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onneEcho

喜愛三毛的文筆靈魂、希望有天也能行走世界、紀錄一切。 https://linktr.ee/yvonneecho

《原創小說》紫色蝴蝶結 第四章節 「抓住唯一的希望」

發布於
注意:情節黑暗情緒部分較多。下一章節開始會轉換另一種視角。
字數:此章節破四千⋯⋯orz

說好的兩千⋯⋯因為修來修去、結果擴充成兩倍⋯⋯(昨天差點倒地orz)

唉。我功夫不夠啊 QQ



世俗的人,為了自己慾望而詐騙我、將我耍得團團轉,

修行的人,為了修行而不願幫助我、希望我忘掉女兒。


對我來說

這兩種人都一樣殘酷。

一樣惡劣。


即使我知道錯的是我

是我自己去找這些人的

分部的人還好心收容我


我「應該」要感激這些人的


但我就是做不到。

不願幫我女兒的人、我都無法原諒。


 現在透過介紹,我走入山中更隱密的地方,一處更不為人知的修行中心、也就是那些修行者的「本部」。


台灣的山上真的充滿著各式各樣不為人知的「秘密」呢……以前也會租車帶著沛恩到山上到處旅行,宗教組織大多都是金光閃閃、華麗得像是「皇宮」一樣。當時沛恩還以為修行者都是身穿華服的王家貴族什麼的,如今想起來真是讓我覺得很諷刺。


現在我則是住在像是武俠故事書中冒出的修行之地,用雙腳一步一步地從修行之地前往更神聖的領域。


為了用「神聖」這兩個字?

因為越是靠近、我越是感受到一種打從內心的「臣服」。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難以言喻的感受,就像是靠近一道光芒、逐漸被這光芒給吞噬掉一樣。


抵達時,映入眼中的是一處更巨大的設施,看起來就像是巨大的木造建築、結合著以前的三合院設施,甚至有巨大的湖泊,這讓我想起風水的概念。在山上樹林中看到這種場景,真是一種神奇的感覺。


如果再多一點雲霧飄來飄去,天上如果有神界神明居住的地方,可能就像是這樣吧?


然而當從大門進入時,感覺到有人看著自己,讓人有點詭異,總覺得這地方怎麼很安靜卻又很多「存在」。


但並不會給人不舒服、因為沒有感受到惡意。更多的是一種「好奇心」而已。


我抬頭往上一看、刺眼的陽光讓我需要用手遮著,但我隱隱約約看到,大型的廟宇樓上,有一個穿著一般休閒外套?手拿著經文書籍的女士直直看著自己。


奇妙的,那女士有一頭的漂亮的淺色頭髮、陽光照耀下閃著白色光芒。

遠遠的看不太清楚,我們兩人只能遠遠互相點頭致意。


我進去行政的地方,路上遇到的人都慈祥對我微笑著,但是眼神卻充滿著一種「好奇心」,這時我忽然明白動物園裡面動物的心情了,一直被人類看的感覺。


那些人都擁有著一種比「分部」更加年輕?看到很多小孩、年輕人、但也有中年人。而這些人都十分有禮貌,但是都散發著一種古靈精怪的感覺?說不出來的奇妙感。我在這裡反而成了一種「異類」的感覺。


無論如何,我處理完師姐交代我的事情後「要不要參觀一下呢?」在對方友善的招待之下,我在此處走動著,被這邊的建築物跟景觀震撼著,地上每一個石塊、每一個植物的生長、每一個雕刻、每一個裝飾品,都讓我感受到「歷史」、「細心」、「莊嚴」、「靈氣」感,彷彿「每一個存在都是有生命的」。


這是一種現代鋼筋水泥中、充斥著華麗或講求時尚、裝潢的建築所無法擁有的「靈氣」感。


我居然覺得老的時候在這邊養老還不錯呢。同時也對這邊的人充滿著好奇,總感覺這邊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


但我下意識認為還是少問為好。


走到某處樓上時,看到一處類似圖書館的地方,因為一堆書籍經文被放在外面曬著陽光,許多工作人員正忙進忙出的。


一股濃厚的書香味、書臭味……混雜在一起。這吸引了我。


我前往跟裡面一人打了聲招呼。

「您好,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這裡外人可以參觀嗎?」

正在跟一堆書籍奮戰的一名穿著一般修行服的年輕男師兄,慈祥善意回應著:「您好~~!真~~不好意思這裡這麼亂,這是藏經閣,平日都不開放的,今天難得數年來開放一次大清點開放一天,要參觀當~~~~然沒問題!師姐請進!~~~裡頭還沒整理好、還請見諒喔~」接著對方微笑著繼續整理著可以淹沒他的書籍經文之中。


恩?這邊的人我還以為更加嚴肅的,怎麼跟我想得不太一樣……如果說「分部」的人是傳統中那種修練環境,每人都是慈眉善目、守著嚴格的規範、吃飯休息修煉都有規定;但是這邊則是一種「年輕氣息」的感覺,又更加與自然沒有太約束的氣息、更有自己風格的氣息……是我想多了嗎?


