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傑城

正在探索興趣中的政治學者。Intelligence Studie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 Public Policy。ID非真名

楊安澤退選,才在主流英語、華語媒體上看到他的身影 | 放下脑残粉包袱,談談他的選戰問題、聊聊2020美國總統的激烈選情

民主黨新罕布什爾州初選後,香港TVB無綫新聞還煞有介事地把「我是個數學家,但從今晚的數字來看我們不可能贏得這場選戰(I am a math guy, and it is clear tonight from the numbers that we are not going to win this race)。」剪出來作為主要的消息片段。

直到楊安澤新罕布什爾州初選後宣布退選,筆者才看到英語、華語電視媒體上大量地看到他的身影。不過他的退選也終於給我放下腦殘粉的包袱,說一說我之前看到、但一直沒有說的問題。順便再分析接下來的選情。

民主黨在艾奧瓦、新罕布什爾兩州初選各候選人黨代表票總得票情況。來源:Google

全民基本收入(UBI)可能兩邊不討好?

第一,儘管UBI是一個很有觀眾緣的政治競選招牌,誰不會被全民發錢的政策吸引眼球?但是否支持是另一回事。但筆者個人對全民發現金在美國是否真正可行其實一直持有保留態度。

筆者認為對於民主黨的主流觀眾、自由派來說,最大的疑問可能是這種政策是否會導致公共服務提供和社會福利的退場?原因是如果錢都用來直接發出,政府還會有資源放在其他公共服務設施中嗎?

而美国保守派最擔心的,跟自由派相反,可能是擔心政府通過UBI对普通人生活的大規模介入。這樣的措施會不會導致人們不想工作?

再舉個简单的例子,现在連全國性身份證系統都沒有的美國,如果要把錢發给每一個美國人,就需要要建立這樣一個全國性系統。但這涉及到聯邦政府能力的擴張,被許多保守派美國人質疑、因此美國一直無法建立一套全國身份證明系統。現在美國的銀行主要通過社會安全保障號(social security number)確認身份,而這套原意用於定位社會福利受益者的系統,外國人也可以通過雇用等方法申請。可見UBI在美國語境裡,可能連分發都有後勤問題。

楊安澤對自由派觀眾,強調UBI的福利性质、可以幫助許多弱勢社群獲得活力;而對保守派則強調其自由意志(libertarian)的特點,這些錢由自己掌控、自己分配。但這樣的競選話語似乎沒有深入細緻地回應這些我的疑慮、也是不少關注者的疑慮。即使無需學理上的嚴謹、就從傳播效果來說,即時他真有機會繼續在競選中更進一步,到了未來也容易兩邊不討好。

錢從哪裡來可能是最大困惑

第二,我認為他在選情中更加沒有回應好的疑問是“錢從哪裡來”的問題。 「從每筆亞馬遜銷售上取一點出來」的說法,不僅沒有釋除我的疑慮(政府真的有能力從嚴密做好會計規避和防備的大型科技巨頭身上抽稅嗎?),也使他的選情受到巨大的現實打壓。

例如,亞馬遜老闆Jeff Bezos買下的《華盛頓郵報》,可能是最早在“factcheck”中對他進行攻擊的媒體;更不用說他們後來對他的忽視。科技巨頭對自己的保護是全方位的。

正因此,筆者認為楊安澤失敗的主因是他在傳統媒體上畫面缺失。不一定只受吹捧、也可以像CNN和紐約時報打特朗普一樣不斷被罵、依然也能維持出鏡。

如果美國政治已經變成完全由新媒體主導的話倒舞所謂、但似乎傳統媒體在美國生活中依然重要,選民對候選人的認識,依然來自於選舉論壇。社交媒體上出現對候選人的討論,很大部分是對傳統媒體提供的信息的消化。

即使在楊最受歡迎的YouTube,楊粉們也活在信息泡泡之中,看到的無非只是回音壁。很明顯,每一個有楊的訪問視頻下,評論者的熱情非常高漲,說他是唯一能夠團結YouTube的候選人;但是他們可能看不到的是,人們對沃倫和桑德斯的評論熱情,也很高漲。

更何況,YouTube未必是美國政治裡最重要的新媒體平台、一定要搶佔的輿論高地。他在推特上的人氣增長似乎還不如“皮特市長”布蒂吉格。更不用說要挑戰人氣積累了幾年的桑德斯。

第一位同性戀候選人、總統?桑德斯對特朗普的未了之戰?還是拜登、沃倫甚至彭博的後來居上?

因此,民主黨這一仗的選情,讓楊粉們知道,除了新媒體的支持,其他傳統結構似乎也依然重要。雖然在美國民主選舉中,從政經驗在201​​6年開始似乎慢慢消退,美國選民愈來愈在乎你是不是一個能夠吸引眼球、懂得媒體運作的“媒體專家”;但這兩場初選結果似乎表明,除了媒體表象,美國人也還是很重視參選人有沒有工作經驗、有沒有建制人脈支持、有沒有金錢金主支撐。

民主黨初選中給出的,都是非常強的選項,拜登、桑德斯、沃倫三強各有千秋,在各時段民調和初選選票中都鬥得難分難解;布蒂吉格可能是這次最為接近奧巴馬08的黑馬和超新星,一直得到最多大金主的支持、和眾多候選人中最充實的競選資金。

桑德斯自然不用多說,雖然2016年初選中敗給希拉里,但他積累下來的人氣,幫助他在競爭更為激烈的2020保持強勢。全民醫保和免費教育的招牌依然受自由派年輕人歡迎,協助他在2月份的首兩場較早州份初選中,在總票數上在眾多參選人中領先。

值得注意的是,就是這次選舉中的黑馬、暫時在初選中與桑德斯叮噹馬頭、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長皮特·布蒂吉格。現在布蒂吉格在兩場初選中以22張選舉人票領先,如果在接下來的兩場早期初選以及三月份的「超級星期二」中順利突圍、壓倒桑德斯,他便有可能成為第一位公開同性戀身份主要政黨候選人。美國人還沒準備好亞裔總統,但是同性戀總統呢?

