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倫退選後,女性選民也有種被擊潰的感覺 | 疫情陰影下的美國選情2020.03.09

羅傑城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其實我在最上面已經說出了我的見解。每個人都只能通過自己的眼睛來看事物,我沒有你的眼睛,你也沒有我的眼睛,到頭來,你口中的「實話」也可能會是你耳中的「謊言」。學理地說,你眼中的所謂真像,其實社會灌輸給你的知識建構;通過解構,讓你更深刻地理解這個世界。你似乎不同意,所以我才問,你口中的「實話」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既然說不出來,我也沒辦法咯。你自己在輸出這種文革批鬥式的無理蠻橫語言暴力,都不自知。不過任何作者在網上寫東西,特別是涉及政治的,稍為多人讀了或多或少都會有人噴的,大家也就都免疫了。

羅傑城
回覆
北国孤寒话谁知@Leoooooo

抱歉,被之前的通知淹沒,一直沒看到你這一段。轉載沒問題。但拙作時效性可能已經過去了,特別是後半關於迷你星期二的部分。如果你們想轉載,也可以刪去後半部分,不過,最後怎麼處理你們自己決定吧。我看過你們的微信公眾號,文章都不錯,政治、性別等等公共議題都涉及到,很樂意讓我的文字也加入你們的討論之中。

羅傑城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多謝你告訴我「地球是圓的」,我也同意「地球是圓的」是實話,(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但是,「地球是圓的」只是你口中「實話」的其中一個例子。「實話」不僅僅只有「地球是圓的」這麼一句。我跟你一樣,都能舉許多例子:「我在寫中文字」、「你在看中文字」、「我在呼吸」、「你也在呼吸」,這些確實都是實話,但只是實話這個全集的其中一些子集。你用「實話」的個別案例來定義「實話」,並不能幫助我理解你口中的「實話」。所以我也還是沒搞清楚你口中的「實話」是什麼意思。

羅傑城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你怎麼定義「實話」?我相信人的知識是有限的,每個人只能描述自己智能範圍內所知,沒有人能確保自己所知就是事物的全貌。我也沒法確保我所說的一切符合每一個人的perspective所見。如果真的存在客觀真理,也只有全知全能的上帝可以達到吧。

羅傑城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研究了一番,原來你是站裡著名的聖經哥XDDDD。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在美國讀教會學校出身的,當時身邊的朋友幾乎都是Christian,雖然他們用了好幾年都沒有說服我受洗,但我偶爾也會去教堂做做觀察。

「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James 1:19)我應該沒必要拉黑你。

羅傑城

補充:密歇根的選情我會比較關注Macomb County。與預測誰贏誰輸無關(我一直沒有對輸贏進行「預測」)。這個郡是典型的鐵鏽帶工業區、又是半城鎮半郊區,人口學上就像是一個微縮版的美國。也是密歇根州的藍轉紅最大的郡,如果當年希拉里在這裡多拿5000票、特朗普少拿5000,最終結果就會拿下整個密歇根。不過與最終結果相比,他們的取態和想法更為重要。為什麼他們會從奧巴馬轉投特朗普?今年他們打算選誰?

當然,其他藍轉紅的郡也值得關注(Monroe、Van Buren、Saginaw、Bay、Shiawassee、Manistee、Lake、Eaton、Calhoun)

羅傑城

各位看官和朋友,我並不是要表達男女的對立。我並不是說女性選民就一定會支持她、男性選民就一定反對她。事實上,這個選戰過程了裡有三四個比較主要的女性候選人,非裔女候選人Kamila Harris去年也通過在論壇上狙擊拜登一度獲得過15%的支持率。

但相對於其他男性候選人,沃倫的女性身份和形象,就一定對她的選情有負面的影響,這點是值得整個大家(我不僅僅是說美國社會)思考的。相對於男性競爭者,一個男性選民在投票的時候很可能會對女性候選有偏見而更投給一個男性候選人、而一個女性選民也很可能對女性候選人有偏見而投給一個男性候選人。

評論裡說她「不行」,那她為什麼「不行」?在世界上這麼多國家(無論是發達還是發展中國家)都已經有女性領導人的情況下,美國一個都沒有,至少在統計上就頗不正常的。這不僅僅是希拉里、沃倫自己的問題,難道美國的女性都「不行」?天生有不適合當領導人的DNA?還是因為美國政壇存在結構性的問題導致一個女性政客難以出頭?是不是因為社會普遍對女性的偏見?這些都是值得討論的。