算了、不關我事。


總而言之,我行個禮後,好奇的踏入這充滿神聖古文物的空間之中。簡直是博物館一樣規模的感覺。


裡面滿滿的都是紙本資料、一股難以言喻的「歷史」塵味充斥著整個空間、對於習慣電子資料的我來說,要一直翻書、聞著紙張發霉的味道、書的重量一直壓在身上,實在是不太習慣。


我忽然想到,古早以前的資料,特別隱密的,是否都沒電子化、都還是用紙本記載著?


我想起曾要求師兄師姐傳授「通靈」之術、或者是幫我做幫助死者的法術,但都遭到拒絕。

「第一、妳沒有修行、很難速成。第二、妳的執念太深、容易走火入魔。第三、我們這邊已經很久不做這方面的服務了。」

「不能為我特別破例一次嗎?」

「⋯⋯活人與死人之間的界線如果隨意跨越,會出事的,那邊也有『規矩』跟『安排』的,所以不用太擔心妳女兒、應該說太擔心反而⋯⋯。而且妳的心態實在過於不穩定,如此一來我們通靈過程的一言一行,都可能會嚴重影響到妳自己。」

「什麼?」

「切記、自己心中的執念,是妳自己抓住不放,最後可能會困住妳,讓妳變得更放不下、最後就難以救回。」


聽到這些理由我實在無法接受


凡間市區一堆幫忙通靈者以及相關的「老師」、只是大多真真假假,其中部分都沒有專業性、甚至說出奇奇怪怪的話、一直只要我付出錢做不知名的儀式、買莫名其妙的東西「改運」,對於初學者的我來說太難分辨真假。


我只知道,夢中的沛恩依然痛苦著

而現在都夢不到她、這讓我更痛苦

這不就代表我女兒出事情、連夢都不能來了嗎?!

還要我放下?!

現在終於好不容易遇到了正派的專業人士,卻又不輕易幫助我?難道說是因為這組織看我已經沒親人、沒錢,要我留在這邊當一輩子的志工、勞力?


簡直可惡!

別以為我被騙那麼多次、都還沒學到教訓!


沛恩還在那邊等我啊!

我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我一層一層的搜尋、各種目錄細節都不放過,終於看到一處書架後面,有板子遮蓋的地方,我好奇打開後,從一堆灰塵之中,發現有一個破爛的經文


坦白說,我完全不想碰這感覺有點噁心的東西

但不知道為什麼

在一堆書籍經文之中、這本特別的吸引著我……

我無法移開我的視線

我不自覺地伸出手、慢慢地閱讀著上面的紀錄


上面的文字難以閱讀、但是之前我曾經花了幾週時間、用心智圖方式研讀過一些資料、我勉強可以分辨其中一些資料


上面記載著有點類似「招魂」、「養小鬼」的儀式,甚至還有一些步驟、圖樣說明、詳細指示,感覺不像是亂編的儀式。

「可以跟死人聯繫……?」

真沒想到這種清淨之地居然也有這種東西,我在分部的圖書館當志工時,就沒看過這種東西。


「感覺好邪門……但不管了。」因為太習慣深山的隱居修行生活、導致笨到忘記帶手機出門的我,無法現場拍下來,而這種東西想必不可能借給外人,這裡又只有開放今天一天。於是我決定要帶走,偷偷研究怎麼「自學」。


這還是人生第一次偷竊,我居然有一種興奮感

我想師兄師姐說得沒錯


我是真的瘋了


除了女兒、我已經什麼都不想管了

我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


然而才剛準備踏出大門時

「站住。」一個清澈的聲音讓我瞬間無法動彈


我轉過來、是那名女子,遠遠看是白髮、近看則是有點不常見的淺色?然而讓我震驚的,臉孔卻十分的年輕,然而清亮的眼神中,充滿著冷漠。

年輕的修道者

年紀輕輕有這淺色頭髮?是什麼遺傳病嗎?還是染髮?又感覺不太像。


「將東西放下。」毫無情感的命令聲、讓我不自覺顫抖了一下。

但我就是無法放棄我手中的東西。

這點讓對方看起來十分的不解。


「實在是……走火入魔的人,居然敢在這裡偷竊?看來我不動手、是難以消滅掉妳心中的心魔。」


對方遠遠的舉起手、明明遠遠的、卻讓我感到十分的恐懼、讓我緊張了起來:「請放過我吧!修行者不是以慈悲為懷?!為何要這樣對我?!」


對方放下手、我忽然有種鬆口氣的感覺。對方嘆口氣說:

「妳不偷東西、我又為何要這樣對妳?」

「這是……妳們逼我的!」

對方皺起眉頭

「……不好意思,妳說什麼?」


我自己也知道自己很不講理


但是

我一路以來、遭受過多少宗教組織的欺騙、唾棄、歧視,然後好不容易遇到真正善良照顧自己的人,卻又有千百理由不幫自己、只希望自己好好當一個志工,什麼都不要管、不要問、不要想


我內心忽然冒出一句話:

『好好當一個不製造麻煩的人就好了。』社會上一直這樣教導自己的、自己也是一直教導沛恩要不給人添麻煩。


然後一直

要我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放下……

無止盡地放下

卻一直不願意真正的幫助我!


