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揚

日常書寫 | 社會議題感思 | 手寫 | 動漫 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

悲傷雜談

發布於
上週睡了很不安穩的一覺,醒來之後滿腦子的一句話是「什麼時候才要放過我」。直到那一刻,我才足夠敏銳的發現主詞一直都不是課業、活動或這個世界,而是「我自己」。是我什麼時候要放過我自己。

最近的生活是很壓抑的。

常常覺得自己的悲傷太小,太多人比自己還要更辛苦或更值得悲傷,因此感覺自己不值得被關心。常常因為一些沒有意義的小事而感到焦躁或憤怒,累積起瑣碎的情緒後,再因為另一件小事而潰堤。上次試過一邊走路一邊讓淚水濡濕雙眼,感覺自己好像蠢蛋,卻克制不住情緒。

常常觀察自己還有沒有辦法感覺快樂,而當發現自己還能快樂,便慶幸自己可能沒有生病。只可惜快樂不多,悲傷很多,當我開啟雙眼、覺察這個世界,除了悲傷更感到憤怒。曾經聽到一位朋友說,憂鬱症不只是壓力大的問題,這整個社會結構加諸在現代人身上的枷鎖才是造成現代人身心狀況的根本因素。好像能理解一點,因為自從我覺察了世界,便無法再無知或無視下去;我可能就是很多人說的「憤青」,但是,有誰在理解了整個壓迫與被壓迫的結構時會不憤怒呢?

常常無法放過自己。上週睡了很不安穩的一覺,醒來之後滿腦子的一句話是「什麼時候才要放過我」。直到那一刻,我才足夠敏銳的發現主詞一直都不是課業、活動或這個世界,而是「我自己」。
是我什麼時候要放過我自己。
什麼是成功、什麼是失敗,什麼是正確、什麼是錯誤。很多事情在一開始就被定義好了,而我們也毫無懷疑的接受了定義。當我們都不是既得利益者,是不是只能永遠在懷疑人生的狀態下度過餘生?我什麼時候才能跳脫這些名利成敗,追求一個不愧於自己的生活?我太年輕,當我這麼說的時候,十之八九都會被認為太過理想,因為沒錢真的很不快樂也很不自由。追求有錢與成功很容易讓人快樂,也更容易做到種事情,那也是建構在這是個資本主義的社會不是嗎。所以我才想跳脫,或是改變。

回到最微小的事情,我還是會因為考試考不好而焦慮或是難過;明明自己在讀的科系是一個全台灣1%學生聚集的地方,成為後段不可恥,被當還是可以重修,為什麼我還是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想想都是恐懼失敗,不想失敗。為什麼我成為了這個樣子,明明失敗是正常的。可能是從小到大失敗不夠多吧,才會因為這種微小的事情而焦慮到睡不著,或是想傷害自己。

我由衷期待天光。期待心中的烏雲散去的那天,跳脫了既定的思維,而能享受唯有一次的人生。

封面:Photo by Kristina Tripkovic on Unsplash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