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晞

不知道太平洋什麼時候會召喚我。還在尋找想過哪種生活。

活著的意義|2021.11.17

發布於
其實「活著」這件事本身,真的不構成意義。有意義的是我們在經驗生命這段旅程時,所擁有的感受,人生的意義是關於體會、關於品嚐這個滋味。

小時候老師在講台上罵人時,我會很緊張,心想一定是我不乖,所以害老師破口大罵;國高中時期開始有思辨力後,走在街上,如果看到街友、坐輪椅的人,總是下意識反省自己是不是過得太好、太不知足(有時候還會煩惱到厭食,因為我會覺得我不夠努力,所以沒資格吃飯。但爸爸無論如何都要叫我吃一碗飯後,我居然超餓欸?!然後就吃了兩碗......XD 然後吃完心裡還會感嘆,人類真是七情六慾又渺小的微不足道的生物);上大學後,更明顯感受到每個人都是「鮮明而獨立」,於是在工讀的經驗中,會氣憤於那些仗著職位權勢的大人、會覺得自己不「聰明」無法替社會做些什麼而只好想著活在當下。直到接觸社會學後,一切似乎都有解答了,我終於不會每天活在自責的情緒裡,而能好好觀照自己,並且去意識更深層的結構性問題。

但人低落的時候,就會開始胡思亂想,想著逃離、想著懦弱、想活著的意義。人類活著其實就是消耗社會資源、消耗地球資源而已,那如果活得很痛苦,為什麼還要活著?不過卻也因為痛苦,所以很「真實」的感受到自己「真的」「活著」。

因為很害怕變成小時候討厭的大人,所以時不時的就會去思考「長大」的意義與定義,以前總以為長大是思想獨立,是行動獨立,然後是經濟獨立,但是最近發現,其實「長大」這件事情,不是動詞,它不會因為人經歷了「長大」這件事而變成另一個煥然一新的樣子,長大不會讓一個人改變,而會讓一個人更像自己。

怎麼說呢?因為在長大的過程中,那些我們經歷過的人事物,好的、壞的感受,都會影響著往後我們做的每個決定,像是:我想成為一個有智慧的人、我不想像他一樣暴躁、我想要做一份可以善待很多人的工作、我不想做餐飲業、我想做教育、我不想當老師、我或許可以去當記者、、、然後我們就在肯定自己、否定自己的過程中,認識了自己。

所以我們該去思考的從來都不該是「想做什麼工作」,而應該去思考「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因為思考想做的工作會侷限在現階段的社會氛圍亦或科技所能及的領域,然而,若打從一開始就去思考想過的生活是什麼,那我們面對的問題會從「找一個工作」變成「創造一個工作」。是不是很振奮人心啊!

才不呢,小時候我們總想著要改變世界,長大的過程中,卻是所有人都叫你要「適應社會」。離開,是因為想遠離那些叫你安居樂業的聲音。那些聲音沒有不好,只是裡頭沒有我想過的生活。那我還能逃到哪裡呢?我能做的,只有討厭自己。

所以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其實「活著」這件事本身,真的不構成意義。有意義的是我們在經驗生命這段旅程時,所擁有的感受,人生的意義是關於體會、關於品嚐這個滋味。

那些看起來不起眼的東西,正是爬梳脈絡最重要的關鍵,很多時候覺得它沒用,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麼,所以才找不到要的東西,當我們清楚知道自己的方向,那所有東西、所有資料,就算再破舊、再混亂,都能成為突破現況的線索。

父母的責任是學會放手;小孩的責任,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闖蕩世界時,讓父母安心。父母的所有阻撓,都是怕孩子吃虧,而孩子該做的,是發出讓家人放心的訊號。假若我們想做的事都得不到親人的支持、說服不了最親近的朋友,那我們該找的,是決心。不是自怨自艾。

寫文章是一個自問自答的過程,在書寫的過程中,你會不斷反問自己。寫著寫著,答案就出來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