不正視問題就是放下嗎?!那我寧可永遠不放下!


頓時我內心累長久積的情緒跟怨恨,本來好不容易透過靜坐冥想慢慢沈澱、現在一鼓作氣整個湧現上來,如今好不容易有的線索又要被斷掉、我已經口無遮攔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妳們口口聲聲說要修行放下、卻又一直瞧不起我們這種為一點『私情』痛苦的人!彷彿妳們有修行就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感覺!」

我憤怒的語氣,然而對方只是冷冷看著自己說著:「就因為這樣,我就要放過妳的偷竊行為?也太異想天開。」

絕望的怡君

我的怒氣像是忽然爆炸一樣失去控制、從嘴裡冒出更多不該說的話、但我就是要說:「像妳們一直活在山上這樣地方不問山下事務的人、怎能體會我們失去親人的痛苦?!我從妳身上只看到傲慢跟殘酷、絲毫沒有慈悲跟謙卑!!!」


這時,對方的表情變得異常的冷淡

讓我不自覺顫抖了一下


「……多說無益,將妳手中的東西交出來!」

「不要!」我緊緊抱著我手頭上最後的希望、死也不願意放棄。


對方深深嘆了口氣、深呼吸後不疾不徐地說:

「首先我蠻意外『分部』介紹的人居然會做出偷竊行為。」

聽到此話,我想到我居然害了一直幫助我的師姐。忽然一種難以言喻的羞愧、更多居然是一種「那又如何」的執著感。

對方繼續說著:「再來是我第一次知道修行者有義務要幫助世界眾生、所以要對偷竊行為視而不見、縱容錯誤持續下去。我真不知道這樣離奇的價值觀怎麼會在山下蔓延著,但那也不在我關心的範圍內。」


最後那一句話像是一把刀刺向我

不知為何這樣直接的話語

明明讓我徹底的醒來

眼淚差點要流出來。


最後對方用堅定直接的語氣說:「最後我只想說,妳少污蔑我們。我們在此生活、修行,過著跟妳們差不多的生活、吃飯睡覺工作之外、只是多了修行跟種田而已。此外妳們痛苦的地方、我們怎麼可能沒有?」


這時我愣住,只能呆呆地回著:「什麼?」


對方忽然眼神第一次透露出一點情感,語氣十分冷靜說著:「我們都是『生老病死』的人,只是選擇不同的生活地點跟方式而已⋯⋯僅此如此。我就點到這裡,在我『動手』之前、趕緊交出來、回去分部。只要交回來,我可以選擇當作沒看作、也不會跟『分部』報告妳犯的錯。這就是我最大的慈悲。」


我冷靜了下來說著:「慈悲……我在這裡生活的日子,只看到妳們的自我滿足、虛情假意、假清高、逃脫人世間一切的懦弱、對問題視而不見的鴕鳥心態。」


我們沈默一陣子後,對方忽然冒出一句:

「……妳的問題、不要怪到別人身上。」


這讓我忽然無法接受


我的問題?

我的問題正是別人造成的

我的女兒也是別人奪走的

現在妳要我不要怪到別人身上

放棄我跟女兒僅存不多的機會?!


我像是怒吼跟發瘋大聲咆哮著說:「妳們跟其他那些什麼老師大師一樣,都是一口關心關愛慈祥、內心其實都看不起、自私自利、只關心自己的人!」


即使我已經如此情緒化,對方清亮的眼神,還是依然冷冷的看著自己。

讓我無法接受。


我再也不要承受這一切了

要怎樣就怎樣

我已不求這沒有公平正義的社會

可以讓那個人付出該有的代價


我現在只求神能幫助我幫我女兒

我相信慈悲為懷的佛祖會原諒我

就憑我再也見不到女兒的痛苦!


這時,忽然一片黑暗的煙霧從我手中的經文冒出來

「什麼?!」

忽然之間我眼前的視線被黑暗給包圍著、瞬間我連眼前那名女子都看不到、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我陷入深層的恐懼之中。只感覺到一陣黑霧跟著風在我身邊環繞著、讓我瞬間全身寒冷到不行、這時聽到那女生大吼:「糟糕!妳趕快丟掉!快!」


最後,這股黑暗包圍著我的視線。

逐漸失去了意識。

我連呼吸都呼吸不過來。


『死亡』


這兩個字忽然衝上我的心頭。


但是

這樣也不錯。


我已經變成一個犯罪的人

還什麼錯都怪到別人身上

我沒有救了


死了算了

我這種人


接著在無止盡的黑暗中

那白髮女子的呼喚聲中


我失去了意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原創小說》紫色蝴蝶結 第一章節 「失去主人的小熊」

《原創小說》紫色蝴蝶結 第二章節 「迷失」

《原創小說》紫色蝴蝶結 第三章節 「放不下」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