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晞-日記簿

⧉方格子:予晞 ⧉Potato Media 註冊邀請碼:mv3qu4r5K

在戰爭與和平縫隙間,顛沛流離的難民|議題探討

發布於
現代性是一種共構的混亂,是權力與衝突交織的網絡,它演示了如何生成現今我們生活在其中的這個世界。

前言

談西歐的現代性時,都會想到科學、都市化、金融,這些東西都是推動幾百年來進步的力量,現代性的所有發展演變,都是基於唯一一個要點:「和平」。

所謂現代性,也就是戰爭與和平的共構,沒有永遠的戰爭,亦沒有永遠的和平,現代性是一種多樣且共構的結果,但「戰爭」卻是一直以來不願被提起的,如同國家與國家邊界之間顛沛流離的難民,「回家」這個平凡的舉動,卻成了他們一生所求的奢望。

一、〈西發里亞合約〉之於國家主權

沒有 nation 哪來的 international?
泰爾博赫繪於1648年的西發里亞和約確認儀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大航海時代開啟了西方主權國家激烈的全球競逐,1648年,各國代表在德國的西發里亞為三十年戰爭協議和平,為全歐洲的宗教戰爭劃上了句號。一般認為「西發里亞和議」為百多年以上的宗教改革的結束,成功為基督新教爭取了在歐洲的法定地位

但除此之外,作為第一個國際合約的〈西發里亞合約〉(Peace of Westphalia)也促使歐洲現今大致的版圖——形成現代主權國家國際軍事秩序。至此,有「主權概念」的「國家概念」,大約在十七世紀中期以後才開始出現。

二、人類的探索慾望之於殖民與戰爭

雖說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只能說他運氣好,因為在他出海之前做的航程計算所使用的單位是錯誤的,致使誤把美洲當成了亞洲,但運用觀察與實驗的工具,便獲得可驗證的知識這點,使人類自此征服大自然。

十六世紀到十九世紀,西方世界積極部署貿易據點,搶佔殖民地,整個地球都是西歐的殖民地,八國聯軍,也都是西歐國家;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印度殖民地的話,也不會有工業大革命,因為英國的氣候無法產棉,棉花都是從印度來的。

人類無法抗拒的要去探索,這個驅動力量形塑了現代世界,幾千年的遷徙、貿易、殖民和戰爭,只能說:「殖民主義糟透了」光是在二十世紀,歐洲人的殖民就造成五千萬人死亡。

三、世界的中心?還是新聞媒體的中心?

如果以西歐當作世界的中心,俄羅斯便會被置於邊陲的位置,但是因為現在戰爭的發生,俄羅斯則成了「新聞媒體」的中心;而若將「俄烏戰爭中的難民」當作新聞媒體的中心,「泰緬邊境的難民」便會被置於邊陲的位置。

同樣飽受戰亂之苦,卻深受「主權國家」的不同,而被置放在不同的位置。

華人心理治療基金會執行長王浩威說:「當『被看到』成為主要目標,反而讓人失去主體性,進而揣測起大家期待看到什麼,然後,你就被你的觀眾控制了,變成由他們決定你是什麼樣子。」在紀錄片《百萬 Youtuber 爆紅實驗》裡,導演於結尾處不經感嘆:「YouTube is TheirTube,我們不是公民,我們只是沒有財產的主體(We are not citizens, we are just subjects without property.)」

哪些群體是世界的中心?哪些題材是新聞媒體的中心?其實我們都只是在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其實我們都只是政治宣傳手段這個遊戲裡的一份子,參與其中,被操弄著卻全然無知,任由國族仇恨掀起對立,究竟誰才是這套遊戲規則下最大的受益者?

然而,「受益者」的定義是受到最小衝擊的,還是操控著這一切的權謀?是被置放在世界中心的群體,還是其實是被世界中心棄之而不顧的邊陲?

四、沒有國籍的人們

當我們在爭論著以「中華民國」為主體,還是以「臺灣」為主體時,有一個群體終生的追尋,卻只是擁有國籍,那就是——難民。

圖片來源:林亦非攝

敘利亞難民、羅興亞難民、泰緬邊境難民等等,當然還有最近因戰事暴增的:烏克蘭難民。由難民所衍生出的問題不計其數,因為他們是一群沒有國籍的人們,這意味著,沒有一個以國家主權為主體的單位為他們挺身而出,取而代之的是非政府組織。

你說,難民最大的奢望就是「回家」?但是當孟加拉政府將羅興亞人遣返回緬甸時,沒有夾道的熱烈歡迎,迎來的只是另一場人道危機,在此議題上,或許作為一位海島國家的公民,是幸運的,因為我們不會有出生在邊界之外,就沒有國籍的事情發生。

結語

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認永遠學不會教訓,即便迫害從不合理,但人性總會讓其一再發生。

觀望歷史,並不必然要對過去進行道德批判,因為所謂現代性,就是戰爭與和平的共構。

遊戲都有它的一套規則,說不定,真有比人類智慧高好幾萬倍的外星人存在,而他們正在某處觀望著這一切,像人類打賭奧運的積分一樣,賭著共產與資本的對立將如何抗衡,不管真相如何,無可避免的,我們都屬於遊戲中的一份子。

現代性是一種共構的混亂,是權力與衝突交織的網絡,它演示了如何生成現今我們生活在其中的這個世界。主權國家之於無國籍,也是一種弔詭的現代性,如果沒有〈西發里亞合約〉,會不會就沒有難民的存在?然而,我們無法臆測歷史的變動,將可以帶來如何的改變,或許多關心被遺忘的人民,會比臆測真相來的更為重要。畢竟,肥胖與糖尿病造成的死亡人數比戰爭還多。

戰爭常有,和平不易,生命十分脆弱,又有美好,要記得善待自己、善待他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