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羽禾

In die weiße Welt 在白色世界,對於每天猶如重新開始的起端,塑造成未來對每一個事務能嶄新的探索世界和與世界產生連結。 主要分享從藝術、設計展覽筆記,和旅遊與生活的觀察記載。 象特市不定期出沒,主發表平日練習的藝術字與草稿圖:https://liker.social/web/@yuyuhe2021

泡沫化


(edited)
我們不再是那縱然即逝的泡沫消散著,是那輕而易舉就獲得的水,是那日常所需的簡單存在。

好奇地點開這標題,你是否曾想起我?

懷念我,離開的日子如此長。


圖:由羽禾製作


不,是我想念你了。


今天依然是你決定與我斷聯的第X天,我沒細數過。


因為我從未認真計算日子有多長,我就當你環遊世界一圈,誤闖上了一艘船朝向黑暗大陸,訊號連接不通,無法與外界聯繫。


我仍然記得你離開前,瀟瀟灑灑的留下尾句「以後別再叨擾我」的短訊,沒有任何說明,也與你無緣無故地失蹤後,這一切讓人毫無頭緒及未任何徵兆、預告的說來就來,給我措手不及連悲傷哭泣的情緒都一併抽走。


你消失後的日子,我才理解短暫幾年的情誼,我們交集過短促,我有好好的認識你一回嗎?


我沒有哭泣過,我曾心急你是否遇到什麼困難?


你是否有焦慮症、憂鬱症發生?


你是否經濟遇到困難而搬家?


你是否忙碌於論文研究?


我的疑問從未獲得答案,僅是面對一通又一通的未接電話。


全然是我猜測,我當每一個人都有一場夢想要追尋,夢有多大,需要閉關一段時間,才有辦法專心做事情。

人與人之間的流動性,來來去去、熙熙攘攘、吵吵鬧鬧的人們,生活少了你後,我才發現沒有任何變化,連化學變化都無,你就像泡沫般,消失了,不再見到,逐漸在我記憶中越來越沖淡。

倒是原本沒有認真尋找你時,我在街頭認識了年長的B,說來奇怪,我悶在心頭的事,在陌生的B面前,毫不猶豫的試問比我處事成熟的人做法。

他滿腔熱血情懷的與我說:「如果他是你認為重要的人,你就不應該輕易放棄聯絡。」

對我來說,從未除了親人讓我如此掛念著,這不是我能掌控左右的事。

我篤信這句話,深深反省自己對感情的不夠用心,不如由我來主動聯繫,卻渾然不知情這是帶給你的一段困擾時期,我也才發現我有深情的一面,或許也是扮演粉絲的一面。


這般互動下,我常在語音信箱和嘟嘟聲的交替中,思考著我是真心想關心你嗎?我有如此需要你的陪伴嗎?我有一定要得到你離開的答案才罷手嗎?我的行為是代表重視感情的一方嗎?

原來扮演主動這角色是如此困難,語音信箱和嘟聲來回多少次,我可能被列入黑名單已久卻不知情,我試著忘卻了你。

感謝你的親友私下協助我與你聯繫,我仍然失敗好幾回。

遇到共同認識的人們,提到發生的前後,希望大家替我聯繫、關心你。

在大家口中對你陌生,在我眼中你曾是人群焦點的王者,你的消息早已被大量數位資訊淡掉,不是我的泡沫,是共同記憶的泡沫化。


來了,你給的,一封簡易問候與聯繫的時間。

我匆忙的撇過,高興的與B感謝他的那段話,讓我還有一線機會。
殊不知,我終究未把握這封短訊,不但時間無法配合也未回覆好。


誤會是一層又一層抹上水泥,厚得心牆敲不開?


我不曉得。


我會收藏著與你有關歡樂的回憶,連討厭你都無法的我,也生氣不來。


直到有一天,我聽起了一首來自歌手徐佳瑩的歌曲〈言不由衷〉,主歌A段的詞句

「願你永遠安康 願你永遠懂得 飛翔
 願你真的愛一個人 某個人 那個人
 而懂溫暖來自何方
 我如此堅強 願我永遠善良
 願我真愛上一個人 某個人 那個人
 是不慌不忙 是心之所向 」


我才終於明白,早在好幾年前,我因爲你的一句話感動,從話語中感受到青春時期的你,那真誠、熱情的溫暖一面。而我從未要求你多依賴我,需要我、回饋我,我這樣的人,僅是單純的祝福你在你的世界永遠安康。



如果下一次,我們能重新在這世界巧遇,

我們不再是那縱然即逝的泡沫消散著,

是那輕而易舉就獲得的水,是那日常所需的簡單存在。


關係是如此平淡和永久就好,

給我曾經的好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Si薰|FUN輕鬆|寫下你想說的話活動開跑

給親愛的妳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