當然我也不是說「女性」這個因素是她選情失敗的single factor。我也在文中表明了其他因素:例如她支持者base太過精英(一是因為出口民調數據現實她最受大學學歷的朋友歡迎,二是身邊太多高知識階層是她的支持者);以及AOC這個千禧一代明星人物(至少對於部分千禧一代來說)對桑德斯的endorsement,對她選情造成了極大衝擊。這裏需要補充的是她在非裔選民的支持率特別差,很可能是因為她在自己血統問題上公關災難。

當然她的失敗還有許多許多因素,作為專家的你們也請慢慢分析。在下只是強調一下「女性」作為領導人選舉的一種普遍的負面因素、以及在美國語境下導致這種環境背後的結構。沃倫就很強調美國需要「結構性改變」。

希望以此幫助朋友們理順一下邏輯。也請看官們讀一讀標題以外的內容。

从链式反应到网格反应:SARS和COVID-19流行期间的流动与限制

選情更新|超級星期二前夕的戲劇性轉折:拜登非裔選票橫掃南卡扭轉頹勢,新星布蒂吉格退選,彭博欲吸納楊安澤為副總統?

羅傑城

更新:克洛布徹(Amy Klobuchar)也在美東時間星期一退出選戰了。她和布蒂吉格都宣布支持拜登。即將開始的超級星期二是桑德斯、拜登、彭博、沃倫的四人戰場。

羅傑城
回覆
DieRoteFahne@vorwarts1917

我也不是只看媒体报道,你提到“主流媒体”了,我才在上一个回复中讲我看的媒体。

事实上我个人认识和接触的选民里,这届在初选和党团会议开始之前,在社交媒体或者私人交谈中表达了支持桑德斯、沃伦、布蒂吉格、拜登、彭博、Cory Booker、Klobuchar甚至杨安泽的都有。

就从我个人身处的现实来看,尽管选情非常不利,但沃伦至今在中年女性知识分子群体里非常受欢迎。

当然更多的朋友不仅有投共和党的传统,也经常在现实和网络上argue the case for Trump。我待过的城市就有从奥巴马转投特朗普。

也许你讲得对,你的“现实”中有很多人背学生债、有很多人负担不起premium。但是也有很多选民不是学生、很多学生不需要担心学费。有很多选民不需要太担心自己付多少保险。我并不是说桑德斯在我身边不popular——事实上,16年我身边的同龄年轻朋友里最vocal的就是支持桑德斯。

最后我所在票站,希拉里只赢了很小的margin,我所在的郡和州特朗普险胜。有机会我写写我在这个摇摆州关键郡的经历。

我也不是说我没有bias。正如我生活在摇摆州小城市,我就不知道自由派海岸大城市的想法。当然,所有主流媒体、大部分华裔和华人留学生都在海岸,我可以通过这些海岸媒体和海岸生活的朋友管中窥豹。

每个人都有媒介和生活体验所构成的小现实,你我都有。

看你每次都在我的文章下评论,我也告诉你吧,我很快会发一篇与桑德斯有关的文章,因为已经存在草稿箱了。而且我猜你应该会喜欢。

羅傑城

选民很有想法,每个州每个郡甚至不同的人都看着不同的媒体、接受不同的信息,没有专家能分析选民怎么投。我个人是海岸媒体跟内陆媒体、自己待过没待过的大小城市媒体、保守派和自由派倾向的都会看看,但也不会保证自己的观点就是主流或者次要的。

Buttigieg如果继续选下去,超级星期二在MN的表现应该不错,而其他州份中,五大湖区铁锈带白人支持度应该都会很好(例如民主党16年输掉的PA、WI、MI),他最能与这些州的小城和郊区选民连结。这些州又恰好是16年的摇摆州,固然给了他不少信心加入这场选战。

但是超级星期二基本上都集中在南部,少数族裔占多数,这是他最薄弱的环节,内华达和南卡都没迹象解决这个问题,后面即使在白人那里拿够了票也难看,也就没必要继续了。他在白人工人阶层和中产这一块是很强的,内华达州也赢了不少郊区郡,他在CA、TX不会一张没有。

更现实的问题是7600万已经烧光,可能连包机都坐不起、没钱继续把选战做下去。倒不一定是有什么donor给他打电话让他投靠拜登。

戏剧性的点在于他的离开应该是一下子给温和光谱空出了很多位置(包括超级星期二以后的),让温和票有了更集中的可能(当然也可能因为彭博的广告有效、沃伦的号召力强变得更分散)。至于剩下的这些州份中他的票是会集中分给拜登,还是被彭博拆走,甚至是桑德斯还是其他也难以预料。

【清議時事】美國「超級星期二」前瞻:從桑德斯崛起看西方社會主義思潮

羅傑城

16年的時候有位意見中間偏保守的美國教授委婉跟我說,年輕一代學生都是大叫「免費教育」、「免費這個」、「免費那個」的人;而反對他們的,就是要埋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