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傑城

正在探索興趣中的政治學者。Intelligence Studie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 Public Policy。ID非真名

沃倫退選後,女性選民也有種被擊潰的感覺 | 疫情陰影下的美國選情2020.03.09

美東時間3月5日,作為女性候選人中的領跑人,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馬塞諸薩州的家門前黯然宣布退選。民主黨初選還未完結,但2020年的總統選舉已經成為事實上三個「老白男」之間的競爭。沃倫說,結束這個選戰最難捨的部分,可能是「那些小女孩可能不得不再等四年了。」語氣無奈而憂傷。

至今,美國歷史上還沒有一位女性總統。女性在總統選戰中走得最遠的,是四年前獲得民主黨提名的希拉里(Hillary Rodham Clinton);今天沃倫還略輸一籌。而美國政界歷史上權力最高的女性,則是現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

沃倫一度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民調中在對手眾多的戰場中,在民調上成為非常清晰的領頭馬。但是民主黨新一代政治明星中最具形象力的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11月開始對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可以說引發了沃倫走下坡路的多米諾骨牌效應——一部分刚开始搖擺不定的進步派團體,也開始表態對桑德斯的背書。

來源:沃倫facebook

認識的朋友中,有不少忠實追隨沃倫的選民(當然也有吸引了許多非美國人的朋友關注她的選情)。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教授,自從去年年中開始以後,逢選舉辯論的時候、到最近不同場次的黨團會議和初選前後,都會看見她在社交媒體上賣力稱讚沃倫的表現、轉發對沃倫友好的媒體文章。以前那位教授還私下抱怨,她所身處的東北鐵鏽帶小城市信息泡泡,思想比較保守;在社交媒體上政治「出櫃」是一件挺危險、挺容易失去朋友的事情。

我的一位在哈佛讀書的朋友,曾在社交媒體上更新自己在她參議員辦公室當志願者的體驗。在美國、英國上大學(我猜大部分民主體制下都一樣),如果是讀政治相關學科的話,其實不少得這些在當地政客門下當志願者、或者議員助理的同學。後來,沃倫宣布參選以後,我沒有做過正式統計,但感官上許多女同學成為了她的粉絲,而且國籍上也是遍佈世界各地。其中有兩位直接加入了她的選戰地方團隊之中。她可以說是我的社交媒體上能見度最高的一位候選人。據說她對支持者的自拍要求來者不拒,拍了十萬張自拍,也就難怪我總是在社交媒體上看到認識的人與她拍的照片了。

選舉結果出來以後,支持者們的感受,朋友轉發給我看的一篇文章標題總結得不錯:女性選民們覺得自己也感到很是被「擊潰」了。美國社會,似乎還對一個女性充滿偏見;因此,美國的選民,也對一個女性候選人充滿偏見。「領導力」是一種「男性特質」,常常與女性無緣;談到她政綱裡的「計劃」的時候,有人說她太注重細節、當然也有人說她不夠注重細節;她一說話,便有人不喜歡她的聲調、覺得她太「情緒化」。這樣的體驗,也是得到太多女性共鳴的共同體驗了。

選舉結果也表明我活在了她支持者的泡泡裡。紐約時報說她是「專業人士階層的民粹領袖」;民調顯示我被「擁有大學學位的白人」泡泡包圍。如果再加一個更為精確的定語,那應該是「至少受過大學教育的女性」吧。

這點就讓我聯想起,中英文媒體上對近年對女權運動的一個反思(或者說批評),說這個世代的女權主義者太「精英主義」:過份關注某些自私、高階層的「精英追求」,例如說公司高管的女性比例。忽略了數量更廣泛基層女性的需求,結果在政治上也不太吸引為數更為廣大的工人階層女性的支持。

雖然不過從我身邊來看,似乎這個指控缺乏實證檢驗。許多中國的女權主義者,也關注普通農村婦女的問題;美國在墮胎的問題討論上,其實也關乎常常處於社會底層的非裔女性。以「精英主義」來否定所有改善女性地位的活動,也未免太「階級本質主義(class essentialism)」,即把一切問題都看作是階級問題的看法。當然,筆者自問並非性別研究或者女權的專家,還希望熟悉相關領域的朋友,補充更為專業的見解和看法了。

