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旅人,蕭芸安

「我在採集世界聲景的旅途中,聆聽內在的聲音。」 台灣音樂創作人、聲景採集人、聲音藝術家,也是一位心理學實踐者。 芸安計畫性地旅行亞洲多地,採集錄製各地的聲景(Soundscape),將聲音地景作為一種文化觀察的媒介,並結合音樂,創作出不同形式的聲音作品。 近年也在台灣各地,帶領大眾以「聆聽」培養深刻的感知與覺察,嘗試將聲音地景概念與心理學知識整合,發展出使當代人身心轉化的實踐方法。

《聲旅記Japan》永遠的宇宙,高野山

發布於
高野山 Koyasan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的清晨六點三十分,我坐在金剛三昧院本堂前聆聽僧侶誦經,同時感受儀式當下那股特殊的氛圍,與我一起在這個時空貼近大日如來的,還有少許日本人與許多西方人,大家都在初秋時節來到這處亞洲宗教聖地,同時也是世界文化遺產的高野山 Koyasan。


對聖地與朝聖、巡禮主題的興趣,應該是在二零一五年夏天,前往印度尼西亞的那趟旅程時,開始萌芽的。

當時我探訪了婆羅浮屠 Borobudur 與普蘭巴南 Prambanan,分別是世界最大的大乘佛教佛塔以及東南亞最大的印度教廟宇,同樣的,這兩個地方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選定的世界遺產。

這些具有歷史文化重要價值與代表性的宗教遺跡,過了數千數百年以後,即使外觀可能斑駁,結構則歷經時代的沖刷而損壞或脫落,卻似乎有某些說不出來的什麼,仍舊停留在某些地方,某些角落。


永坂嘉光,大阪藝術大學攝影學系的教授,同時也是國際知名的攝影師,長期用鏡頭記錄空海大師在高野山、日本各地還有中國的歷史足跡,永坂教授其中一本重要的攝影集作品,記錄著高野山的各種樣貌,便被他命名為「永遠的宇宙」。


這個標題下得畫龍點睛,因為那的的確確是我一踏進高野山,進入大門結界後,所感受到的「能量狀態」與氣氛。


所有在高野山上的一切,似乎就是凝結的時空。


而更讓人驚喜的,不只是高野山上處處可入畫的絕美景緻:那些於不同時間段,光影在日本金松的針葉折射下,將山村聚落、寺廟、參拜道、日式庭園,或是街邊一角,顯現出不同風情的視覺風貌。

還有那些古木參天下,自四面八方而來,雙耳所感受到的豐富聲景(Soundscape)。



晨間的法會正式開始了,金剛三昧院的住持帶領著三位年輕的和尚與一位老僧人,一同唱唸誦經,在好幾響的鐘聲後,伴隨著一響頌缽,殘留在本堂空氣中的餘響,仍舊可以用身體感受到缽音頻率的共振,和尚齊聲低吟,密教咒語、經文與宇宙元音 「唵 Oṃ」,充斥著堂內,引領著來自世界各地,四海八方的有緣人,與弘法大師、諸佛菩薩以及高野山眾多祖輩及神靈貼近。



三天兩夜的高野山之旅,我住進兩間不同的寺廟體驗宿坊生活,第一晚便是入住金剛三昧院 Kongo Sanmai-in,這座建造於西元1211年,主供為愛染明王的古老廟宇,離高野山大街有一小段距離,卻靜靜座落於山後一角,需要旅人走上一小段路程才可到達,途中恰巧經過熊野古道小邊路的參拜道入口,為這座歷史悠久的寺院更增添一份靜謐與莊嚴神聖。



清晨六點,天氣微涼,初秋的山飄著些許細雨,等待半小時後的法會開始之前,我在「那一小段路程」上感受金剛三昧院早晨的氣息,微弱的雨滴落在周圍的樹葉上,伴隨著雨滴聲響還能聞到些許清新的晨間氣味,遠方時不時傳來烏鴉咿呀的叫聲,因為周遭的寧靜而響徹整片山林,回聲蕩漾。


