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80后来自大陆的农民

转:德国机场被扣,让我思考民族自尊

“我爱你,中国”,不只是一句话,一首歌,更是一段往事,一个触动内心的故事。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 周年,《环球时报》特别专访多位各领域代表性人物,请他们讲述“我和共和国的故事”。



我出生于1981年,上世纪90年代就出国留学了。那时全球还未进入互联网时代,信息获取困难,西方国家普遍对中国印象不好,媒体也经常戴着有色眼镜来报道中国。有一件事到现在都让我记忆犹新,让我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那是1999年1月,我不到17岁,法国学校放圣诞假,我回北京看父母。返回巴黎时,为了省500法郎机票钱,我就没有买直飞巴黎的机票,而选择从德国法兰克福机场转机。没想到,我一到法兰克福机场,就被德国移民局扣下了,他们说我的护照有问题,怀疑是假的,也不听我解释,就把我强制拘留了。我向他们抗议:你们西方国家不是最讲究人权吗?为什么强制拘留我?我要找律师告你们!结果,来了两个警察把我拎起来,让我闭嘴,还用语言侮辱我,说再说话就打死我。我很震惊,警察怎么能这样讲话?后来,他们发现我还有点法律意识,就没把我关在监狱里,把我带到机场一个用海绵包裹墙壁的密闭空间,就像机场的监狱一样。那时,我真的感觉自己就像电影里演的无家可归的人。


在那里,我目睹了两件事。一是一个美国人的护照丢了,当地警察非常热情地帮他补办证件。二是,很多日本人在过关的时候,警察对他们都非常友善。尤其是他们在免税店买东西时,德国人对他们无比殷勤。而像我这样被关起来的中国人至少有五六个。为什么中国人会受到如此冰冷的待遇?后来我买了一张电话卡,给我母亲打电话,她找到中国驻当地的领事馆求助,第二天领事馆就派专员到机场来把我们解救了。

也许每个个体没有很大的力量在短期内改变什么,但我坚守一个理念:你的遭遇和你背后的国家息息相关。毫无疑问1999年就能出国的汪小菲属于个人成功人士,在自由民主的德国理应被和美国人平等对待,可惜结果大大出人意料。我们如果再做一个假设,如果汪小菲先生是伊朗或者阿富汗人士,到底会被关押多久才能被释放?

Screenshot_20191004_213835_com

色眼镜不平等对待。试问,在大是护国家利益。

0
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