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文娜塔莉亞

汝暖風般,歲月靜好

我曾以為我不會出現在妳的生命,甚至是愛上妳

妳如暖風般走向我,如今北風蕭蕭,再多的遺憾都無法逞懷

因為妳,讓我愛上了草莓蛋糕的甜膩奶油,如今戒不掉甜點刮喉嚨的甜蜜負擔

她叫汝,我叫靜

這是寫給汝,一封來不及的情書,希望你們喜歡

我...文筆差,別噴,拜託哈哈哈哈哈

以前的我,身邊不乏出現許多男性的追求者,我其實蠻享受被追求者圍繞的感覺,我是多麼的驕縱,早在國中時我喜歡過一個男生,且喜歡了兩年半吧我在猜,當時只覺得可以跟他一起很好,只是一直讓我困擾的點在於說,沒有心動的感覺算不算愛呢?我感受不到戀愛的滋味,就連他被一位女生追走了,我都感受不到任何的痛,只是空虛而已,算不算喜歡,就連現在我還在思考著答案。


跌跌撞撞到了高中,高二的寒假我參加了一個營隊,認識到了我前男友,我大概跟他曖昧了兩到三個禮拜就在一起,在那之前其實我就一直懷疑自己的性向,我很擔心自己真的是同性戀之類的,加上自己的家人非常反對我喜歡女生這件事,就連我姐姐以及我弟弟都是,因此我的前男友跟我告白時,我義不容辭就答應,也是為了試圖證明給家人看以及說服自己不喜歡女生,後來我認為,我不應該這樣傷害他,畢竟如果他要跟我耗時間的話,陷越深的往往是他,雖然我們在搞曖昧,但我非常清楚自己並不喜歡他,於我而言,跟他提分手是我對他最後的溫柔。

我上大學了,我是因為當時新生通知單旁邊的系女籃招生單上的學姊看起來都好好看,所以才決定加入籃球隊,第一次的聚餐,我根本沒有注意過汝,只知道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知道她叫Ruby以及她就像一棵樹一樣呆呆地佇立在那邊,僅此。就連第一次練習也沒有任何的接觸,甚至是說話都沒有,直到雙十節去學姐家烤肉,才有特別注意她,看著她就產生一種可以永無止境看下去的念頭,晚上在學姊家打電玩的時候,看她打電玩入迷的神情就覺得很搞笑,尤其在玩賽車時,身體會跟著賽車轉彎的方向搖擺就特別特別可愛。後來我隸屬的俄文系與她隸屬的西文系要報名新生盃,比賽準備得如火如荼,我們兩隊常常膩在一起練球,還一起吃消夜,最好笑的是有一次大家決定要在圖書館前吃泡麵,但不知道要去哪裡接熱水,所以我們回去宿舍泡,但除了我以外,大家都沒有帶卡,所以我大概拿了五六碗泡麵來來回回,我只覺得路人大概把我當成瘋子吧...

新生盃前夕,我的壓力很大,基本上我是扛下了所有的壓力背水而戰,她看到我可能壓力太大了,所以就陪我聊天,我從小就很討厭講心事,以往我都會選擇逞強,但看著她的眼睛,清澈透明,頓時讓我產生了依賴感,她陪我說,任我抱怨,真心認為當時沒有她,我大概會爆炸吧?!新生盃開打,俄文系第一場是在早上8點,西文系的朋友特別早起來看我們的比賽,我還在比賽中瞄到她還在打哈欠邊加油,讓我又心疼又想笑,第一場我打得特別有壓力,整場的心情就像顆未爆彈,因為一直落後,還要一直承受追分壓力,但是看到她,就會慢慢的平穩心態,終於順利拿下第一場膽戰心驚的比賽。中午休息時,我們坐在木椅上趴睡,靠得非常近,近到如果有人推我一把就會親到她的距離,很奇怪的是,我明明就很討厭別人靠我這麼近,就連前男友牽我手,都會讓我感到不適,但我很喜歡跟她靠很近很近,我們面對面睡覺,她先睡著,我看著她的眼睫毛,看著她的睡顏,有種甜甜的感覺,沒人知道當時的我心中是如此澎拜,但必須按耐這份心情。下午西文系比賽,我看到她穿起籃球衣就特別心動。在她們比賽時,整場看著她奔馳,暫停休息時只想為她遞水,擦汗,鼓勵,對我而言,她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存在我心中,成為我不想提及的溫柔。我們雙方都晉級到四強,但彼此的隊伍都雙雙失利,打完比賽時,我心情非常差,但依舊忽視自己失落的情緒,我走回休息區,看到她一個人在旁邊哭泣,我的眼淚也不自覺地潰堤,於是我們抱著一起痛哭,迎接我們的首次交手。

