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ing different, be cool.

身為「在台陸生」,我想說的。

今年是我在台灣讀書的第三年。

選擇台灣求學有不少頗為實際的理由,比如學費性價比高、語言適應性強、對台灣的喜愛(我所成長的少年時期,伴隨著「康熙來了」和各種莫名甜膩的偶像劇)等等,也有不少冠冕堂皇的說辭,比如對當前工作的迷茫、對學術知識的嚮往、對改變環境的渴望等等。

經歷了兩年的碩士和半年的博士之後,這些理由和說辭現在看來顯得過於「隨意」。我依然願意推薦他人來台求學,依然願意繼續在台升學,只是如今抱持的看法已截然不同。其中,身冠「在台陸生」這一身份,我對此的認可與失望,亦在這段時間內經歷了產生、發酵與無奈。

對多數人而言,「在台陸生」是一個概念模糊的群體。

每當自我介紹或被他人強調是「陸生」時,我總免不了面對種種問題。既有「大陸現在發展得這麼好,你為什麼要來台灣?」的驚訝,「你是來自哪裡?我的XX(親戚)是從XX(地方省份)來的欸!」的強行親切,「我看新聞說的,現在大陸是不是還是XX樣呀?」的好奇,以及「你從大陸來的,肯定對XX(事件)了解到更多真相」的輕蔑,等等。

更有趣的是,「在台陸生」雖然是以群體的身份出現,但我們這些人因著不同的目的與期待來到台灣,有著短期交換生、學期交換生及不同學歷階段的學位生等類別。我們被多數人理所應當地賦予著一種「集體的身份」的同時,也被他們,或是我們自己,暗自地分門別類並做出比較。

對於這些「含糊不清」的緣由,很抱歉,我沒有辦法歸根結底找到一以貫之的道理。這其中,既可能是兩岸資訊不對等與宣傳導向而產生的認知差異,也可能是歷史遺留下當代民族身份認同的思考與掙扎,更有可能僅僅是站在自我立場對陌生領域不負責任的品頭論足。當然,還有更多的「可能」正在一步一步地加深這些「含糊不清」。是的,我不認為這些「含糊不清」能夠在未來的某一天變得透明清晰。

於是,我在自己數不清的吐槽和驚訝中逐漸意識到,我也正深陷於這些「含糊不清」裡,愈發感受著一股被拉扯的力量在暗自醞釀。也許,過往一年正在政治環境、經濟發展、社會文化與科技使用等諸多議題爆發出的種種「撕裂」,讓「在台陸生」這一身份摻雜了更多,或據理力爭、或小心翼翼、或力不從心、或滿不在乎,的情緒。而關於這些情緒,亦是我想要嘗試的討論與思考。

最後,不,應該是接下來的開始,一首歌提醒自己:

放棄太多了 忘記太多了

劃破了氣流的人們哪

瞻前太多了 顧後太多了

行走在夜裡的人們哪

在台陸生1
18
1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