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reforsthvenn

一個不甘平凡的90後女生。 早幾年經創業失敗後被一鋪清袋,在沒什麼可再輸的情況下,決定追隨內心去做自己真正感興趣的工作,於是決心入行成人用品行業。 我衷心希望從分享的故事當中,會令大家對性更暸解多一點,可以保持開放性的思維接納與自己不同的事物,以及對性愛保持著健康正面的態度。 —「性是享受,更是一段關係當中的昇華。」 性愛兩字之間,同時並存著善與惡; 我們可以選擇存善念, 但卻不能忽視它的惡。

CHAPTER 31-當性工作者遇上聖水愛好者時🇭🇰90後女生-我在情趣用品店工作的所見所聞

發布於
修訂於

每日工作上也會遇到形形式式的客人,當中除了有男女老少、不同性向,也有着不同領域上的專業人士,而今次要介紹的是性工作者— Amy 的故事。

由於工作上的需要,Amy平時也會來購買按摩油、潤滑油、安全套⋯等等,也試過因應客人的需要來購買成人玩具,而這些情況一般都是客人負擔貨品費用,再按服務另外加錢收費。

不過令我感到有興趣的,反而是她們的接客標準、客人的種類和一些特別經歷。

以Amy個人來說,在初入行時不會太過「揀客」,基本上無論什麼類型的客人,只要看起來像個「正常人」她都會接;而隨著年資漸增,生活條件亦較從前優渥,她心裡也定下了一把尺,提高了接客的標準。

她最討厭的客人便是年過半百的「呀叔呀伯」,通常她們的收費都是以「1Q」去計算(即完成射精過程為之1Q)。叔父輩相比起年輕力壯的少男固然更難「起機」,亦相對比較難射精,所以會覺得是浪費時間,不符合成本效益。她最喜歡的類型莫過於是正值18-28這段黃金時期的壯男少男,堪稱「快、靚、正」,即使服務需要另外加錢也更為大方闊綽;容易撩起慾火、容易射精,快快完事後便可以繼續接待其他客人,她最高峰的時候更試過一天接十五位客人。

但有時也會遇上一些有特殊需求的客人,例如肛交、「口爆」或者「吞精」便需要另外收費,但Amy也笑言若遇上頗有好感的客人也會「自動波」做足全套而不另外收費。若需要用到性玩具的話,一般會由客人自備道具或付費予她們去選購,但遇到自備道具的客人就會比較擔憂衛生問題,始終不知道玩具已用過幾多「手」。也曾遇到過一些比較重口味的要求,例如要求將尿液載在盆子中供其飲用、要求她把內褲戴於頭上,或者要求她再性交過程中稱呼他做「爸爸」。但她也坦言,香港男士普遍比較保守,甚少提出些古怪離奇的要求,最常見的最多只是戀腳癖而已,也不成什麼大問題。

當然隨著要求越重口味,客人所給的回報就越是可觀,更會遠遠超越所謂1Q或全套的價格,這就要視乎性工作者的接受程度,而以上所謂的「重口味」,對於見慣世面的她自然是小菜一碟。

唯一令她感到抗拒的,就是與性命攸關的、危及自身安全的要求就不論價格多少都絕對不在考慮範圍內。曾有一位客人向她提出「窒息性愛」,想在整個過程當中用枕頭壓著她的臉部,直至射精為止。雖然這種玩法並不算是什麼新奇玩意,先不談這當中獲得的快感與否,但是危險性極高,稍有不慎分分鐘真的會弄出人命。對方就算非專業性質,也必需備有基本知識,至少要懂得掌握你的極限點、休息點,如果遇上了只顧一己私慾的對手,為了得到一時快感而妄顧你的性命安全,就算加錢又如何?分分鐘變成「有錢沒命享」!

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客人要求加錢玩「聖水」,需要她排尿至盆子上再供其喝下。當時的她,在盤子上蹲了大半天也排不出來,最後還是需要不停地灌水,先至勉強叫「交到貨」。

「試想像你所排出的尿液,待會兒便成了別人的盤中飧⋯只要一想到這裡,我便尿意全無⋯」她努力地回想着當時情境,一臉為難地說:「雖然不是自己喝,但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形容,真的會想作嘔。」

當時的她還要眼看著客人喝得津津有味,喝個清光後甚至還要把盤子舔得一滴不留,令我聽到也不禁感到一陣胃酸倒流⋯


你唾棄萬分的排泄物,卻是別人眼中值得以千金來換的至寶⋯

正當我以為這已是極限時,她再一次刷破我的三觀,以上提到這位熱愛聖水的客人,開始提出更多光怪陸離的要求,例如他要求Amy在排尿前先喝上咖啡或酒精飲品,因為會令尿液聞上去有更濃烈味道⋯

對於我這種每天喝一杯咖啡的人來說,當然很清楚喝後排出的尿液會隱約夾雜著咖啡的味道,但這樣的尿液喝起來也會有咖啡的味道嗎?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想知道。

CHAPTER 30-Secret Fuck🇭🇰90後女生-我在情趣用品店工作的所見所聞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