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羽禾

In die weiße welt 在白色的世界,對於每天猶如重新開始的起端,塑造成未來對每一個事務從而嶄新的探索世界與世界產生連結。 主要分享從藝術、設計展覽筆記,和旅遊與生活的觀察記載。

最難忘的一件童年事|我被綁架了!

發布於
人曾說這孩子很恬靜乖巧。真實性是孩子存在多少惡趣味的點子呢?動力出自於誰?還是孩子的天真所以反而易被誘拐?

在國小三年級時期,台灣的國小生們到至今都常見的日常日程表,在下午四點放學時鐘,除了固定星期三是中午放學。

羽禾在小學二年級,原本都會與家姐一起回家,逐漸因為家姐上課後輔導課或社團課關係下而分道揚鑣的自己學習走路回家。

家裡與學校的距離不遠,總在15分鐘內的路程能走完,卻感受大車經過的危機感。

家中的每個人都有一把大門鑰匙,年幼的羽禾個性不擅於溝通與爭取自己的權益,每當想講出「我想要一把鑰匙,這樣我也可以隨時想進家裡都可以,不用等姊姊,也不用依賴媽媽。」

但事與願違,只好每次放學回家,我都得按門鈴然後在原地等家母開門,如果沒有順利的情況就得在住宅的大樓警衛室,與警衛說我需要打電話給家裡。警衛室總擺放著傳統紅色的公共電話,右手投下持有的零錢五元,一元不等,迅速轉動有0到9的數字輪盤撥著家裡電話號碼,左手持著電話尋找母親的下落。 家母是一位社區的交際花,時常今日在3樓明日在8樓,後天又在後棟4樓,以此類推。每次等母親的電話聲音,留下一句:「我人在X樓,你直接過來吧!」心中總是有點困擾,還是照著母親的指示,然後到不同的阿姨家拜訪,有時也是一種探險,似乎回家總得玩闖關遊戲一般。

日子久了,習以為常的某月某日的週四學校提早放學,兩點半左右不到一個人就回到家門。依舊是在家中原地等了約15分鐘前後,我耐不住性子的想又跑去哪裡?腳好累的想法,走去熟悉的鄰居阿姨大門外的椅子發呆坐著5分鐘也不見任何人影,還是去警衛室打電話,當下的我很不喜歡去警衛室等,但好像也只能出下下策。

警衛室伯伯安撫地說「你找不到你媽媽喔?這樣不如先在警衛室坐著等她,你媽媽經過我在叫你。」

當下想著不知道要不要先寫作業還是畫圖,一邊思考時一邊往家裡這棟的電梯門口望去,不停地尋覓母親的蹤影。

在約略近四點時,一位熟悉的臉孔的某樓阿姨出現。

我不假思索的直接興奮的起身,因為這是家母最喜歡拜訪的鄰居阿姨之一,盤算地想著「看來問這位阿姨準沒錯,我可以回家看卡通了!」

結果阿姨見到我笑著與我打招呼「你媽去哪裡了?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今天不是提早下課。我家兒子都去補習班補習了!」而後我跟阿姨解釋我尋找家母的過程「你媽媽真是的,怎能放你一個人在警衛室!不如我帶你去找你媽媽,我先打電話給你媽媽看看。」阿姨撥打好幾次我家的電話,然後臉色似乎逐漸嚴肅。

聽完後我起初笑了出來,腦中浮現「真是的,媽比我貪玩喔!」,然後阿姨忽然掛斷電話後,牽著我的小手說「要不要跟我走?你媽如果找不到你會打給我的。」我點頭的說好著回應,我們便一起往電梯方向,按著B1的停車場按鈕。

阿姨帶著我走向她的車子,請我坐在後面。我深感疑惑卻還是乖乖把書包與小心翼翼地開啟車門走向後座,想說阿姨應該是帶我去找家母吧?慢慢地車倒車往後,朝向車道駛去「我們要去哪裡?」「先載你去我家的工廠等你媽?你媽媽很壞放你一個人,我們來做一個惡作劇好不好?」「什麼惡作劇?」「你搞失蹤在阿姨家躲著,讓你媽媽知道以後不能放你一個人」阿姨大笑幾聲,車往右轉從車到開向馬路。我對這想法覺得很新穎又想只是失蹤一兩小時,應該也沒關係「好啊,誰叫媽媽放我一個人。」阿姨先解釋我們要怎麼讓媽媽找不到我這類與假綁架的事情要如何進行,然後問了我跟他兒子在學校相處的狀況,他兒子讀書的狀態等⋯⋯。

