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羽禾

In die weiße Welt 在白色的世界,對於每天猶如重新開始的起端,塑造成未來對每一個事務從而嶄新的探索世界與世界產生連結。 主要分享從藝術、設計展覽筆記,和旅遊與生活的觀察記載。 象特市出沒,主發表平日練習的藝術字與草稿圖,:https://liker.social/web/accounts/106329251831935182

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熱情的人們

發布於
出國旅遊,是我童年的夢想之一,去哪個目的地我從未設限,能旅遊就是可貴。但旅途發生的過程中,始終難料,甚至還差點被人性騷擾或打也可能被踢倒受傷,而故事要回到膽量這件事。

出國旅遊,是我童年的夢想之一,去哪個目的地我從未設限,能旅遊就是可貴。
但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想去歐洲一趟,如果歐洲要選國家就會是德國,可能足球迷、包浩斯、天鵝堡等各種因素吸引我。

在身上背負部分學貸與經濟壓力下,終於心中喘一口氣也存好換一台電腦的錢,想替未來轉職謀略之際時,表達辭呈之意的隔日。我收到一位認識約略一年的好友的短訊內容中提到「你要不要跟我去一趟德國?會去的時間點在九月至十月的德國啤酒節。」

「咦?德國!」歐洲自助旅行,以為要年過某歲或者到老,我才可能有機會自行出發歐洲,而是否要與一位從未出遠門郊遊、私下交流對談約略不到五次的人。一個念頭,如此可能一言不合就在國外吵架的可能性;另一個念頭,依直覺行事的當下想,未來或許沒有辦法像現在的時間性有辦法去一趟歐洲旅行。

依我這猶豫不決、憑斷事情可重複思考上百日的個性,不如二話不說地答應。加上德國這國家,一直從我學生時期就殷切想實際走訪一趟究竟。或許吸引力過大,大學修課期間還曾做過台灣至柏林自助旅遊的規劃的報告。原本好友沒有訂機票也未決定何時確切出發,收到訊息兩日後的週末假日空擋就被我人誘拐性的帶去易遊網訂機票去。

四張機票,從台灣至北京再從北京轉乘去法蘭克福,留下登機牌。/由羽禾攝影

訂完機票後,隔一週內的下個週末,我們討論一番這計畫中的內容主在德國,也是朋友她的第一次自助旅行目的包含找住在法蘭克福當地的兩位好友。而我們規劃旅行漫步在德國的城市以法蘭克福往下南得繞一圈,這部分會經過七個城市,住六間飯店。

大膽的我使用了親友推薦的booking訂房,因為第一次訂討論規劃至凌晨兩點前後下,我果決地用信用卡刷卡訂房,也不確定好壞的兩人在思考下,發現慕尼黑在啤酒節期間多數旅館住宿費相當貴,見到在草地搭一個帳篷住要三千台幣,多數套房都五千以上至萬的價位,沒太多疑遲就決定了趕緊訂下約略15日旅遊的飯店、青年旅館、公寓雅房,選房的主因離車站別太遠,然後抓在預算內的住房,體驗不同住的環境。
(造就決定太急,還是有不小心訂貴或者訂錯不能退費的選項。)


題外話,我德文當時並不好,德文的初學者的A1.1程度,我僅靠著微薄的時間背著德文單字,複習基本的課本內容,還有多練習英聽,英文程度是普通。同行的朋友並不會德文。
德文的A1程度,猜測略日文大家的日本語的初級1的課本(日文檢定五級),是英文多益的兩百分以內。


出發前,太安心朋友口中提到的德國好友會陪我們出遊,以及預計在法蘭克福當地會購買德國電信網卡或者手上有一張網卡可以在當地使用。


我專注規劃德國自助旅行要注意的項目以及部分城市的行程安排,然後預防萬一網路連線失敗,我把google地圖從車站至飯店的圖列印下來外,附近街景用google地圖都預覽過,順便尋找美食餐廳或研究超市。一切從妄想便可以實現的願望,心想真是神奇。


後來膽量逐漸變大的我,也直接決定預定德國國鐵(DB)的ICE列車特價39歐元電子車票與慕尼黑至紐倫堡的Flixbus(當地客運)的特價5歐元車票。歸功於每日認真背單字下,那段期間網站上的部分基本字彙逐漸都看懂,也沒太多部落客有完整的訂票文章,能訂票成功後,我們都提高不少信心。

Flixbus客運電子車票,搭乘需要出示的票券QRcode/由羽禾提供
如果沒有買到特價車票的話,價格與當日票價會有變動,特價車票某些票券是不能退票與退費。例如我記得2015年特價時間結束後,後期要買同一班車ICE票價已漲到130歐元,Fliexbus的車票也有15歐元。 