我們曾經許下諾言要在冠亞賽見面,但這樣子的見面方式似乎也不錯,整場比賽,我是以一個非常享受的狀態在打,可能也因為看到是她,而讓我安心,比賽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幕大概是我們倆對峙的一球,我們兩個穿0號球衣,這樣打球,連學姊都認為我們是不是情侶之間的對決,我居然不反對這個說詞,反而挺開心的,真的!雖然比賽到尾聲,俄文系輸給西文系,但我完全感覺不到扼腕,取而代之的是我看到她開心的笑顏,嘴角不知不覺隨她上揚,會因為她得獎感到欣慰開心。

新生盃如風稍縱即逝,西文系的朋友與俄文系的朋友們決定出去玩,我們大家決定去捕捉夕陽,正是因為我有機車,所以我就載了她,心裡暗地慶祝著自己有車,騎車的過程,她一直笑我腳夠不上地面,一直嘲笑我,但我卻不腦,反而覺得這樣子開玩笑的她非常的可愛,一路上她抓著我,讓我有一點甜絲絲的感覺。到了漁港,我們在夕陽下拍了一些照片,一些讓我非常心動的照片,我與她坐在堤旁,一邊聽音樂一邊看星星,突然情緒湧現,滿腦都想到在醫院的爺爺,我一邊掉淚一邊看著她清澈如水般的雙眼,我在想,為甚麼她可以撫慰我的心靈?她到底是何方神聖?想要在她的面前盡情的嶄露自己的脆弱,沒意識到弱弱的我,喜歡她的心情已經逐漸萌芽...。

不幸的事接踵而來,我的爺爺在我段考的前一天過世,當我夜讀回寢室睡覺,還沒天亮,就接到家人的電話,要我趕快趕回南部,我慌張,時間根本不允許我思考,直到我在快崩潰的狀況下到南部,看到我爺爺的遺體時,我才反應過來發生甚麼事了,可能也因為段考壓力太大,整個人處於極度疲憊狀態,我哭不出來,帶給我更多的反而是驚嚇。後天我趕回台北考我剩下的考試科目,對我來說,我已經沒有時間難過了,按耐自己的情感,撐過一場又一場的考試,考試結束後,原以為能夠大哭一場,但我發覺,我已經壓抑到哭不出來了,失眠了幾天又幾天,滿腦都是對於沒能見到爺爺臨終的最後一眼的愧疚感,我不敢睡覺,完全。我找了她出去,才在熟悉的安全感下,道出我所有的委屈,當下只希望有生的每天如果都有她的陪伴就好下,但也只是奢侈的冀望。

後來有一位女孩加入了系籃,她叫施,是一個有個性的女生。自從施加入系籃之後我發現汝與我互動的次數銳減,甚至連話都沒說著,我看著她們的互動,像看到曾經的我與汝,不禁心裡犯了酸,卻不知道這份心意到最後會傷的自己遍體麟傷....我開始沒有了機會與汝接觸,漸漸地只能自己暗暗規劃一次又一次的獨處機會。我只知道當時的我,可能魂都被勾走了還沒知覺,走到哪只要看到她喜愛的甜點都會想要買給她吃,看著她幸福洋溢的神情,都會讓我溢出甜入蜜的眼神,怕她冷,特別給她暖暖包、受傷了給她我所有的ok蹦、當她報告做不完時,會擱置自己的事並幫她完成報告,更好笑的是當時我會在段考前舉辦不說髒話活動,只要我罵一次髒話就要請一杯飲料,但我會在她面前故意說很多次髒話,就是為了有藉口請她喝飲料,趁機約她出去玩,我不知道為甚麼,開始會想很多法子以及瞎到爆的藉口與她出去,我居然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單方面越陷越深了。

有一天,汝突然問我要不要陪她喝酒,我陪她去了,我看著她一瓶又一瓶黃湯下肚,過沒多久便開始哭泣,但她一直不說發生甚麼事,後來當我可能猜出發生甚麼事時,她便哭得像小孩,手腳蜷縮一起,心疼到我的心也感到莫名的痛,她...跟施接吻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卡在心中無法得以解決,我只知道當時的我突然痛到無法呼吸,一時之間無法承受帶給我的無限衝擊,我愣住,直到友人提醒我,我才恢復理智,我蠻佩服當時的我能夠平靜地幫她想辦法,她喝得很醉,哭得很撕心裂肺,我抱著她,她卻不知道我自己內心,千瘡百孔,被她傷的體無完膚,只是剛好因為爺爺的後事、段考壓得我再也沒有力氣發洩情緒了,凌晨4點我與友人送汝回宿舍之後,我坐在自己的書桌前從發呆、鼻酸到抱膝放聲痛哭,我就這樣看著以前幫她拍的拍立得,一直哭泣,我才慢慢意識到我可能...喜歡她嗎?早上6點半我整理好行李下台南處理我爺爺的後事,一整路我拿出了放在皮夾裡她的照片一直想,明明是朋友阿!怎麼會那麼心痛,一想到她們接吻的畫面,我的心痛到無法呼吸,我後來憑著自己僅剩的理智才勉強將自己拉回現實,但這份心情、這個痛,前所未有...是因為喜歡嗎?我不知道...