那一個瞬間,我似乎感受到永恆的片刻。


每一個在高野山看見或聽見的「瞬間」,我都曾有股衝動想將它們一一記錄下來,但常常我總是放下器材或手機,決定只是靜默著,去感受與接收,用另外一種不同的形式,將那些片刻永遠留存在心中。

少一點也無法代替,多一點則都太過,既然無法還原其「真實」,那麼採集記錄則是非常次要的事了。


到達高野山時,我透過高野山宿坊協會的現場協助,預訂了第二晚的寺廟住宿,不同於行前在台灣先用 email 預訂好的金剛三昧院,執著的旅人渴望效法古代朝聖者,不勝腳力時才在當地找尋合適的住宿,(雖然嚴格定義上並沒有符合到此項標準),順應宇宙的同時性,協會安排我入住離空海大師長眠的奧之院只有幾步路距離的寶善院 Hozenin。


寶善院擁有高野山上最古老的鶴龜式蓬萊庭園,供奉的主尊為觀世音菩薩,比起金剛三昧院,這裡的寺廟規模明顯小上許多,宿坊的規劃陳設相對而言也更加簡樸,但反而意外地對到我的口味。



探訪壇上伽藍,在入口的步行小徑上,一邊聆聽著參拜步伐踏在碎石子路上的聲音,同時也聆聽著內心,隨山林景緻與宗教體驗而起的種種聲音,想著那些從家鄉攜帶而來的,關於生命的大大小小問題。

在大師教會抄寫完一遍「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Shakyo(Sutra Copying),清空從城市裡積累許久的雜亂思緒,想像著晚上即將入住的寶善院,或許那兒,將會為我帶來更清晰的解答。


下午兩點左右,我走進寶善院,未見到寺院全貌,就先聽見一陣稀稀唰唰,帶著規律的聲音,秋天的一片落葉,有節奏卻緩慢地在那獨具特色的鶴龜式庭園中翩然掉落,一位僧侶正專注地用竹掃帚清掃著。

此刻,這「和尚掃落葉」的畫面,不知是否正是寶善院給予旅人的見面禮,關於禪的真象。



過了一會兒,這位戴著眼鏡,面容親切和藹的「和尚大叔」才察覺有位旅客的到來,接著立刻用不流利、腔調濃郁卻很誠懇的日式英語殷切地接待我入住。

土足嚴禁,我在院內入口的鞋架上看到,一張寫著兩行日文與「台灣」,「樣」,「一名」幾個漢字的紙條,原來今晚,寶善院上下只接待我一位旅人。


在一間充滿古樸氣息,且專屬於我的和室,品嚐完由寶善院兩位歐巴桑為我細心烹煮,和尚大叔為我貼心奉上的精進料理後,我回到了寶善院為我所準備的樫間 Kashi。

雖然房間樸實儉約,且院內幾乎「四下無人」,卻多出了相當多安靜的空間,讓我一人盡情獨享「真正獨處」的時光。


寶善院正對面的清淨心院前,有著一道緩緩細流的小溪,當夜幕降臨,奧之院參道入口旁的一之橋區域全都安靜下來,溪流的聲音不知不覺地進到旅人的耳中與心中,不久後,整座山也下起了雨。


最後一晚,在寶善院樫間,伴隨著雨水與溪水融合的水聲,我寫下了此行將寄給我自己的明信片,為此趟高野山之旅留下紀念,而我也在心底默默地許下心願,關於下一趟旅程的目的地,我將繼續追尋空海大師的足跡,踏上一條奧秘神聖的巡禮道路,去探尋停留在某些角落,那些說不出來的「什麼」。


那或許便是高野山指引旅人的答案之一。


永遠的宇宙,凝結的時空,
過去、未來、現在於地、水、火、風、空中穿梭。

古木參天,靈香遍佈,
生人,已逝之人,共享此處大師護守之地。

蝴蝶振翅,烏鴉咿呀,
生靈萬物齊聲共唱。

寶善僧侶獻一隅安靜,
讓聲旅人平安順心,享高野驚奇聲景。


令和元年 九月十二日 日本高野山 
寶善院 樫間 Hozenin Kashi

*永坂嘉光 Yoshimitsu Nagasaka 作品集網站:
http://nagasaka-yoshimitsu.jp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與聲景的相遇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