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傑城

正在探索興趣中的政治學者。Intelligence Studie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 Public Policy。ID非真名

被美國主流媒體屏蔽滅聲、但得到硅谷鋼鐵俠馬斯克(Elon Musk)鼎力支持的亞裔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民主黨三辯前瞻

美東時間2019年9月12日星期四晚上8時(大中華區13日星期五早上8時),經過6月末及7月末兩輪共四場激烈論戰,十位符合資格的民主黨候選人將會展開新一輪的選舉論壇,角逐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初選提名。

對於亞裔候選人楊安澤來說,前兩輪辯論在20名候選人中只得到最短的發言時間、辯論想插話時麥克風卻被關掉(https://youtu.be/x8p73W7iZ5E)、主流媒體對他忽視、給予他與民調支持率不成比例的低頻率報道,給他的選戰造成非常大的困擾。不過,他依然因為在第二輪的CNN辯論中表現搶眼,在較早前的7月28日達到民主黨的捐款和民調要求,成為第八位晉身9月第三輪和10月第四輪辯論的參選人,與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大熱桑德斯(Bernie Sanders)、伊莉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等同台競技。

8月11日,這位YouTube寵兒、自稱為「特朗普之反面、喜歡數學的亞裔男」、並且要帶領美國「走上環保高地」的候選人,還在推特(Twitter)上得到硅谷鋼鐵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大力支持——清晰表明「我支持楊(I support Yang)」,並且認同楊的每人每月1000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政策(Universal Basic Income,簡稱UBI)。馬斯克加入「Yang Gang」(楊安澤支持者群體的名稱),進一步刺激楊安澤的選情,以應對自動化科技發展、給美國就業帶來嚴峻挑戰為主題的政綱所引起的網絡狂潮。

馬斯克公開支持楊安澤
馬斯克推文

從擠爆的辯論到更聚焦的鏡頭

對於2020屆的美國總統民主黨候選人來說,民主黨的初選辯論相當重要、各候選人也非常重視。這是他們宣傳自己政綱最大的平台;也是直接面對面與其他候選人比拼的唯一機會;辯論即時直播,面向最多的美國觀眾。往往是接下來數天美國、乃至世界媒體的政治版頭條。

相比前兩輪共20候選人、每輪要分成兩場的「擠爆」辯論,因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為第三輪辯論設定了更為嚴格的准入資格標準(民调要求:至少有四個全國或提前投票州份的民調超過2%;以及捐款人要求:至少有13萬捐款人,以及至少在20个州每个州有400人),第三輪和10月份的第四論辯論最后只有10位參選人符合出戰要求。按达到要求的时间排序,分别是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麻塞諸薩州參議員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加州半非裔半印度裔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長皮特·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德州眾議院貝托·歐洛克(Beto O'Rouke)、前副总统拜登、政治素人企業家楊安澤、新澤西州非裔參議員柯瑞·布克(Cory Booker)、前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長朱利安·卡斯特羅(Julian Castro)、明尼蘇達參議員艾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

8月26日前達到民主黨民調及捐款人要求的10位參選人。來源: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heres-whos-qualified-for-the-third-debate-and-whos-on-the-bubble/

八月各類民調公布過後,不少參選人已經宣布退選,觀眾的注意力更集中於機會更大的這十位候選人,民調支持率也會流向機會更高的參選人;第三、四輪的辯論表現對於本輪民調的邊緣候選人來說,明年能否進入新一輪的提名競逐至關重要。

辯論想插話被NBC熄麥、被傳統主流媒體忽視、但依然成功用自動化和UBI政綱突圍的「YouTube當選美國總統」

楊安澤正是需要通過選舉論壇突圍提名角逐的邊緣候選人。作為美國政治體制的局外人,以及不常出現、常被忽略的亞裔政治參與者,楊安澤參與選舉論壇時於論壇完結後,受到傳統媒體的杯葛。但他仍然以最少的辯論時間和極低的傳統媒體關注,戰勝其他獲得更多傳統媒體鏡頭注視、長篇報道的參與者,成功晉身第三、四輪辯論。

楊安澤常常被稱為是能統一YouTube評論區自由、保守兩派的總統候選人。如果長期浸淫在楊安澤相關片段的評論區,你會以為楊安澤已經成為美國總統。他的名字在YouTube上的搜尋數字上長期領先於其他競爭者。然而,3、4月份的時候大部分的民調數據顯示他只有0-2%的支持率,楊想要在民主黨初選中突圍,不僅僅只能搶灘網絡輿論,還必須要通過傳統平台、特別是民主黨的選舉論壇中表現自己。

過去三個月以來,楊安澤在YouTube上的搜尋趨勢總體領先於其他熱門參選人,包括拜登和桑德斯。

相对于网络媒体的摧枯拉朽,面對傳統媒體,楊安澤的突圍充滿荊棘。6月底第一輪辯論的第二場,跟拜登以及桑德斯同場、感冒的他似乎不在狀態:沒有聽清楚主持人對他的第一個提問,浪費了本來就得到不多的發言時間。但更巨大的障礙是此次選舉論壇的主持電視網絡NBC。他在長達3個半小時的選舉論壇中得到的發言時間只有2分56秒;相比之下,熱門候選人得到比他多數倍的時間(例如拜登的13分18秒,賀錦麗的12分9秒,桑德斯的10分53秒)。極短的曝光時間使他無法展開自己的政策討論,僅僅是能把自己的UBI立場表达出。