自從發生完那件事之後,我開始沒意識的頹廢,變得不正常的大笑與大哭,開始沒有以前的自信,連打籃球的感覺也漸漸消失,剩下多疑與暴躁,隨時注意著她們的一舉一動,並且隨著她們波動自己的情緒,在這之中,又沉溺在與汝假想的情感中,深陷其中,將自己陷入無限循環的老式點播機中,重複著受傷、重複沉溺,可能歌還沒換,我還有機會,有一天朋友跟我說,施要跟汝告白,我頓時僵住臉,雖然自己早就意識到她本來就對汝產生不同的情感,只是自己不想接受罷了,聖誕夜當天,大概只有鬼知道我喝了多少酒,我哭了一整夜,我發誓這一定是我最沒尊嚴的時候,我朋友從來沒看過我因為一個人哭得如此痛之入骨,隔天收到ㄧ句「她們在一起了...」,這可能才是聖誕夜的壞禮物吧?我暗暗自嘲自己如小丑般的期待。現實總是喜歡傷害愛作夢的人,我在此宣告,我真的愛上汝了,在最後一刻,才承認自己的傻,同時宣告自己也失戀了,荒唐的暗戀在此畫下句點,我現在只想回歸自己的生活,不想再陷進去她給的溫柔鄉,汝拿走了我的心,但我卻帶不走她,可笑至極。

不得不說,我一直以為我喜歡男生,但遇見汝之後,一切都跟我想像的不一樣,那種與喜歡的人相處的感覺、看到喜歡的人與其他人很好的酸感、愛而不得的心痛感,都是前所未有的體驗,在多元文化的社會中,我雖然是支持同性戀,但我卻不斷地逃避自己喜歡女生的事實,我一直排斥在自己設的框架當中,並且認為這是一件非正常行為,導致自己一直不想戳破事實,陷入羅生門,迷宮般的深淵,我想逃,想要活得自在,不想被當怪胎,當大家談論自己的交往對象,我只能選擇隻字不提,深怕我想保護的自尊,如泡沫般消逝,我無法逞懷,只能逞強。汝的出現,使我被迫去正視這件事,她的溫暖、貼心、笑容,慢慢攻陷了我搭建已久的自尊心,對,我喜歡她,堅定不已。居然會被愛恨貪嗔癡給凌虐的體無完膚,暗暗自嘲起這樣墮落的我。我曾以為我不會出現在她的生命,甚至是愛上她,她如暖風般走向我,如今北風蕭蕭,再多的遺憾都無法逞懷,再見,我的愛。

To: 汝

一切都太突然,突然到我也感到措手不及,遇見妳,我變得更愛笑,也開始懂得對別人敞開心房,不可否認,妳在我身邊陪伴我的時日,是我從沒有過的感覺,特別甜,當看到妳清澈如水般的雙眼,我發現我已經像一艘船,在岸邊擱淺,深陷不已,無法逃脫。不知道從幾何時,收到妳的訊息時,我的心臟總是落掉一拍,當時還在想自己心臟是不是不正常?該不該去檢查?我開始會特別路過妳房間,就是為了可以與妳來場美麗的邂逅,聽聽妳的聲音,看看妳的身影,都會讓我開心一整天,傻笑樂呵,妳剛好弧度的笑容,掀起我心裡的漣漪,漸漸因妳笑而開心,心情隨妳起伏不定,但當時的我,只把這份心情當作朋友之情,為的就是不想坦承自己的性向,我其實很想感謝妳,能讓我喜歡,可以過的更加坦蕩,學會如何正視自己的愛情,妳讓我知道如何在意一個人,關心一個人,喜歡一個人,我覺得我很幸運能夠遇見一個這樣的妳,一個讓我想要拚盡全力守護的人,對不起,不夠坦率地告訴妳,選擇用這種方式跟妳告白,請原諒怯弱的我,無法勇敢面對妳,我的初衷一直都是希望妳能夠開心與幸福,我會繼續守護妳的笑容,但這次我只能選擇使用朋友的身分

最後,想跟妳說:汝,我真的好喜歡妳。


p.s : 當發現真的喜歡就去追吧!當小丑又如何?

給跟我一樣面對愛情怯弱的妳/你,謝謝觀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