列車簡易整理:
S-Bahn:快捷通路鐵路(Stadtschnellbahn)的縮寫。除了德國外,奧地利、瑞士、丹麥等歐洲國家對通勤鐵路的名稱。
U-Bahn:德語區的地下地鐵(Untergrundbahn)
ICE:城際快車(德語:Intercity-Express,縮寫為ICE)是德國的高速鐵路,為德國鐵路在長途運輸(德語:Schienenpersonenfernverkehr)方面的旗艦產品、最高等級的列車類別。
(取自維基百科整理)


出發當日,轉機半夜在北京航廈裡,精力旺盛的我們過度興奮,等待飛機過程中,在機場散步悠哉逛從晚間10點至凌晨兩點,我也迫不期待可以抵達法蘭克福,但我心中一直忐忑不安,即使我翻閱任何德國旅遊書籍與查相關旅遊部落客的文章,都沒人教如何分辨S-bahn與U-bahn的月台指引位置差異,還有跨城市的ICE(高速列車等)在法蘭克福中央車站的月台位置到底在哪裡,我搜尋網站也沒有成功看見他的車站配置圖。

北京機場/由羽禾攝影
北京機場/由羽禾攝影


我僅看著前同事提供的法蘭克福地鐵路線圖與DB路線圖相當複雜緊密還圓形構圖,雖然有規劃過一次日本自助旅行經驗,依舊忐忑不安的我,對自己常信心喊話講沒關係到當地就有人教的信賴,或許車站規劃很好,一目瞭然。


第二天,朋友的台灣好友接機的早上後,帶領我們從機場離開後又與我們告別說在U-bahn某一站下午四點半前後會合,我查詢S-bahn路線圖到飯店後提早check-in放行李後,在搭U-bahn的S8路線道市中心附近。想著晚上,一定要問清楚明天早上搭乘ICE月台一事,這問題悶在心上快悶壞,卻也被法蘭克福的路上街景迷住,也依照原訂計畫前往到歐洲股票交易所附近賣場、商店閒晃、皇帝大教堂登高樓望景,又忘卻這煩惱。

抵達法蘭克福的機場後發現手扶梯的圖標是有人抱著狗的圖案/由羽禾攝影
歐洲股票交易所附近/由羽禾攝影
歐洲股票交易所附近/由羽禾攝影
一到廣場看見滿滿綠色小人/由羽禾攝影
一到廣場看見滿滿綠色小人/由羽禾攝影
還不只綠色?有德國國旗的顏色代表金、黑、紅色/由羽禾攝影


直到晚上會合聚餐的歡樂氣氛下,很遺憾!我找不到適合的時機點插入問行程上的話題,然後加上對自己深感信心U-bahn、S-bahn路線是略懂,我會分辨方向搭乘,明天早點到法蘭克福中央車站不就得,有何害怕?




法蘭克福車站/由羽禾攝影


結果,因為時差關係我們睡太沉,離開飯店趕緊剩一小時四十分要趕快趕上月台發車的時刻表,依稀記得出發時間是九點十分。我們約略在八點前後走到飯店鄰近的S-bahn的月台,在等待列車過程中,我看著告示牌上的路線圖再做第二次確認時,遇到亞洲臉孔的兩位旅客聊起中文,朋友主動與她搭話閒聊說我們都要去法蘭克福中央車站,然後才發現旅客是住在台灣台北的兩位女性,比我們年長幾歲,但她叮嚀囑咐我們幾句「出來玩要做好功課才不會緊張」我們微笑回應,也因她學會S-bahn的路線圖怎麼分辨得,開心的搭上車。


一到中央車站後,我們分道揚鑣的各自離開車廂,尋找月台的路上,我已慌張時間所剩不多r僅僅剩最後半小時,我還是看不出指標要往哪走才可以找到搭乘ICE的月台,此時已經八點四十五分,旁邊的好友不會德文狀況下,也發現我得臉色焦慮,我還在分辨指標途中,她趕緊一起分辨如何到月台,如果趕不上勢必要現場買下新的超過一百歐元的車票,重點還不知道能否有車票可買?


