習操作成本、手術器材成本,發明冰椎(Ice Pick)穿刺,從病患眼窩進入前額葉,橫切連接前額葉皮層皮質組織和丘腦的白色纖維狀物質的大腦毀損治療。


但真正駭人的是,從1951年的一項研究指出近60%實行過腦前額葉切割手術的患者為女性,有限的數據顯示,從1948年至1952年,安大略省有74%的手術是針對女性,這些被「治療」過後的女性身上出現極為恐怖的負面效果:具體而言包括昏昏欲睡,困惑和失禁、體重增加、癲癇,最不可逆的就是對個體性格與獨立思想運作造成極大的限制與剝奪。

這樣的症狀也出現在Honey Sugerman-波傑克的外婆身上。在得知兒子死於戰場後的Honey情緒幾近崩潰,在酒吧上狂舞、讓年幼的Beatrice駕車,想帶著唯一的孩子同歸於盡,可做完腦前額葉割除手術後的Honey失魂落魄、麻木不仁,告訴Beatrice絕對不該向她一樣愛人、失去愛人的女人歇斯底里。

Beatrice Sugerman的「前額葉切割手術」是什麼呢?是對親密關係的渴望,是猩紅熱後由父親親自燒毀的最鍾愛的娃娃。於是這位受過高等教育的名媛貴族在得知懷孕,而對象卻僅是一夜露水姻緣的Butterscotch後仍舊生下Bojack,但被同儕霸凌排擠的童年、失敗的婚姻、成年後的錯誤決定,讓她徹底的失去愛的能力,她的人生實現她最巨大的恐懼:像父親一樣的暴君,像母親一樣失去感知的失智患者。


故事回到波傑克的身上,在Beatrice的喪禮致詞上,波傑克說:

But I keep going back to that moment in the ICU when she looked at me, and... I-C-U. "I... see... you." Jesus Christ, we were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She was just reading a sign.
My mom died and all I got was this free churro. You know the shittiest thing about all of this? Is when that stranger behind the counter gave me that free churro, that small act of kindness showed more compassion than my mother gave me her entire goddamn life. Like, how hard is it to do something nice for a person? This woman at the Jack in the Box didn't even know me. I'm your son! All I had was you!      

無論是Honey 、Beatrice ,甚至是Bojack,他們終其一生都會是破碎的、不完整的,Honey Sugerman的喪子之痛渴望被丈夫理解、呵護,而不是被丈夫、社會汙名化,視為「歇斯底里」情緒化,他們都想被看見,然而他們被社會、手術、自己剝奪,到了最後的最後,他們連想被看見的慾望都無法表達,他們複製這種「剝奪」,Bojack繼承Beatrice,Beatrice繼承Honey,這有毒的鏈,終將不滅。

波傑克是腦前額葉切除的女性受害者,同時也是男性受害者,但更準確的來說,這樣的剝奪是不分性別,而腦前額葉切除手術也意味失去情緒感知,這項手術於1950年禁絕於美國、蘇聯、歐洲,而我們何時才要禁絕這種隱性的性別社會霸凌、情緒勒索與自我限制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