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晞-日記簿

⧉方格子:予晞 ⧉Potato Media 註冊邀請碼:mv3qu4r5K

閱讀《薩提爾的對話練習》#3。我們從敘事獲得療癒;傾聽則是全然的放下自己|雜談

我們常常把緊張的的能量灌輸給別人,但是他人並不需要為我們的緊張負責。自由書寫:五十分鐘。

一、敘事與傾聽小遊戲

這是第三次的《薩提爾》讀書會,這次記下一個很重要的觀點:「『核對』不是探索別人八卦;『核對』可以比喻成『敲敲門』,也就是『好奇』」。

很多時候我們在當一位傾聽者的時候,會急於下定論,或者是給對方意見,但其實作為一位傾聽者,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傾聽。

帶領老師在一開始先讓我們進行一個小小的互動,這個互動小遊戲是兩兩互為一組,並由其中一位擔任「敘事者」,敘事者可以隨意的闡述想講的東西,隨意的分享近況、開心的事、委屈的事、氣憤的事,想講什麼都可以,唯一的規定就是想好要講什麼之後,開始批哩啪啦的講三分鐘!而另一位夥伴則扮演傾聽者的角色,在這個過程,只有敘事者可以講話,傾聽者就是一直聽、一直聽、一直聽。

在這個互動中,我擔任的是敘事者的角色,起初總覺得很難,突然要分享都不知道要講什麼,於是最後覺得直接分享週末騎機車去谷關一日遊的事情。

計時三分鐘結束之後,帶領老師詢問每一位敘事者給傾聽者的「專心傾聽」,一到十分,打幾分?現場總共有五組,每一組都回答十分,只有我回答八分。我會回答八分的原因,其中應該是因為我和分配到的夥伴不是太熟識,而且在雙方都帶著口罩的情況下,我實在很難辨別對方的微表情。我自認我是一位很依賴肢體語言的人,看不見對方嘴角揚起的樣子、臉頰鼓動的樣子,還有眼神搭配整張臉的樣子,都在在讓我難以辨別:「她到底有沒有聽懂啊?」而且,我的夥伴還是一位大我近三十歲的媽媽,她的家庭組成及年齡,在我第一次和她見到面,到這次是第三次,我都有點把她當成母親的角色,說到臉型跟神韻也都有點相似,以上種種原因,可能都構成我「覺得」她「沒有專心在聽我說話」。

替傾聽者打完分數之後,帶領老師接著讓傾聽者「說三分鐘」,而這三分鐘說的話,不能加油添醋、不能猜測,純粹的就是把剛剛敘事者說的內容「再復述一次」,記得多少就說多少,可以是人物出場順序、可以是天氣變化、可以是心情,總之就是聽進去多少,就講多少。而老師讓我們邊聽邊替傾聽者計分,計分方式很單純,當講對一件事,就記一分。

在傾聽者說的過程中,我一直發笑,因為我原本以為我的夥伴沒什麼在聽我說話,也礙於三分鐘的時間壓力,還有得一直不停說、說、說,說滿三分鐘的尷尬,我其實在分享的過程中很緊張,也導致我自己感覺自己就是一直霹哩啪啦講而已,東講一點、西講一點。然而,我覺得好笑的原因是,我的傾聽者復述的內容完全一模一樣!!!!譬如預計早上出門但是賴床、吃完午餐才正式出發、騎車的路程中去全家吃泡麵、在山上和櫻花拍照、、、等等等。

這位讓我有媽媽感的夥伴,突然讓我領悟到,原來過去我與他人的衝突、我與家人的衝突,有時候不一定是對方不用心傾聽,而只是「我覺得」對方「不用心」。這樣單方面的認為,其實對對方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而且往往這樣的關係都容易起衝突,甚而導致感情出現疙瘩,若這時雙方都沒有想積極處理的態度,或是根本壓根沒注意到問題出在哪,恐怕面臨的都是惡言相向。

二、敘事獲得療癒

薩提爾模式不是控制模式,也不是分析模式,它是成長模式,以及探索模式

「核對」在做的不是透過問對方問題,要分析個透徹,也不是為了控制對方而從頭問到尾。問對方問題,僅只是出於「核對」。意思就是,透過核對,傾聽者可以確保沒有誤解敘事者的意思。這樣也會避免不必要的衝突。

專注在好奇,是為了忽略「急於解決問題的心」。很多時候,我們常常把敘事者告訴我們的故事、話語、問題、抱怨、、、等等,當作他想要尋求解決辦法,但是沒有啊,其實我們在藉由敘事的過程中,就已獲得療癒。很多問題都是因為憋在心裡,沒有說出口,最後變得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越滾,核心問題被包裹的越深層,越滾,越難探究問題根源。

在敘事的過程中,也可以覺察自己的肩頸,試著放輕鬆。停頓也是在敘事的過程中很重要的環節。有意識的斷句、停頓,在句子與句子之間稍作停留,是留喘息的空間給自己,也是避免嚇到傾聽者。

我自己的經驗是,過去有幾次因為覺得和父親的價值觀相去甚遠,在忍受他開啟說教模式後,我突然「爆發」霹哩啪啦的講了兩三分鐘,而且是用一種很高亢的口氣在表達自己,但是父親聽完只覺得莫名奇妙,覺得我在發什麼神經。而在我批哩啪拉說完之後,我確實感覺身體輕盈許多,畢竟我釋放了自己的壓抑,但是我換來什麼?我換來的只是無效的溝通,和對方其實也變得不想跟我談話,那這樣的收場,對關係的惡化是很嚴重的。而且批哩啪拉一大串完之後,除了感覺的身體的放鬆,下一秒,我感覺更多的是:「我剛剛到底在幹嘛」就是一種突然驚醒自己怎麼失態的錯愕感。活像一個潑婦......。

三、傾聽是全然的放下自己

經過這週的上課學習,我吸收了一個新觀念,真的很棒,受益良多。

那就是:「傾聽是全然的放下自己」在傾聽的過程中,我們不該帶有個人主見,也無需負擔起需要為對方負責的心態,不需要覺得,今天這位朋友來找我訴苦,我是不是該給他幾個解決辦法,好幫助他「脫離苦海」???

以前,朋友來找我訴苦的時候,我都會保持很熱觀的態度去回應對方、去告訴對方該如何如何,我會用一種篤定的語氣去回應他,但這就變得主從顛倒了,在傾聽的過程中,敘事者是主,而傾聽者是客,怎麼會反客為主,最後變成該做好傾聽角色的人,變成一位撈撈叨叨的敘事者了呢?

況且,我們無須為他人的人生負責。當我們出現很緊張、很想趕快解決問題的情緒時,其實就掉入陷阱了,我們會掉入「總想當活菩薩」、「總覺得自己的經驗最寶貴」的陷阱。

其實我們無須過於煩惱敘事者的訴苦內容最終的結局,因為那是他的人生,是他需要去煩惱的,最好的傾聽者,就是聽的越詳細越好,因為「敘事的當下,就已經產生療癒作用」。當對方把苦水吐出來,透過「說」其實他的腦筋已經在運作,已經在權衡利弊,已經在排列組合,已經在組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親子溝通] 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 書評

共讀 薩提爾的對話練習-李崇建

閱讀《薩提爾的對話練習》01|序。前言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