在阿姨的工廠的辦公室內,阿姨忙碌著他的工作,而我陸續寫完學校給的功課外。

我滿心期待家人知情的的表情或是有什麼驚訝的行為,然後我就打開門喊suprise!這類詞句,像綜藝節目的整人片段,光想我就興奮地忍不住微笑甚至還偷笑著,反覆的思考要說什麼詞才讓人夠驚喜,得好好把握難得的整家人的機會。

時間流逝得很快,慢慢坐等到七點多,阿姨們的孩子都到工廠來吃飯,我也被呼喊一起來吃飯。熟悉的同學也是阿姨的大兒子坐在桌子的對面,孩子們三位用訝異也詭異的表情考量著我,然後大兒子納悶的說:「媽媽,由羽禾為何在我們家吃飯?」阿姨笑笑地盛著滷肉裝在我的碗中「她今天來我們家玩啊?你看人家多乖」習慣安靜地我,也沒多做解釋,只是這氣氛的尷尬,讓我恨不得趕快吃完飯準備回家,也似乎感受到真的好像被綁架的困獸狀態。

吃飽飯後,我不斷持續與阿姨提議我能否回家,阿姨卻用時間不夠晚的理由叫我等待或者媽媽都沒打電話與她聯繫。

時間移動到晚上八點半,家母撥打阿姨的手機電話,但阿姨的臉色從原本的莞爾似乎更雀躍,阿姨假裝話語很焦急地回應家母沒有看見我的身影。守在電話旁的我,也以為這樣嚇唬母親應該就會結束,我也應該與阿姨的孩子們回到我們居住的大樓。

但,阿姨的丈夫反而決定先載他的三個孩子回家休息,又留下我一個人與阿姨在辦公室待著。

本來感受是很興奮的遊戲,反而有點開始擔心家人的反應或生氣,也好像與預期中的惡作劇不同,忐忑不安的情緒蔓延上來,工廠空間空蕩蕩著無聲無息地,這股黑暗似有似無的存在,我到底在哪裡?


在晚上十一點鐘,阿姨忽然說時間好像差不多,載著我回家前。

在稍早他曾撥打電話詢問家母尋找的狀態,家母敘述與許多鄰居詢問還要與父親討論去派出所報案。阿姨終於說出真相「孩子在我這拉!等會我就載他回家」依稀印象中,家母聽完說詞後暴怒生氣的聲音從電話聽筒出現,字句不清。我感覺我大難臨頭,我忍不住擔心地望向阿姨說「我不敢回家了。」阿姨卻說「沒事拉。阿姨陪你回家!你媽好像也很高興啊⋯⋯」

一直盼望想早點回家的我,回程的車程卻感受坐立難安之外,還感受太快到家,居然不到十分鐘的車程,想到本來是好玩的惡作劇早已變調。



按下家中門鈴,門一打開,發現媽媽從客廳的門打開與爸爸匆忙地跑來開門,家中的兩位姊姊也從客廳衝到門前。媽媽擁抱著我對我說「回來就好」,而後放開我與載我回來的阿姨講了很久的對談,旁邊的大姐也接著抱著幼小我說「跑去哪裡?」我看著旁邊的小姐姐說「大家都很擔心你耶」那種不可置信妹妹會做這種行為的眼神。


回到家後,隔天家人們敘述大家昨晚忙了一整個晚上,撥打電話到處尋找人外,說我們還不回來要報警處理,因為當時社會新聞報導無數兒童綁架案外,也有知名的白曉燕事件等。然後也不斷提醒我以後不准再做這種事情之類的警告與訓話,還有家母與阿姨之間情誼的變化與阿姨事後的道歉。

在那之後的一陣子,我記得放學回家後,家母幾乎在家等我到家才出門辦事。


升上小學四年級後,家母替我備份了一把大門鑰匙,我終於擁有屬於我的鑰匙也是後續不停地造成家裡內鎖的延伸故事。然而,家母安排讓我上學校的課後輔導課程關係下,我也與這位陪我玩惡作劇的阿姨顯少往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社區活動提案 ╴ ╴最難忘的一件童年事情

最難忘的一件童年事|我的超任冒煙了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