該場辯論中,由于發言規則允許候選人插話、搭聲,情况有时非常混乱;但論壇結束後,楊安澤在會後Yang Gang集會指出自己曾經想插話、卻在發言時發現自己的麥克風不能發聲。事後,推特上楊的支持者更是發起了#LetYangSpeak。另外一位表示自己被滅聲的參選人是聲稱要「創造一股巨大能量、擊破特朗普所帶來的民主威脅黑暗能量」、美國著名心靈雞湯作家瑪莉安妮·威廉森(Marianne Williamson)。

本場辯論過後,他的民調支持度、以及賭博公司開出的賠率也有所下降。他對環境政策的論述,說美國人可以通過拿到每月1000美元後,騰出時間來想環保問題,把美國人帶上「環保高地」,被不少媒體抓取;但總體來說,直到結辯發言前,都未能展開他之前獲得關注的自動化論述。

楊安澤在第一場辯論中只獲得非常少的辯論時間。

雪上加霜的是,主流媒體對楊的報道與他的支持度不成正比之低。一些支持度比他低得多、甚至退出了競選的的候選人,也得到更多的關注。列舉候選人的事後,主流媒體常常忽略掉他的名字;NBC與MSNBC在報道他時,甚至把他的名字錯寫成「John Yang」。

NBC「憑空創造」了一個候選人
楊安澤的有線頻道新聞報道中,跟許多0支持率的參選人相若。來源: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which-democratic-presidential-candidate-was-mentioned-most-in-the-news-last-week-7/

7月底的第二輪CNN辯論是楊安澤選情的轉折點。辯論規則調整後,所有發言人都獲得了比上次更多的發言時間。但是楊安澤依然只有最少的時間,不過三小時內通過8分多鐘的發言,他成功把他的主要論述講出,特別是開頭和結尾。

開場介紹中,楊一如既往,解說出美國經濟正在面臨的其實是自動化威脅,機器學習、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對舊有職業例如卡車司機、售貨員、收銀員等的取代,才是美國工作流失的主因;搶走美國人工作的是自動化,而特朗普使移民成為了替罪羔羊,無助於解決問題。並且說,特朗普的反面,正是他這種喜歡數學的理性亞裔男。

第二輪辯論後楊安澤競選團隊放出的宣傳圖

結尾更是讓美國人記住了這個亞裔候選人。楊說電視媒體導向,使大家在上一輪並不關心他的政策(而聚焦於他不戴領帶),一味在製造矛盾和劇情,也是導致美國人選擇了一位電視明星(指特朗普)作總統的原因;攻擊了特朗普之餘,也抨擊了美國的傳統媒體。

這個辯論後成效不錯,楊48小時內達到了捐贈者數字的要求,並且在7月28日在內華達拿到了第四個超過2%的民調,成功晉身下一輪辯論,是最先於第二輪辯論突圍的邊緣候選人。其次,他在民調中,還站穩了1對1競選中、能夠戰勝特朗普候選人的選項,這是拜登和桑德斯都不能穩固的成就。

硅谷鋼鐵俠馬斯克加入Yang Gang,楊安澤粉絲團酷上一層樓

進入2019年8月份,形勢對於楊安澤來說更為明朗;特別是硅谷著名企業家、Paypal創始人、以及特斯拉(Tesla Inc.)、SpaceX、SolarCity等領先行業科技公司的老闆馬斯克,在推特上公開表示自己對楊安澤的支持。

楊安澤前期一直標榜自己有許多硅谷朋友,也一度介紹自己是「科技公司老闆」,但名氣始終有限;這次得到了重量級科技大佬的認可,而且還是一直站在科技發展應用前沿、這位要把人類帶上火星、帶向未來的硅谷鋼鐵俠,這對楊安澤的選情以及他的科技政綱來說,可謂增加了一分可信度。

馬斯克為楊安澤背書全過程推文

僅僅是對楊安澤的認同還不夠,在被追問他是否支持UBI時,馬斯克的回答是「顯然需要(Obviously needed)」。馬斯克對楊歸因的認可之餘,也認可了他對問題的解決辦法。

另外,馬斯克還表示自己對楊的背書非常重要,因為楊會是首個公開的哥德總統(「He would [be] our first openly goth president 」),應該是指楊曾經的哥德(類似大陸的非主流)。楊的競選團隊還把自己1992年的哥德朋克裝扮照做成T恤,用作籌款。

楊安澤的哥德照Tee販售

結語:一切在數學亞裔男的計算之中?

從默默無名到網媒成名,從一輪論戰折戟以後到第二輪背水一戰圍戰勝各路職業政客、參議員、眾議院和市長,剛好達到民主黨的要求晉級,似乎每一步都在他計算之中,選情都在他的掌握之內。這是不是因為他強大的數據團隊?我們不得而知。二輪選情後,他表示會在未來的選戰中、不斷人格化自己,例如講更多自己家庭的故事。

在二輪辯論後的分享會中,表示會做好特朗普會罵他「楊同志請滾回中國(Comrade Yang, go back to China)」的準備。儘管民調還不過雙位數,不謙虛地在受媒體訪問時明確表示自己能擊敗特朗普。至少從今天來看,這些都還沒成為不可能。但要突破重圍,就需要他在接下來三四輪的選情中,達到拜登、桑德斯和沃倫組成的民調第一梯隊、擊敗皮特市長、賀錦麗的第二梯隊,跳出他自己所處的第三梯隊。

這位喜歡數學的「YouTube當選總統」、美國政壇裡難得一見走到這一步的亞裔總統候選人,能否再次創造奇蹟、突破重圍、甚至獲得民主黨的候選提名、對抗特朗普?我們拭目以待。

楊安澤(Andrew Yang):「擊敗特朗普,必須數學好」背後的人工智能取代舊職業、亞裔政治參與、和后真相时代的美国大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