「你們兩位怎麼還在這裡?」


熟悉的中文口音在耳邊出現,我一轉頭嚇到後方的身影,這不是稍早和我們說再見的台灣姊姊們。


我們找到救星,急忙解釋起我們分辨不出中央車站內的月台如何抵達。她們得知消息嚇到不行。已經時間到八點五十二分,剩下不到15分鐘帶領我們到月台,我們急忙跟著他快步近跑的方式拉著行李箱跟著他們的後頭追著走,不太懂走過哪也一路閃過不少旅客,沒辦法細認自己在哪裡。


眉心冒汗外,汗水滑過臉頰至脖子時,出現一道亮光,我眼見疑似大廳外面的光源照亮進來走道,後逐漸看清楚前方的輪廓,是一整排鐵軌與紅色火車頭,有一至二十四個月台,無法一次看到底,我們快走到8-9月台間,此時九點五分左右。


我們四位台灣人終於鬆一口氣了,姊姊簡短到定點與我們說「你們兩位下次旅行,絕對不要這樣。就稍早跟你們說要做好功課,要好好在台灣就研究好啊!我們要往後面月台走。」與她們道謝和祝福旅途愉快的我,心中這塊大石終於放下,我平安順利完成了這件難關。

準備搭乘前的手機臨時攝影/由羽禾攝影


攝影完照片後沒多久,列車準時抵達,兩個人有點急忙地拿起電子車票給站務員確認後,走進這台列車前往烏茲堡(符茲堡)的路上。




旅途中第六天,我們終於在慕尼黑市區找到可以買到網卡的O2電信門市,能一路沒有網路換到三座城市能順利,喜極而泣,我們旅途順利抵達不少原地行程安排的目地,但之後的旅程我更確定有網路的存在是保心安,網路不能沒有你,結果變成我們只是傳照片與親友報平安為主和打卡用的。

(出發前備份的網卡在當地不能使用,就這樣仰賴我們預先存好的資料與膽量平安撐過了。)





第七天,從慕尼黑轉往紐倫堡的過程要搭乘Flixbus客運,原本我覺得這難度應該調低。


在第一天的台灣友人說,我們不應該選搭客運,因為他上次搭客運轉城市遇到塞車路段等,原本兩小時會到的地方也搞到五小時,時間是難以控制。

聽完我很吃驚,但想我也挺好奇客運站與實際客運的樣貌,居然都先買好車票,也後期適應在德國不同城市如何搭乘,不再像第二天在車站內奔走或焦慮。抵達慕尼黑的Flixbus客運站比我預期中的輕鬆,且離我們所住的位置相當方便。


提早抵達的我們,被站務員告知客運要延後時間一小時出發,叫我們得離遠邊等待。這不打緊等了十五分鐘後,一位非裔臉孔有稍微爆炸頭、約略165公分的牛仔褲女人出現,他推了28吋的行李箱與兩個手提包,人又揹著大後揹包,比我們多行李的她說著「你們要搭這台車嗎?請問你們是台灣人嗎?」我們回答「對呀,在等!」「是,台灣人」然後女子就突兀地說明她要去趟廁所,所有行李丟在我朋友腳邊,只留一句「幫我顧一下東西」的英文就跑掉,事發突然,我們不想太多的在原地等車何時發動與不明的眾多行李。

忙碌的站務員/由羽禾攝影


女子一回來後,三個人閒聊過程,原來她在德國當交換學生已經待了兩年才十五歲。

經過一小時後,車子不但沒發動,現場沒有任何跑馬燈在螢幕顯示客運調度狀況,僅有哪一月台要準備幾點發車。非裔妹妹越等比我們更不耐煩等了半小時後,她按耐不住焦急的情緒又再度衝去站務員詢問「你們等我,我去跟站務員問到底車何時出發」她匆忙的身影的與站務員德文對話很久,結果一回來表情顯煩躁解釋地說「站務員沒有向乘客告知,要等這班客運的人必須到另一邊搭乘,還要改月台等,且說還要再延後至少一小時半後才出發。」


我們兩個人感謝途中遇到熱情的妹妹,變成她帶我們一起搭客運,就這樣客運換月台等,被好心的妹妹幫助下,也平安到紐倫堡是下午五點左右了,車途中我們把在慕尼黑市場買的蘋果乾分給她吃,最後朋友想表達感謝之意在車上時變送給整包給她,依稀我們提早下車時她滿臉的笑容與我們道別。

紐倫堡Flixbus客運站,人下車後攝影的畫面/由羽禾攝影


這趟旅行,每當回想起來,想感謝旅途中的四位女性,一位是相信我可以陪她旅行的夥伴,另兩位是熱心的姊姊們解救燃眉之急,最後一位是熱情的非裔女孩讓我們搭客運順利抵達目的地。


幸好當年膽量不知從哪來的,推自己一把出國遠行,也讓人生願望提早完成。


現今,因為疫情關係到底何時還能在再好好享受旅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白鼬大冒險<社區活動提案|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

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 / 自助玩日本的女巫

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在德國學車的血淚史

6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