沃倫的取態,密歇根州選民的取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可能都是迷你超級星期二選情的決定性因素

至少,沃倫在辯論戰中對女性的辯護,幫助美國人消除了彭博5億美元廣告槍林彈雨的影響力

樂觀地看,她間接導致了彭博(Micheal Bloomberg)白花了6億美元,在論戰中摧毀了對方的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魅力,導致這位大富豪剛剛加入了正式的選戰就要退選。儘管她的選舉結果令支持者遺憾,但她的取態對戰情也可謂相當關鍵——如果缺乏她的背書,集中進步派的票源(或削弱可能會流向拜登的部分受高等教育白人溫和票),那桑德斯就很可能在明天的迷你超級星期二中,面對已經幾乎統一了整個溫和派的拜登,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超級星期二後的黨代表票對比。來源:google

在3月3日的超級星期二,兩位退選的民主黨候選人的支持催谷了他的北部選情後,加上其他南部州份非裔選民的強力支持,早州初選前兩場還是差生姿態的拜登,反超了桑德斯,並建立了一定的領先優勢。能建立這樣的優勢,最後一場早州初選在南卡羅來納州的逆轉至關重要。

而桑德斯則依靠與墨西哥接壤的三州(加州、科羅拉多和猶他)以及自己的主場弗蒙特維持著選情的懸念。特別是在西南三州中,桑德斯獲得了亞裔和拉丁裔選民支持的優勢,儘管這種優勢可能不如拜登在非裔選民上來得穩固。

[相關閱讀:超級星期二前夕的戲劇性轉折:拜登非裔選票橫掃南卡扭轉頹勢]

桑德斯依然還有翻盤的可能。密歇根州在3月10日的選戰中取態無比關鍵,2016年特朗普(Donald Trump)只贏希拉里一萬票,是民主黨當時輸掉的、由藍轉紅的搖擺州之一。在本年的選戰,誰能否通過贏回這些搖擺州、特別是鐵鏽帶白人工人階層的支持、從而擊敗特朗普,一直是民主黨人關注的問題。

為了迷你超級星期二,桑德斯也取消了自己在其他州份的競選活動,全力獲取密歇根州人的支持。在2016年,桑德斯沒法在密歇根州初選中維持自己在民調中的巨大優勢,僅僅微勝希拉里。

由遠在武漢開始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隨著其擴散,也影響著美國今年政治話語。特朗普政府應對疫情的一舉一動,都成為民主黨進入二月末辯論的眾矢之的。桑德斯的招牌政策「全民醫保」,一直在醫療衛生的議題上獲得最多的聚光燈。華盛頓郵報的出口民調似乎顯示,關注醫保問題的民主黨選民似乎更支持拜登。選民希望更加回味「奧巴馬醫改(Obamacare)」的正常狀態,還是桑德斯、沃倫等進步派更為進取「全民醫保」?這也是接下來選戰的焦點問題。

3月9日,沙特王子剛清洗完王室、就跟俄羅斯賭氣,大幅增加原油產量,導致油價暴跌;歐美碰上疫情、米蘭封城,美股也跟全球暴跌,觸發歷史上第二次熔斷。近期受病毒困擾的華盛頓州,也是迷你超級星期二的州份之一。

事實上,華盛頓州的疫情可能也展現了如伊朗、南韓或者義大利倫巴第、威尼托的情況——截至美西時間星期天,死亡數字達到19人,確診僅僅達136,與世界的平均數字相比,很可能表明病毒檢測的落後、以及社區傳播的爆發。在這種情況下,明天的選舉對華盛頓州來說也是困難重重。早前,華盛頓州已經表明了會給病毒檢測埋單;蓋茨基金會也給西雅圖地區提供可家用的檢測套件

稍為幸運的是,華盛頓州的選舉,是通過郵寄選票進行。選民至少不用在票站大排長龍、增加病毒傳播風險。

選情更新|超級星期二前夕的戲劇性轉折:拜登非裔選票橫掃南卡扭轉頹勢,新星布蒂吉格退選,彭博欲吸納楊安澤為副總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