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

行走在世界上,体验不同的文明生活,喜欢历史于古代艺术。是一个有30年工作经历的纪录片导演。

中医之我思(5)

發布於

2020年的新年,一个幽灵在这个星球上开始传播,扩散,蔓延,到现在超过3百万人被它侵扰,毒害,数以万计的生命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2020年1月,中国各地乃至世界的援助物资汇集武汉,同时还有中国各地的医务人员!其中包括非常多的中医医生!

 

面对狡猾的病毒,我们每个人都身处其中,它全方位地改变了大家的生活。

我们历时多年正在制作的纪录片:纪录中医,第一季《千年国医》,一直在跟踪记录流行疾病和中医的真实故事,我们拍摄采访过的许多中医也一如即往地参与了这场和疫病的战争,他们中代表性的人物有张忠德医生,刘力红教授,黄璐琦院士,黄煌教授等,他们曾经都出现在中医纪录片的故事里,也出现在我们纪录中医的采访中。

 

也许你们不知道,或者没有特别深入地了解过,与这相似的一幕,在中国几千年疾病灾难史上不断出现过,在充满死亡威胁的一个个瞬间,很多古代、近代中医们都会投身流行疫病的治疗现场,救治病患,和那些可怕的,未知的疾病相处,博弈,在死亡危险中探索新的治疗方法。

 

正是这些人物和事件,成为传统中医不断创新和发展的一个个拐点!我们在大量的采访和文献探索里发现:中医从来没有因循守旧。我想起国医大师邓铁涛老先生曾当面告诉过我们:中医是一个年轻的医学,为什么呢? 古老,是因为它超过五千年的传承,年轻,是因为它不断地在更新自己,我们的纪录片讲述的经典故事里,也一直在表达一个观点:中国传统医学一直在探索发现新的治疗方法,每一个时代,中国人都会遭遇莫名、未知、突如其来的流行病,每一个时代都会出现一些医生,他们是时代的先行者,创造者,引领者!

 

他们中有距今一千八百年前的张仲景,在战乱疫病中写下《伤寒杂病论》,开创了中医“六经辨证”的诊疗体系,书中记载113个药方,这次新冠疫病治疗方案中就用到了医圣张仲景传承下来的麻杏石甘汤,柴胡汤等方法。

 

距今八百年前的李东垣,在开封城爆发的大瘟疫中,提出一个颠覆前辈经验的新方法,这是一个专门针对身体内脏系统的诊病体系,现代中医把它叫做“脏腑辨证”。他制定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方药“补中益气汤”。直到今天,补中益气汤在治疗脾胃受损的人时依然非常有效。    

 

时间来到距今300年前的明末,一场瘟疫从军队中爆发,席卷大江南北。一位名叫吴又可的医生从飞扬的尘粒中发现,这是一种通过飞沫传播的邪气,中医称之为“戾气”,吴又可将这次发现记录在一本叫《温疫论》的书中。他针对戾气,创制了中药方剂“达原饮”,再次被应用到非典和当下的新冠疫病治疗中。

 

又过了100年,清朝乾隆年间,北京城突发一场急性热病。吴鞠通在牛黄清心丸的基础上,创制了一种用来治疗时疫的药,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安宫牛黄丸”,还有一个现在大家都熟知的“银翘散”。吴鞠通提出新的诊病理论“三焦辨证”,收录在他的著述《温病条辨》中,这本书成为今天中医们学习的重要经典。

 

2003年,又一次迅猛强烈的传染病席卷而来,它的名字,我们从未忘记——“SARS”

当时,广州邓铁涛,北京路志正,上海颜德馨,江苏南通朱良春,这些来自不同城市的国医大师们,以80岁以上高龄,纷纷参与到广东省中医院治疗非典的方案制定中。

 

在这些中医方案里,有着千百年前国医大家们面对疾病的智慧结晶: 张仲景,白虎加人参汤;张元素,生脉散;吴又可,达原饮;吴鞠通,清营汤,王孟英,甘露消毒饮。

 

我们拍摄的这部纪录片中,详细记录了广东省中医院在非典疫情中发生的故事。其中有一位备受关注的抗击非典英雄,就是现任广东省中医院的副院长张忠德,由于他温暖助人的性格,大家更喜欢称他“德叔”。他17年前作为急诊科主任率队治疗非典的时候,和护士长叶欣先后感染,一度呼吸衰竭,甚至写下了遗书,在ICU病房中他和战友互传纸条,加油打气。19天后,德叔的病情有了转机,但叶欣护士长再也没有醒来。

 

这些故事和拍摄影像,出自我们的纪录片《千年国医》。回望千年,一次又一次的大型瘟疫侵袭着全人类。放眼当下,面对前所未有的疾病袭来,中医,又是如何面对的呢?我们将在下一期内容中,分享工作在武汉医院最前线的中医们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和治疗新冠肺炎的方法思路!在他们的治疗中依然有着张仲景、吴又可、吴鞠通他们的精神和思想!这就是传承,就是中医的生命力!当然,在我们的观察纪录中,中医从来都不是万能的,我们也不会去神话中医,这个时候需要更理性地分析,实事求是!传承与创新!

 

最后,祝福中国,祝福全人类,渡过这场世纪灾难!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