有分析指出,桑德斯的領先,可能源於他的「社會主義」政見政綱,在民主黨光譜中較為激進,獲得一批穩定的支持者、加上上一屆的鋪墊,使他在激進光譜中沒有敵手(包括自稱自己是「進步版」桑德斯的楊安澤也不是)。

但民主黨高層認為,桑德斯的競選政策並不符合民主黨把奧巴馬、克林頓推上台的選戰策略,可能並不能獲得中間選民的支持。一旦桑德斯與特朗普對壘,容易被對方貼上「社會主義者」的標籤,顯然美國人還沒準備好迎接「社會主義」。

而民主黨高層眼中,符合民主黨中間主義的中庸候選人,會有更大勝算、特別是經歷了彈劾特朗普的失敗後。因此,民主黨高層可能更喜歡布蒂吉格。但希拉里的2016年敗選,是否意味著這種中間路線戰略失效?這又是未知之數。

令分析者驚訝的可能是在民調、選舉論壇中表現一直強勢、互有領先的拜登、沃倫二人,竟然都沒有在較早州份中成功突圍。

拜登有著高人氣奧巴馬政府副總統的經驗加持,一直被視為是中間路線的理想人選,但在艾奧瓦州的初選結果後,也不得不新罕布什爾加強對布蒂吉格的打壓、指向對方經驗不足;但新罕布什爾州一役後,得票竟然還落後於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埃米·克洛布彻。

沃倫則是中間與激進路線之間相對搖擺,在輸掉了自己當麻塞諸薩參議員的鄰州、不如意的首兩場初選後,其競選經理人開始轉型,把自己重新塑造成「團結」各派的選擇。

歷史上沒有民主黨參選人能夠初選的前兩場不獲頭兩名的情況下,最後獲得民主黨候選人提名。

值得注意的是,身價達610億美元的紐約前市長邁克爾·彭博,也強勢加入民主黨的混戰中。但與其他候選人不同,他表示不參與前四場早期州份的民主黨初選、直接參與。他較遲加入選戰、但也已經在在競選廣告中投放了3億美元,一度在民調中達到15%的支持度。

他可能是所有2020年的參選者中資金實力最雄厚的一位——目標也非常明確,就是要擊敗身價30億的特朗普。如果美國人依然像2016年那樣、要選一位懂得媒體運作的候選人,恐怕世上沒有多少人比彭博更有資格了。

Bonus: Matters平台的潛力

去年年初介紹楊安澤的文章(https://matters.news/@yyanh31/楊安澤-andrew-yang-擊敗特朗普-必須數學好-背後的人工智能取代舊職業-亞裔政治參與-和后真相时代的美国大选-zdpuAm1yYRAKi8zMUVkDXJg9Hqao7hErEiWNMZyjxRanXiSxC)讓筆者收穫不少觀眾。

華文媒體上,對他的描述也似乎在此後有所改變;甚至逐漸有不少港台乃至海外媒體的通稿,在提到他的故事裡,除了亞裔參政、還有一些「出賣亞裔利益」的淺層負面評論,開始慢慢注意到「數學好」、「後真相」等等字眼以及對UBI、科技革命的討論。無論是否是此文的功勞,筆者作為一名Yang Gang都非常欣慰。

對他的關注,源於筆者YouTube一直关注的Fung Brothers對他的專訪、當然也不少得長期在亞裔政治的學術興趣。而去年那篇後來獲得了matters諾貝爾獎提名的文章,則起源於筆者去年三月份在英國倫敦的酒館中,與一位來自馬爾他、人類學背景的朋友的午後消遣討論。

當時我與朋友談到,講到未來機器學習、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如何取代現在工人階層、甚至白領階層的工作,而我們又該做一些怎樣的工作。我記得說到這兒的時候,周圍好幾桌、即使是工作日,似乎也無所事事、也有些衣衫襤褸的白人中年男性都把目光轉移到我身上;甚至聽到他們後來對這個議題的細聲議論。我才意識到這個議題的切身性、很有必要把他寫下來。

現在儘管楊安澤結束了他的選戰,但我相信人類怎麼更好地跟科技相處的議題,是不會就此平息。這個議題,也很有機會在這屆總統競選中,成為一大焦點。《美國工廠》獲得奧斯卡,就是一個指標。

到底是把工廠搬回美國、把移民當在外面的特朗普路線,桑德斯的全民免費醫保教育路線,其他候選人各有不同的過渡、還是楊安澤的UBI才是問題的答案?這些問題都還沒有答案,

另外,筆者認為,Matters平台儘管基於香港,但這個平台也有一定的張力和空間,創造更多香港以外、甚至大中華區以外議題內容、但又符合大中華區觀眾需求的內容,為華文媒體界傳播有價值、而無地域政治生活意識型態限制的內容。接下來,關注各地政治、政策以至國際關係議題的筆者,將嘗試不斷分享擴充寫作領域,請多加支持。

被美國主流媒體屏蔽滅聲、但得到硅谷鋼鐵俠馬斯克(Elon Musk)鼎力支持的亞裔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民主黨三辯前瞻

楊安澤(Andrew Yang):「擊敗特朗普,必須數學好」背後的人工智能取代舊職業、亞裔政治參與、和后真相时代的美国大选

【香港活動報名】AI科技革命,社會平等與民主革新:從楊安澤競選美國總統談起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