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易

「孤獨的原因不來自於身旁沒有人,而來自於擁有對自己很重要的事情卻無法跟他人溝通,或者抱持著某些觀點,但其他人並不採信。」 ―Carl Gustav Jung,瑞士心理學家。

辭祖

要結婚那年,因為正處奇怪的處境。老公和我在我家公司上班,我家公司在泰國。兩個人面對新環境,有著很多奇怪的挑戰,比如新員工的抗拒,家人之間磨合的挑戰。生活的空間,被很多外人塞滿,那時是身心疲憊的情況。

以至於在後來,就只決定公證就好。因為厭煩要跟人打交道,最怕結婚上面出現的都是自己不認識的人,不想都是客戶跟其實不常往來的親戚。討厭簡單的事情要變得複雜。因此把許多事情都簡化到不行。

那日公證,還是剛好趁著回台灣的假期,路過戶政事務所,想說順便問問看公證手續,結果他說的東西我都剛好帶在身上。因為懶惰跑第二次,所以就直接馬上辦了公證。就這樣而已。家人朋友都沒事先告知。

當然,家人朋友都沒有告知了,自然我也就忘了祖先要告知了。

前幾年,老公夢到他家祖先跑來和我家祖先類似談判的畫面。大概是因為他家祖先很心疼我老公,希望我家祖先放了他。

那時沒有想到辭祖這件事情。只覺得我老公家祖先對他也真好,但因為我曾經在我們剛結婚的時候生過我老公的氣,在房間裡氣他的時候,也感覺到他過世的祖母拄著拐杖進來要勸架。所以我只覺得,我老公是真的太累,然後他家祖先是真的捨不得。

後來,是有一次看師父影片。師父有跟一位法師提過,是不是他出家的時候沒有跟祖先告知?法師才訝異恍然。

也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想起,當初結婚的時候辭祖的儀式都沒有。怪不得,老公偶爾心裡總會覺得好像是他嫁入我家,而不是我嫁入他家一樣,心裡常覺委屈。

於是七月底,找了一天回家辭祖。

走上舊家二樓樓梯的時候,不知為何,有一股悲傷想哭的情緒湧上。不敢多想,轉身上了三樓。

我沒有拈香,沒有擲茭。就在祖先牌位前合掌告知,當初結婚倉促,很多事情沒有準備,而且多年都在國外,一直到最近回國才想起,自己並未曾告知祖先我已結婚將戶口遷出的事情。這一瞬間,悲傷的情緒又湧上。

我結婚的時候,因為只是辦個手續而已。所以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就是莫名其妙變成了人妻而已。沒有什麼淚別父母告別原生家庭的這種難過。但的確奇妙的是,在告知的那一刻,我好像微微懂了拜別家庭的那種感傷。

結束之後下樓,我家那位看著我說,他覺得我身上亮了一層。而且算算時間,他也覺得他身上的一種束縛好像鬆開了很多。

想起師父說有些事情儀式不能省,除了圓人世的願,也讓祖先知曉,一切會比較圓滿。我們的貪求方便,讓很多事情成了無形中的負擔。

總之,在辭祖之後,不知為何的,真的開始有動力想要來整理一些東西了。就像是覺得自己的生活能夠開始一樣。不是附屬在誰那裡,不用肩負著誰,而是我們夫妻倆的生活能開始一樣。會覺得現在做什麼決定,就是我們兩個。不是因為誰,然後因為太重太煩躁,就想耍廢放棄一樣。

有一種好久不見的希望開始透出,像是雨後的陽光從雲層透出般,會讓微笑從嘴角中慢慢浮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